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长老同门,请给予我你们的法力,我要封印这无生剑,使得魔教失去一大神器,天地之间失去一大魔障!!!“华罗月狂吼道。

他的声音传播出了连绵数万里,直至太白山上的白华殿之中。

”各位长老,你们看,现在华掌门正在全力封印魔教的无生剑。我们在这个时候,应该给予他力量。他虽是人仙,但,这无生剑乃是上古神器,以他的力量实在难以封印。我们还是要给他力量,让他在三刻钟时间内可以拥有地仙的力量。帮助他,封印神器!!!“一个大长老对着在座五位飞升境巅峰的长老,而他本身,是一位人仙,与华罗月不相上下。

以及门下数千弟子,其中有三百多个道胎境界,五百多个金丹到元婴境界,以及两千多筑基到金丹境界。这些弟子联合起来,加上长老,足以让华罗月在三刻钟内拥有地仙修为,封印魔剑。

一位飞升境长老道:”可是,这样做太危险了,若是华罗月心智有一丝不坚定,那便是化仙为魔,心智癫狂。化为疯魔,此事便更一发不可收拾了啊!!“

这位长老在江湖上也是十分有名气,道号:掠无。连各大掌门都要尊称一声:屠魔大仙。

此人修为虽然只是飞升境,但其手段狠辣,法宝众多,就算是对付一些刚刚晋升人仙的仙人,也可以旗鼓相当。这人手段狠辣,似魔不似仙,但他斩妖除魔,一身浩然正气。也算是老一辈正道人士。

”此事我已考虑再三,虽然极有可能疯魔,但若是不尝试。太白就将承受一场灭顶之灾啊!“华罗月隔空传音道。

”默露子,你是掌门,我们的确得尊敬。但是,这件事情,牵扯到太白剑派存亡,我必须得管。我知道,你修为极高,在江湖上的名号也十分旺。可是即便是听你的,封印了魔剑,而且你安然无事,你能保证魔教的仭天道不会探测出一些揣端吗?一旦被发现,不仅我们的千年苦功传于你毁于一旦,而且,整个太白山将永无安身之日。“石录子道。此人修为也是跟掠无道长一般无二。

华罗月,身为太白掌门,自然有自己的名号。他号默露,人称默露仙,又道默露子。

”我却有一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另一位长老天筌子道。

”天筌子,你也别卖关子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华罗月道。

”三月之后,嗯,你们应该听清微也说了。三月之后,一个天才将出生,他与道有缘,日后能重振我正道。而我的想法,便是将魔剑附在他体内。你们一定想问,若是仭天道发现该如何是好?他的前世并不平凡,体内正气凌然,而魔剑虽是神器,但由于常年在魔教手中,自然魔气昌盛。若是把剑藏入其体内,那么,便是再强大的仙、魔,也是不可能发现的。除非是那传说中的上仙,甚至神将!“天筌子道。

”原来如此,天筌长老好想法,可是这三月,这魔剑该如何安放呢?“华罗月问道。

”这三月内,吾自有办法。“

”哦,我知道了,是天筌山洞吧。“

“石录长老说得不错。我正是要放入天筌山洞。”天筌子道。

“可是将魔剑存放与我们仙门正道的希望那里,怕是不好,容易阻碍他的道路。”华罗月道。

“没有什么。二十七年以后,他会有一场劫难,而劫难的关键,便是这无生魔剑。这生死劫难,是他人生的转折。若是有这魔剑,他将转仙为魔。而再经历十重劫难,最后能转魔为神。他将是天地之间最后一个神将!!”天筌子道。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华罗月问道。

“你忘了我天筌子最擅长的是什么了吗?坑蒙拐骗我不行,偷鸡摸狗我不成。修仙练道却也不出类拔萃,但我这推算的本领,若是我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即便是那清微老道。“天筌子道。

”你可别装蒜了。你还不出类拔萃,整个正道你是三十二位飞升境之一!排名可以在前二十左右。还敢说你不出类拔萃?“各位长老都开玩笑地说道。

”别这么说,我还要继续修炼呢,还有那么多人比我厉害的对不对?“天筌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伙都被天筌子给逗乐了。

...

...

”你说什么?没有无生剑的下落?“仭天道问道。

”小的,小的不敢欺瞒教主,的确没有消息。“一个寒冥教弟子胆战心惊地说道。

”没有?那你就给我死!“仭天道丝毫不讲道理。

仭天道挥手成气,魔气弥漫。周身乌黑脏秽,苦寒之气围绕着魔气,层层包围。

”天寒魔功劲!你能死在我的天寒魔功劲下,也算是你的荣幸。死去吧!!“仭天道大喝一声,所有气息聚集在手掌之上。

一掌拍出,直接将那名弟子拍成齑粉。身形俱灭。

”哼,办事不利。就是这等下场,你们给我听好了。若你们办事不利,他就是例子。“仭天道对着下面数千弟子说道。

”弟子愿效犬马之劳,替教主完成统一天下大业!!“弟子们齐声说道。

仭天道狂笑连连:”哈哈哈哈哈!!!!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弟子们纷纷齐声吼道:”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千秋万载……“

...

...

三个月后........

一个华丽的庭院,一个美丽的后院。这里,便是当今武状元李长龙的住宅。

”快生了,快生了!!!孩子就要出世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不断响起。他便是李长龙。他围绕这后院前院不断走动。焦躁不安。

”呜呜呜呜呜。。。。“一个婴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生了,生了!!!“李长龙大喜过望,冲进产房。

一个妇女躺在床上。另一边,孩子的奶奶抱着一个刚刚出世的孩子。

”娘,男孩还是女孩?“李长龙向那孩子的奶奶询问道。

”是个男孩。咳咳。“老人家咳簌不停。

”娘,你怎么如今病的如此之重,我去找大夫缓解你的咳簌。“李长龙急切地说道。

”我不打紧,你好好照顾悦儿,然后多陪陪孩子,他刚出世,需要父母亲的关爱。“老人家说道。

”嗯,诶?这个玉石是怎么回事?是娘你买的吗?“李长龙发现孩子身旁搭着一块玉石,询问道。

”不是,这个玉石他生下来嘴里就含着,想来是与他有缘。“

啪!啪!啪!

宁静的天空,七颗星星的形状显现了出来。

”真是个怪事,这大白天的怎么会出现七星呢?“老人家疑惑不解。

”孩子出生之际,嘴含玉石,七星昼现。这孩子,肯定不是普通人,这是天要光耀我李家!!“李长龙激动道。

”现在你身为武状元,皇帝都得叫你一声将军。还不是光耀门第吗?“老人家道。

”这是说明我们李家还能再有进展!“李长龙激动不已。

”那这孩子还没起名字呢。“老人家道。

”这孩子生来不寻常,我们就叫他李凡吧。“李长龙说道。

”不寻常为何要叫凡呢?咳。“那位妇女问道。

”悦儿,你看,李就是离,离了凡,就是不凡!我们的儿子将来一定能有一番伟大的事业!“李长龙慷慨激昂地说道。

”嗯。我也相信。“悦儿说道。道玄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