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墨镜歆低头看着台子上对招的二人。

台上一男一女,男子玉树临风,一身浩然正气。

女子就只是一身如雾般的飞纱。

“看不见啊。”墨镜歆使劲用内力探了探。

“什么人?”

因洛依旧稳稳的坐在椅子上。

“洛神宫宫主。”

“第一美人?”

墨镜歆又回头去看,二人早就行礼完毕,动起手来。

“能有多美啊,比阿洛漂亮?”墨镜歆问。

“不,她的美,是人间绝色。”因洛神秘莫测的笑了。

“对一个女子,也不手下留情啊。”墨镜歆看着第一美女只能防不能攻,啧啧的叹息。

“是么?”因洛也走了过来。

“我看……不一定吧。”

只见那位女子忽的一动,猛烈的攻击如同猛浪出海。

“洛神宫的本领啊,就是包容。”因洛给看呆了的墨镜歆解释。

“他们,可是代表大海,海神的发怒,也够别人喝一壶。”

“这么说……那个男子输了?”

“不会。”只见男子不停的挪动身形,二人纠缠不休。

因洛看着男子不曾慌忙的身法。叹了口气。

“这位宫主,耐性太差了。”

“可是……”台上二人相对一掌,都是倒飞而出。

男子吐了一口血,然而女子那里……看不见。

“这个男子,是归明山庄的少庄主,高微辞。”因洛说话的同时,浅笑鼓掌。

场上的两个人都抬头看来。

高微辞目光中掠过惊讶。

那位宫主只是向这挥了挥手。转身下台。

那位判定胜负的长老才迟迟反应过来。

“归明山庄,高微辞胜!”

看着墨镜歆惊讶的脸,因洛解释“高微辞,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的。”

不久离世阁的众人回来,二人就忽略了这事。

楼梯吱呀的响了。那位传说的第一美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我是不请自来。谢因公子今日的提醒。”

如果不是因洛的掌声,她恐怕会为了面子带伤继续,多亏他把她的理智唤了回来。

“泛儿……”桐昙夕惊喜的看着她。

“昙夕姐姐。”水泛也是高兴的喊了一句。

反手拿下身上的披纱。一块透明的纱布脱落在桌子上,露出少女美丽的面孔。

天下第一美人,确实当之无愧。

芙蓉面,柳为眉,目含星,唇如樱。

娇俏已足,艳丽更甚。

身材窈窕,一身粉红的羽衣。

长发上缀着琉璃,整个人仿佛桃花仙子。

“洛神宫宫主,水泛,见过各位公子。”水泛低低一笑。忽的走向因洛。

“因公子,在下可否美耶?”

因洛双目含笑。“我还是那一句话,一如初心。”

水泛美眸一闪,“水泛,受教。”

许久许久之前,她还不是第一美人,只是一个小丫头。

洛神宫都是女子,以出美女而闻名。

上一个宫主独独喜爱两个弟子,因为没有成为宫主,她们只有字,一个叫泛,一个叫荧。

但是荧为了一己之私,下了毒,毁了泛的容貌,泛被赶到外院做奴仆。

在将死之时遇到了路过的因洛和桐昙夕。

她醒来后声泪俱下的述说了自己的不幸。

只可惜面容狰狞,只是让人害怕。

桐昙夕医者仁心,又是一个花季少女。

她就恳求因洛,救治她。

就这样,因洛就这么看着水泛由一个满脸疮痍变成秀美的少女。

少女倔强的问因洛,她现在是不是很美。

因洛没有回答。

之后,她回到洛神宫,夺走了荧的继承权,一举成为宫主。

她是恨荧的,她几乎被她毁了整个人生。

可是因洛来了。

他对她说。“即使你当年丑陋无比,但是你的内心却天下无双,倘若你今日打算报仇雪恨,那么再美丽的容颜下,都是蛇蝎的黑暗。”

荧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就算是恨,也和小孩子无关。

最后水泛还是放下了屠刀,放走了荧。

后来荧随了夫家姓沈,子孙满堂。

因洛的一如初心,是对她这些年明理治宫的肯定。她懂。

“这是什么啊?”郁烟指着桌子上的纱。

“这是闭月纱。可以阻止一切内力的探视。”

墨镜歆才明白过来。

“兰煽,上台了。”因洛站在栏杆前。静静的望着。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