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的父母通过朋友办理了一切事情,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死了,所以他们不敢回来。陆之遥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冷血的怪物。因为在川木死后,她还是照常运作。

似乎从没为川木伤心难过。

东坪山在一夜之间焚毁,找不到那栋古堡任何瓦片。似乎那座古堡,从一开始就没存在过。

从刚开始的电话驱魔,到后来穿越千年到宋朝,一切都已经确定,是设置好的陷阱。只是陆之遥从来没有想过,川木会在人生的中途走掉……

Exorcism,以下简称X。——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在门口停下,车内的司机和后座老板交谈了几句,快速下车走了进去。

陆之遥正在苦算这几个月的账单,听见有脚步声,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本店拒绝闲逛,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司机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开场白。

“请问是陆之遥小姐吗?”

“驱魔超度,还是看风水命理。价格不同,我的态度也会不同。”

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妖气,似乎只是沾染上的。

见陆之遥已经看穿自己的来意,司机也不多寒暄,走近几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恭敬的递到陆之遥面前。

抬眸看了一眼,金额可观,她也露出了友好的笑。

“现在我有时间听听你的故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想起这几晚遭遇的诡异事情,司机还是打了个寒噤。“我们老板是做KTV产业生意的,上个月收购了一家KTV,打算装修后重新开张。可就是开张那天,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客人无缘无故昏倒在厕所,醒来还说见到鬼了。服务员也纷纷说见到鬼了,一个人也不肯留下。我起初也不相信,壮着胆子一个人去看看。结果——结果——”

干瘦的脸上布满冷汗,瞳孔突然扩散:那个女人……

“应该是恶灵。”

了解完情况后,陆之遥看了眼腕表,下午两点刚过。

把恼人的账单全都扔进垃圾桶,迅速收拾好东西,拎起背包,拿过风衣往外走。

“陆小姐,你要去哪里?”

“我的下午茶时间。”

“可是我付过钱了,你不是应该要去现场看一下吗?”

停住脚步,看着眼前这个处在惊吓中的男人:“既然你会找我去驱魔,就应该相信我的办事能力。女人的下午茶时间和美容觉一样,都是很重要的——”

“可是你都没问KTV的位置……”

“飞桥大道1001号。”

司机一惊,难以置信。

“你怎么知道的?我什么也没说过。”

“我回家路过那里,感觉到邪气了。”

“那你为什么还——”

突然觉得可笑又可气。

陆之遥却浅浅一笑,看了眼手里的支票,漫不经心的说道:“现在驱魔师也要吃饭生活的,天下没有白做的工作。谢谢你的支票,我晚上会过去处理。”

高挑的身材很快消失在视线里,司机无语的擦着额头的汗水。刚走出几步,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陆小姐,你还没关店门。”

不远处的陆之遥摆摆手:“帮忙关一下,有劳。”

“这个女人——”

而此时车内,那个男人正从后视镜内打量陆之遥离开的身影……

临近夜晚,陆之遥整理着驱魔装备。歇了一段时间,她快要申请破产了。所以这单生意,即便她真的懒得去接,也会勉强接下。

出门前看见衣架上川木的围巾,突然鼻头一酸,眼眶又不知不觉湿了。

“木木,你也不想我破产流浪街头吧,保佑我这次顺利解决。”

穿上风衣,径直走向一边的车子。

这时别墅那头伏羽走出来,看见陆之遥要上车,刚要过去打招呼,却结结实实吃了一脸灰尘。她的车子绝尘而去,往着邪气聚集的地方。

“她这么急去哪里?”

心想自己的新造型她还没看见,心里隐约的失落。

魅从别墅里走出来,漫不经心的说:“赚钱呗,她可是个又贪钱可很缺钱的女人。庸俗市侩,看着就不舒服!”

“魅,你似乎对她有敌意?”

她别过脸,不屑的说道:“只不过一个庸俗女人,怎会引得我在意!”

“那你为什么帮她招揽生意,还到处给她打小广告?”

魅一愣,看着不动声色,依旧浅笑的伏羽,突然发觉这个男人,并不是不管人间任何事。他在意陆之遥,莫名的在意陆之遥的一切!

这件事,也是她很不爽和在意的!

抬头看了眼夜空,伏羽突然眉头深锁,诧异的说了一句:“她去了飞桥大道1001号?!”

那里的事情,不是她能处理的……

车子在飞桥大道1001号附近停下,陆之遥探出脑袋看了一眼,眉头沉重的皱了一下。

拿好东西下车,戴上眼镜,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飞桥大道之前是繁闹街区,这里都是KTV和一些娱乐场所,后来因为一场火灾,一夜之间烧毁了所有繁华。

尽管后来的娱乐场所陆陆续续开业,都没什么好下场。要么是火灾,要么是闹鬼。高僧道士也请过,水路道场也做过,据说恶鬼已经被镇压。

不过现在看来,依旧邪气冲天。

摘下眼镜:“开工了。”

邪灵分四等,鬼是最低级的,它们是人死后情绪的集合体,一般只能干扰人的脑电波,造成幻觉惊吓。和小孩子闹剧差不多了,一般没什么杀伤力。死魂上次在酒吧已经见过了,人死后那股怨念留在人间,拥有之前的模样,有一定的杀伤力。春丽是怨灵,似乎更在怨灵之上。他们对人世间有眷恋,更确切的是怨恨。所以他们的冤魂留在人间,发生大范围的杀伤力。最高级的生魂她还没见过。

不过看今晚的架势,她能见到了。

进去前立下结界,免得无辜的人闯进来。

KTV刚装修好不久,但墙面上都出现了不同的裂痕。歪歪斜斜,渗着阴气。打开总电闸突然到来的光明,驱散了笼罩不散的黑暗。

大堂里一片狼藉,破旧的啤酒瓶,翻倒的桌柜,还有枯死的花草树木。

“不过几天,就成这副鬼样子,怨念很深呀。”

看了眼角落的蜘蛛网,不是雪白的蛛丝,而是猩红色。应该喝饱了人类的鲜血。

突然一阵诡异的气息来袭,陆之遥捂住口鼻,退到了一边。几道黑影晃晃悠悠的过去,像是路人的迷茫。

“原来是这样。”

冷笑一声,往着黑暗最深处走去。

她察觉到那股怨念的源头了,对方应该有一个很凄美的故事。

穿过阴暗的走廊,陆陆续续看见了一些游魂。他们应该是被怨念害死,找不到轮回之路,被困在KTV里悠悠荡荡。

一路走下来,邪气越来越重,怨念越来越深。

当走到怨念源头的时候,陆之遥不由一愣。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办公室,棕红色的木门上布满了指痕,空气中带着让人颤抖的寒颤!

“就是这里面吗。”

她听见了。

里面的嘤嘤哭泣,却又突然变成了恐怖的咆哮。

推开门,一股寒风吹得她睁不开眼。

“活人?女人?!”

“切。废话。”

整理好被风吹乱的发,陆之遥正视邪气的源头。她盘踞在办公桌上方,一袭白衣,长发飘飘。要是平时看到这种打扮的女人,她多多少少都会嫉妒一下。因为她不会穿的那么曝露,而且对方身材不错。

唯一不同的是,对方的瞳孔里没有一点生气,而是越来越浓重的怨恨。

看了下腕表,不知不觉十一点多了,她自己都有点诧异。这个点阴气在月光下会越来越重,也是棘手的开始。

明明选择7点进来,只不过一小段路,怎么就到11点多了。

可腕表的时间,不会骗她。

“女人,呵呵。长得不错,应该很会勾男人。”

“虽然我长得是很不错,但从你嘴里说出来,完全变味了!你为什么会变成怨灵留在人间?这里已经没有你能走的路,你应该去你该去的地方!”

“你是驱魔师?”

女人从幽怨里出来,静静的看着陆之遥。

“我只是一个开门人,为你们这些不属于人间的生灵,打开一扇你们要去地方的门。”

“我哪儿也不去——我要等他,我还要找他——”

“女人就是太痴情,明知男人的心会变,却还是死死骗着自己。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也要接受该手的惩罚。”

“你是在找死!”

一个凌厉的眼神,把陆之遥手里的星罗打飞了出去。

陆之遥吃痛的皱了下眉头,右手食指撕裂了。她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人,能一招把自己的星罗打飞,看起来并不是普通的怨灵。

“哈哈。哈哈。都是你们这些狐媚子惹的祸,要不是你们的脸,你们的死缠,他根本不会变心!我恨他,我更恨你这些不知道检点廉耻的女人——”

晚上12点,阴气突然聚集,到了陆之遥难以想象的程度。

突然狂乱的风,夹带着腐烂的气味,刺激着人的鼻腔。这里已经形成难以缓冲的瘴气,多留一刻也会多危险一分。

顷刻间,女人青面獠牙,瞳孔被猩红所吞噬。

“欢迎来到地狱——”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