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死了……

陆之遥想起以前的一个笑话,川木的朋友老是调侃他们,说假设真的有生死关头,川木肯定会挡在陆之遥面前,他不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死。别看陆之遥对川木爱理不理,真到那个时候,她也肯定会出手保护川木。

在他们心目中,陆之遥不是一般的女人,而川木太弱。

结果,她还是看着他,死在了自己面前。

原来哭泣可以那样无力,心跳和呼吸似乎成了别人家的,痛却还是自己的。

她双膝瘫软地上,无力的垂着脑袋,死死咬紧嘴唇抽泣着。哪怕咬出了鲜血,还是止不住内心的痛楚。

“蠢货!蠢货!告诉你不要离我太近,我没多余的时间和精力保护你,我说过的——我说过你不该留在我身边!你总说陆之遥太冷酷,明明对你有感觉,却还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假设我能再冷酷无情一点,把你从我身边驱赶,这一劫也不会发生——”

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泪水不断从眼眶中涌出,肆无忌惮的侵占脸颊和思绪。

心好痛。

好累。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因为川木死了。

一拳狠狠砸在了地上,皮开肉绽,丝毫感觉不到疼。二十来年,她忍受的够了。她也是个人,她只是个需要人关心和疼爱的女人。为什么宿命要她经历这些!

老人的白骨嘎嘣脆,感觉到陆之遥内心的分崩离析后,咔嚓了几声,骨头裂了开来。他却还森森的笑着,唯有一对眼珠子还是活着的。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有什么事都可以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为什么要杀死川木——为什么——”

她声嘶力竭的怒吼,身体一再瘫软。嘴角颤抖着,笑容憔悴了。

川木就倒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前几秒他还想开开心心的过来,幻想一个浪漫而美好的晚餐。后一秒,他的胸口却被刺穿,生命已经被夺走……

“人类——脆弱,呵呵。”

无视那对白骨说的废话,陆之遥咬紧嘴唇,狠狠捶着地面。

哭也哭够了,心痛下去也好,反正她也制止不了。勉强支撑着身体起来,抹去眼角最后一滴泪水,抬头看着即将破晓的黎明。

“现在的你想打得我魂飞魄散吧,那也挽救不了那个男人的死……”

冷冷看着老人,深呼吸一口气,莞尔浅笑。

“你想太多了,我从来不造孽。”

“我杀了你的男人,你还能放过我?为什么——”

老人哧哧的笑着,现在他只是一堆白骨,只能看着陆之遥瘦弱的身体,颤颤巍巍的起来。看起来那么弱小,却意外的屹立不倒。

陆之遥越是轻松释怀的笑,越让他迷惑疯狂。接近疯狂的自言自语,质疑,反问,痴恋,怨恨。

黎明到了,一切似乎都要结束了。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你家人的死,所以甘愿签下灵魂契约。不要以为僵尸是永生不死,你也能做到这些。人类始终是人类,有眷恋,有爱恨——”

深呼吸一口气,心痛到不能呼吸。她的眷恋和爱恨是什么,会因为川木的死而终止了吗?

随着符咒打开轮回大门,最后的一堆白骨在圣洁之光中飞升。

像往常结束驱魔一样,陆之遥收起符咒,拿起自己的背包,故作开心的算着这次的酬金。

生命即将得到净化前,老人哀求的问着:“为什么你能放下?我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他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人类那么脆弱,我痛恨自己是人类!我明明杀了你最爱的人,为什么你不打得我魂飞魄散?为什么——”

“打得人魂飞魄散要超很多预算,难道你托梦告诉我六合彩的号码。”眼眶酸涩着,却还是故作无谓的浅笑,逞强的让人心疼。“他不是我的男人,我们只是生意上的伙伴——”

“为什么?为什么……”

随着一道光的陨落,老人完全离开了这个世界,只剩下迷惑苍老的喊叫声。

“人类也许很脆弱,但这就是人类。而且,川木从来不是陆之遥的男人,陆之遥也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说完最后一个字,心力交瘁的她咳出一口鲜血,疲惫的倒在了地上。看着川木躺着的位置,吃力的伸出手,身体缓缓挪动着。

川木死了,就死在了自己眼前。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胸口被刺穿,自己的心脏也被狠狠捅了一刀,痛到一发不可收拾。

他倒下的时候还看了自己一眼,他的渴望她懂,可一切都已经结束。

随着川木的死……

爬行的身体在泥路上留下一条痛苦的痕迹,充斥着鲜血和汗水的气味。她的手臂磨出了无数细小的伤口,砂砾嵌进肉里。

也许会很痛。

她感觉不到。

爬不动了,好累。身体火辣辣的痛,疲惫的眼皮都在颤抖。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心脏的位置痛到窒息。

转身看着黎明,曙光刺穿黑暗,来得那么快。

“木木,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我现在连替你轮回投胎的力气都没有。不过你的愿望实现了,我会陪着你死在这里。你不是一直都想向我求婚,想和我在一起吗。五年了,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我答应你——我收下那束玫瑰,我答应你——对方应该开心了,因为我没空去拿尾款了——”

眼皮越来越沉重,所有的感观都一点点微弱。吹来的晨风里带着芳草的香,好像那年在川木身上闻到的气味。

突然庄园里狂风大作,川木身下的土地开始崩塌,他的身体陷入了泥流当中。

“不要!!”

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爬过去。近在咫尺的手,却在她即将抓住的一瞬间,川木掉进了崩坏的洞窟里。

无力的握紧手,泪水再次忍不住了。

“为什么连你的尸体都不留给我?为什么!!你想对付的人是我,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川木!为什么要我承受这些?这就是你想看见的?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

陆之遥猛然一愣,挣扎着抬头看着四周。空间开始扭曲,血月已经消失,枫林中一股气流回旋着。天色巨变,转眼间庄园消失,只剩下一座荒宅。

她明白了,枫林大园本来就不存在。有人在这里张开了一个结界,而枫林大园是对方虚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陆之遥过来。

任务完成后,枫林大园自然的消失了。

不过要是不走,陆之遥也会被这个空间带走,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又能怎样?

她根本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转头看着川木,伸出手,恍惚中似乎牵到了他的手。温热温热的,像很久之前那样。

“木木,很久以前你就问过我,为什么突然不要你了?呵呵——不要就是不要了,那时候你就应该直接放弃。你肯放弃多好,那就不用死了。天下明明那么多女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为什么跟着我不放——傻子就是傻子,你这样死的瞑目吗?”

喉咙干涩酸痛,努力吞咽了好几口口水,她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

“木木,假设有下辈子,我想我会爱你的。不过我很忙,投胎的时候也许会忘记你。如果你还记得我,一定要来找我——”

陆之遥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恍惚中看见川木的笑脸。和以前一样,微笑着对着自己展开怀抱。

一晚战斗,她已经伤痕累累,再没有逃离的力气。她也不想动了,川木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万念俱灰,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了……

吃力的翻身躺在草地上,看着微微泛亮的天空。她感觉到时空在扭曲流失,对方的用心很明显,就算杀不死自己,会让自己随着这个空间永远消失。

眼睛酸涩不堪,任由泪水无力落下。身体痛得不能动弹,脑海里都是川木的身影。他的笑脸,他暖心的话,他的温度——

“木木,不要走太远,在那边的世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再也没有力气了,陆之遥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却带着欣然的笑。

就在时空即将扭曲的时候,四道奇异光线穿破天空而来,在陆之遥上空徘徊不定。强光中一个少年缓缓走了出来,看着满身伤痕,已经昏死过去的陆之遥。

四个少女从光亮中走了出来,恭敬的守在他的身后。

“主人,为什么您要救她?”

少年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在陆之遥身边蹲下,摸了下她嘴角的鲜血,放在唇下轻轻一舔。

“主人,您一向对人类的女人不感兴趣,为什么要救她?”

“你们不觉得她看起来很面熟吗——”

少年神秘一笑,起身面对万丈曙光,细长的眼角蓄着若有似无的温柔。

“没感觉,她怎么看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人。虽然长得好看了一点,但人类的气味真难闻!”

“主人,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空间大门即将关上,我们也会被封印在这里的。”

“能封得住我吗?”

若有所思的扬着嘴角浅笑,突然瞬移而去,一掌打飞了扭曲的空间。

顷刻间属于这个世界的曙光倾泻而入,温暖了冰冷的一切……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