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顶楼的办公室内,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悠闲的享受午后阳光。办公室四面都是落地窗,阳光来得美好纯粹,男人嘴角掀起一丝满意的笑,看着电脑屏幕,纤长的手指在enter键上轻轻一敲。

屏幕上的女人头像化为灰烬。

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男人缓缓走了进来。把手上的资料放到他面前,恭敬的站在了一边。

“主人,事情已经办妥。”

略微垂眸看了眼文件,嘴角微微扬起。

“你出去吧。”

“遵命。”

打开文件,一个少女别扭的脸印入眼帘。

男人意味深长的浅笑几声,起身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一个方向。突然握紧拳头,鹰眸中闪过一丝阴冷。

“狩猎开始……”

繁华大道313号,这是一间不起眼的小店面。卖的东西零零碎碎,吊不起人一点胃口。店主的脾气稀奇古怪,乐趣是炮轰进去的顾客。

‘exorcism’,店主名字叫陆之遥。正所谓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无论个性有多烂,只要长得够好看,追求者还是会络绎不绝。

这不,店门口围着几个男人,以各种姿态偷看里面。

一辆车子缓缓在店门口停下,小哥看了眼包裹,再看看店面,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拍了下正在偷窥者的肩头,见对方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快递小哥无奈的摇摇头。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关你屁事!!”

店里面坐着一个身材高挑,面若桃花,眼似秋波的少女。无论从哪种角度看,都能看得人心花怒放。

“小弟我懂得一些看相之道,见几位印堂发黑,肯定有血光之灾。要是想安然无恙,还是快走吧。”

男人恼怒的举起拳头,刚要发作,从店里飞出来几个苹果,直接把他们打飞了出去。

看着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几人,快递小哥惋惜的摇摇头,高举快递,小心的走了进去。

“老板娘,有快递。”

陆之遥抬头看了一眼,一手敲着计算器,一手拿着个苹果在啃,直接把快递小哥当透明人了。

快递小哥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把快递放到一边,蹑手蹑脚的要走。他可不想和外面那三个扑街的男人一样,还是先走为上。

“不需要签收吗。”

“不不不!不需要了。”惊出了一身冷汗,机械般的转身看着陆之遥,挤出一丝笑靥。“都是熟门熟客,不打扰老板娘的宝贵时间了。那个我其他快递要发,先走了……”

“等一下。”

顿时满头冷汗,艰难的转身对着陆之遥。

陆之遥从里面走出来,看了看噤若寒蝉的快递小哥,瞥了眼快递,又晃晃悠悠的走了回去。

“拒收。”

“什么?”

“以后凡是那个家伙的快递,一律不用送过来了,除非你想看见我。”

“不不不!”

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着,早就汗流浃背,呼吸急促。

陆之遥满意的点点头,继续低头按计算器。账单堆了几个月了,要不是半夜有人上门泼油漆,她早就忘记这码子事了。

“帮我关门,有劳。”

“好好。”

好像死里逃生一般,快递小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拉上店门,快速蹿到车上,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个——这个女人好可怕……”

有关于在这座城市三条不能说的秘密,第一条,就是没什么事别去招惹陆之遥,除非你的心理素质够强。

“看来要申请破产了。”

这是算了一天得出的结果,当说出这句话后,陆之遥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

十几张银行卡刷爆,先不说银行的账,高利贷就是一大笔。利滚利利滚利,不知不觉到了一个让她都惊吓的数目。

“生意生意,怎么还不上门——是不是我态度太烂了,那些熟客也不来了。”

一想到自己即将破产,陆之遥不认命的拍了拍脸,拿出手机打算搜索客源。再怎么说她也是金字招牌,怎么可能几个月都没生意。想来想去,除了个性缺陷,态度恶劣外,似乎没其他原因了。

这时候手机来电,看了一眼来电人,苦恼的把手机往旁边一扔。

对方都是不折不挠,继续拨打她的手机。

“烦死了!!”

抓起手机,暴躁的吼了出来:“你到底要闹哪样!说过了我很忙我很忙,别有事没事打我电话,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分秒都要钱来计算——”

“我付钱。”

“你付钱我就要收呀,你钱多就了不起呀!川木,你闹够了就别来烦我!每天一束玫瑰花,还用快递包着送过来,以你这种砸钱的速度,你老爹会破产的!”

“无所谓。”

“我——”

陆之遥无语的努了努嘴唇,无论她有多暴跳如雷,川木从来不回嘴。面对这样的川木,她再大的火也烧不起来。她可以对任何人冷漠,除了川木。

电话那头见她没骂下去,依旧温柔的说:“这次的花又没收?”

深呼吸一口气,靠在椅子上,沉闷的‘嗯’了一声。感觉到电话那头他的沉默,无奈的苦笑着。

“刚才我路过你家,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陆之遥是谁,怎么会有麻烦找上门。”突然好累,不想说话。“买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卡刷爆了而已。”

“要不要我……”

“不用。!”

冷冰冰的拒绝,因为她知道,要是不拒绝不冷漠,川木还会纠缠不休。

他就是一个傻子,为了童年的一个玩笑,认真努力了十几年。

“丫头,面对我,你没必要这么硬邦邦。我不想你遇到麻烦,以后有什么难题,你都可以找我……”

“抱歉。我很忙,没什么空找你。”咬了咬嘴唇,倒吸了口凉气,依旧冷漠的说道:“我现在有事,先这样吧。拜拜。”

快速挂断电话,也再见了川木的温柔。

许久,看着墙壁没有说话,脑海里重复播放以前的记忆。

陆之遥和川木是青梅竹马,也曾经两小无猜。自从陆之遥最后的亲人死掉后,陆之遥就把自己的心封印了起来。她开始隔绝身边所有人的靠近,包括川木。至于原因,无论川木怎么追问,她都没有说。

“反正没生意,去看看爷爷吧。”

起身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外地号码。

接听后,对方先开了口。

“请问是X的陆之遥小姐吗?”

“我是陆之遥。”

对方那边停顿了几秒,也引起陆之遥一片疑惑。听声音对方是个二三十岁的男性,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听闻过陆小姐的大名,有一个事情要陆小姐帮忙,不知道陆小姐有没有兴趣?”

“别跟我谈兴趣,谈钱。”

“呵呵,酬劳方面肯定让陆小姐满意。只不过事情有点棘手——”

说着故意拖长音,并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

陆小姐冷笑几声,猜到了对方的来意。正愁着没生意上门的她,决定这次一定要办好。

“你既然找到我,也该知道我有没有能力办到。这些都是其次,我的办事效率和善后能力,是和酬劳挂钩的。只要你出得起绝对的钱,我也绝对帮你办好,没有后顾之忧。”

“爽快,我就喜欢陆小姐这种个性!”

“你喜欢我也管不着,我只在意你的酬劳。”

“这个陆小姐放心。具体事情我发邮件给你,务必请陆小姐妥善办好。”

“嗯。”

挂断电话后,电脑收到了一封邮件。点开后,陆之遥手托下巴,仔细浏览邮件的内容。当看见要驱魔的地点后,不由一愣,眉头皱了起来。

枫林大园,据说那里的主人是个归国华侨,回国后建立了一座庄园。十几年前枫林大园发生了一场大火,女主人和她的子女全都葬身火海,只剩下男主人一个人。自从这场事故后,男主人就没再出过门,整天把自己关在庄园里,还说见到女主人和他子女的鬼魂,闹得人心慌慌。外人都说男主人受到了刺激,才会疑神疑鬼。现在看来,那庄园里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时手机收到信息,一笔汇款汇入户头。

“还真了解我。”

收拾好东西,陆之遥匆匆离开,上了一边的车子。

在她印象中,听过枫林大园这个名字。那座存在于上个世纪的庄园,是这座城市的灰色地带。因为地处偏僻,男主人脾气又古怪,几乎没人敢上门。除了几个死气沉沉的佣人外,那里几乎已经与世隔绝。

看了眼手表,天快要黑了。在这个世界上,常常有一些不解之谜。所谓的科学家说辞,只是为了安抚人心,不引起恐慌而编出的故事。

而路之遥的职业,驱魔师。

终于在夜幕完全到来时,陆之遥来到了枫林大园。

从车上下来,不由被眼前这座庄园震慑住了。紧挨着山林建造而成,曾经雪白的墙体,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浑浊不清。夜间的雾笼罩四周,说是雾,更不如说这里是一半进入地狱的奇异地区。

每次任务,陆之遥都会先观察四周环境,为了保证更快更安全的完成。可是这次,她没办法这么做。

枫林大园四周是河道,散发着奇怪的气味。只有正门是土地,不过有一扇三四米高的铁门。四周的墙壁也有三四米高,上面树立着锋利的玻璃碎片。

吹了个泡泡,陆之遥看着铁门浅浅一笑。

“防守不错。”

从包里拿出一张破坏之符,口中默念几句,迅速射了过去。

符咒扎进了铁门里,奇异的光驱散了笼罩在庄园上方的雾霾。

此时铁门缓缓打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欢迎贵客到来——”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