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镜歆同因洛走了许久,因为呕气没说话。

二人走走停停。终于看到了宁家的标志。

因洛含笑步入这个小阁楼。转到雅间,三男三女对坐。都是华服美衣。

“因洛不请自来,诸位莫怪。”

“天呐,若宸,是小洛。”

唤作若宸的男子一身浅绿的长袍,此刻惊喜的起身,迎接因洛。

“洛弟,好久不见啊。”

随后的墨镜歆挤了进来,二人入座。

“凌烟刚刚还念叨你可。你就来了。”君若宸看向刚刚开口的梨色衣衫的女子。

墨凌烟不置可否。“我不是想小洛了么。”

“是啊,小洛都多久没回来了。”坐在君若宸旁边的男子开口,语气爽朗。

“俊然哥这回似乎不太一样了。”因洛故意的上下打量。

“是啊,俊成为宁家的家主了。”宁俊然对面的女子柔柔的开口。

“那恭喜芙淑姐姐了,家主夫人。”因洛看向黛色衣服的女子。

墨芙淑红了脸,嗔了一口。“小洛的话真是……”

“可别说,小洛这回真是长大了不少。”芙淑下首是一位橘衣少女,很是娇俏。

“薇然姐也变了不少。”因洛支起下颌。“不是以前那个小姑娘了。”

“小姑娘?小洛,姐姐我比你大两岁哎。”宁薇然丢开杯子。

“那这一位,要问的称呼?”被点到名字的男子一震。

“我……我是上官翼。”

“原来是上官姐夫……”

“不,不是……我是宁小姐的侍卫。”

因洛看了一眼咬牙切齿的宁薇然,又看了众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眯了眯眼。“如此,是因洛孟浪了。”

墨家的二位小姐,和宁家的这一位,还有君若宸。

都算是因洛的朋友,深交的朋友。都是在觅心宗学艺生活,这几人给了他如亲人般的照顾。

君若宸是宁家的幕僚,对墨家大小姐一见倾心。

然而宁俊然和墨芙淑,更是两家看好的一对。

正想着,窝在一角墨镜歆突然开口。“大姐为什么父亲要带那个女人生的孩子!”

“三妹,我也不知道二娘怎么说动了爹……”芙淑小心的回答。

“不许叫她二娘!”墨镜歆气鼓鼓的。

“镜儿,太无礼了。”墨凌烟柳眉倒竖。

“你学的礼仪哪去了?她是你的庶母,月里是你庶弟。”墨凌烟叹了口气。

家里只有月里那一个男子,如果后来墨家家主是他,如今还是早做打算。

“好了,镜儿,不提这些了,今天因洛来了,要好好喝一场!”宁俊然赶紧插开话题,喊着服侍的人上酒。

因洛看着墨凌烟紧皱的眉,内心惋惜了一声。

墨刊勤的正妻是当年的江湖第一美人,潭秀雅。

可惜芳华易老,当年的红颜变成了照顾女儿,颜色衰败的妇人。

墨刊勤开始寻花访柳,任凭妻子怎么哭泣挽回都不理,一下子纳了许多侍妾。她只能作罢,只是这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到底是没了。

思索之间,酒水已上席,墨镜歆猛地喝下一口。心疼的芙淑一直在盯着她。

因洛与君若宸,宁俊然对饮,满满的风流。

只有上官翼看着宁薇然,众人不禁一笑。

酒过三巡,因洛因为酒气面色微红。

“因洛还有一事要问,诸位,是都参加酬天会么?”

宁俊然摇了摇头。“我和凌烟,若宸和芙淑下月成婚。不会参与。宁家有几位新人出来历练。”

“我们家,墨月里也加入了。”凌烟接口。

“下月我们成亲。小洛一定要来。”芙淑淡淡一笑。

“那是自然。”因洛敛袍起身。“那就不打扰各位了,我和镜歆先回去了。”

说罢,拉起醉醺醺的墨镜歆,飞身离开。

“阿洛这样,小妹她……又何苦执着呢?”墨凌烟叹了口气。

看着墨芙淑神情恍惚,就伸手拽了她裙角。

“呃……我只希望,小洛和小妹在酬天会上平平安安的。”墨芙淑玉手合十,默默祈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