太乐三年初,奚太傅辞官归乡,太子选拔自己的亲信苏岚填补上太傅空位,皇帝默许。

“娘,我们可是要回封城?”奚阿曼撩开轿帘,望着轿外的风景,似有意似无意的问着一旁的中年妇女。

“是啊,从你爹四十岁入京为官,咱们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啦,你看,咱们走的时候那里还没有街巷呢,如今竟然如此繁华,真是时光流逝啊。唉,老了,老了,我老了啊。”奚夫人感叹道。

“是啊,十年了,十年了。”奚阿曼呆呆地望着远方,眼中充满了愁绪。十年了,他还记得自己吗,他还在这儿吗,他娶妻生子了吗。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奚阿曼的脑中,她不知道,为何自己对他的思念会那么深,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曾在匪徒手中救下过自己,还是他的那句“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死”的诺言,让她拒绝了许多王孙公子的求亲,思念至今。

十五年前,奚石那时还是封城知县,因封城附近有许多山贼烧杀抢掠,害的百姓苦不堪言,奚石当机立断,带着府衙里的衙役及一些捕快就去了天狼寨,或是他命好,这样一次任意而为竟没有造成多大死伤,匪徒已捉住了大半,对于逃掉的那个匪徒,奚石并没有采取十分强硬的措施,而是张贴出告示,劝其自首。

而那逃出的匪徒怎甘心就此罢休,他们想要救出牢狱里的老大,趁着一次奚夫人带着女儿上街采买之际,将奚阿曼绑了去。

阿曼一直在府衙之中,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见过贼窝,立即就吓得大哭,匪徒自然没有那么好的心去安慰她,将她扔在一间破旧的牢房里,便走了。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坐在墙角,胖嘟嘟的脸上留着几道伤痕,他的外衣早就被那贼匪扒去当了,白色的中衣沾惹上了尘土,显得很脏。

“嗯。”奚阿曼看见这儿还有一个孩子,霎时间也不觉得那么害怕的,她慢慢的走进那个小男孩,一头浓密的黑发垂在身后,大大的眼睛里散发着光芒,稚嫩的脸上并无害怕的神情,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奚阿曼靠着土墙,坐在他的旁边,虽然她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但是想到土匪那狰狞的面目来,身体还是不自觉的瑟缩。

“别害怕,等你家人拿钱来赎你,你就可以离开这儿了。”男孩儿眨巴着眼睛,那眼睛仿佛天上的星星,让奚阿曼一见了就再也忘不掉。

“嗯,我不怕。”奚阿曼壮着胆子,土墙的背后吹来丝丝凉风,虽说是六月,但因这儿地理原因,竟感到有些寒冷。

小男孩儿许是感到冷了,全身都缩成一团,紧紧的靠着墙。

奚阿曼小心的将外衣脱去,盖在了自己和男孩儿身上,寒冷之感顿时就小了许多。

“你自己盖着就好了。”小男孩把衣服拿起来,重新盖在了奚阿曼的身上。

“不要。”奚阿曼嘟起小嘴,水汪汪的大眼中一下子就布满了水雾,吓得男孩赶忙道歉,可是不管男孩怎么道歉都没用,直到他把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她才破涕为笑。

“你叫什么名字啊,人怎么那么倔。”小男孩拗不过她,别过脸不看她,佯装生气,这可吓坏了阿曼。

“我叫阿曼,奚阿曼。”看见男孩儿有些生气,奚阿曼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不能和他一起盖衣服吗?

“沈忆。”回过头,沈忆开心的笑着,“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啦,我爹说患难见真情,所以你是我的真情。”奚阿曼看见沈忆笑了,自己也开心的笑着,对于她意思表达不对的话,沈忆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曼儿,曼儿...”奚夫人看着坐在一旁的女儿望着窗外发呆,以为自己女儿害了什么病,怎么叫也叫不回神来,这可急坏了奚夫人,她连忙摇了摇奚阿曼,这才把她心神拉回来。

“娘,怎么了?”奚阿曼回过神,看见母亲着急的样子,十分不解。

“你在想什么呢,刚才为娘叫你好几声,你都不答应,害的我以为你害了离魂症,吓死娘了。”得知女儿没事,奚夫人这才松了口气。

“娘,你还记得当年救我的那个男孩子吗?”

“救你的那个孩子?就是...就是那个...沈家四少爷沈忆?”奚夫人看着女儿,在心中暗自思道,莫不是这丫头早就钟情于沈家四少爷了?怪不得当初死活不愿意跟奚石去京都,拒绝了许多王孙公子的求亲,一听到奚石要辞官归乡那么激动,原来如此,说到底自己这个做娘的也真是失职,竟然不知道自己女儿心中所想,也误了女儿的婚事。

“曼儿,你是不是钟情于他?”

“啊...我....嗯...”听见母亲这样问,奚阿曼也不掩饰,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么多年来自己心中的小秘密。

“唉,真是娘的傻孩子,干嘛不给娘说了,早知道娘当初就将你许给他,把他一块儿带走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

对于沈忆奚夫人还是有些喜欢的,记得那日奚石带兵去救阿曼时,那贼匪拿着刀子直直的对着奚阿曼的脖子,年幼的阿曼早就吓哭了,正当匪徒打算杀她时,是沈忆,沈忆一下子冲过来,死死地咬住匪徒拿刀的手,手上的疼痛使得匪徒松开了刀,奚石抓住这个机会,赶紧让人从匪徒手中一把把阿曼拉了出来,自己则和衙役一起逮捕匪徒。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前面那伙匪徒身上,怎料草丛中还藏着一个,沈忆敏锐的发现了草丛中有什么东四闪着光,当那束寒光刺来时,他条件反射的将她护在身后,自己挨下了这一刀,奚石听见女儿的大哭,这才发现沈忆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

“别...别哭啊。”伊忆用着最后的力气把她的泪水擦去,“别怕....只...只要我...我活着...你...你就...就不会死....没事...”

阿曼的脑子一下就炸开了,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她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只有泪水在不停的流淌。

最终贼匪都被抓住了,沈忆被救回了伊府,因为当时受了重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半才好,后来也落下了病根儿,奚阿曼一直想去沈府看望沈忆,可是在他伤好后,沈忆上山跟一位老道学习武功强身健体去了,当他回来的时候,她被父母带到京都去了。

唉,没想到竟是自己耽误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啊,奚夫人有些自责。

“等我们到了,我在安排人去寻他,可好?”

“真的?”听见母亲这样说,奚阿曼眼中的愁意一下就没有了,清澈的眼眸中闪着别样的光芒。

“真的,我也蛮喜欢那个孩子的。”奚夫人无奈的笑着,果然是女儿大了。

时间就在两人的谈话中过去,没过多久,就到了奚府。

奚石先行几日,早已经到了府中并把大小事务打理好了,丫鬟仆人还是那些人,奚阿曼在自己贴身丫鬟的带领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另一边,奚夫人也把自己刚得知的事告诉了奚石,奚石捋了捋胡须,脸上露出一抹深笑。

“老爷,难道...”奚夫人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奚石早就知道阿曼的心意所以才早早的辞官?

“是啊,再过半月就是皇上选妃的时间了,要是我再不将阿曼嫁出去,她恐怕就要进入金牢笼了。”奚石送了口气,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了。

不知道是谁,故意在京都散布自己家女儿容貌倾国倾城,前几年皇帝就想接阿曼进宫,但奚石以女儿还小为借口,巧言回绝了,如今女儿年龄已大,若是还未成婚,恐怕真会被皇帝选入后宫,后宫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要是真将女儿送进宫,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什么?”奚夫人这才知道自家老爷这些年心中的秘密,刹是吃惊。

“夫人,咱们明日便去沈府看看吧。”

“好。老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