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在暗处的玉宸溪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然后毫不留情的打到了林福的头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玉大爷那模样,就差把白痴两个字给骂出来了!

林福缩了缩脖子,想回答又不敢回答,只是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就是个大魔头啊,刚才眼睛都不带眨的就杀了他的侍女,更别说自己这个外人了!林福有点后怕的向后挪了挪。他还是离这个杀人魔头远点吧,他还上有老下有下呢……

玉宸溪轻蔑的撇了一眼林福,紧紧的盯着香漪园的大门,这两个蠢货还不算太蠢,还知道爬墙!如果他们真的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玉宸溪觉得他自己可能就要吐血了!

他到这一刻,才警觉他是不是选错了去采花的人?这两个蠢蛋是怎么在云州兴风作浪两三年的?早知如此,他还不如让清风那混球当做采花大盗直接去灭了那两个呢!

“清风,等下你去牵制住顾君歌身边那个丫头,不能让她有机会去救顾君歌。”玉宸溪懒懒的开口,只要有他这个军师在,今天晚上顾君歌一定要死,并且遗臭万年!

“是,公子。”清风一个闪身,掠过围墙。

香漪园主屋,沐晴看着在跷二郎腿的顾君歌,皱了皱眉头,“小姐,消息已经送到了。”

顾君歌连忙把腿放平,“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沐晴有些佩服顾君歌了,从一开始知道玉宸溪的身份,顾君歌就让她派人往京城送信,算算时间,哪位也应该来了!

顾君歌笑着拍了拍沐晴的肩膀,其实玉宸溪和重紫公主的事情,前世的她也听过不少,无非是重紫公主一直爱慕玉宸溪,但是妾有情,郎无意,而在这思想比较封建的古代,女追男,本来就是被世人所不耻的。况且重紫公主还是皇室中人,难道昊帝真的连皇室脸面都不管了?还是说昊帝心里还是很可以他的爱女与这位异性王结为夫妻的?

顾君歌摇了摇头,现下也只有盼着重紫公主及时赶来,牵制住这个玉大爷。不然,就看今天晚上玉大爷这架势,是不灭了她不罢休啊!沐晴武功是高,但是双拳难敌N只手啊……

两个采花贼偷偷摸摸的进了香漪园,放眼望去,小厮丫鬟都没有,两个人顿时对管家那叫一个满意,他们定了定神,向主屋走去……

两人刚推开门,一道剑光直射而来,剑气凌人,瞬间就把他们的衣服划破,两人还未做出任何反应,那把剑就像串冰糖葫芦一样把两个人钉在了院子的柳树上,这兄弟两人到死也不明白,明明是来采花的,怎么却被人钉在了树上。他们到死所见到的也只是一把闪着寒光送他们上路的沥泉剑。

而屋里的两人并未发现,采花大盗踏进屋子的瞬间,他们身上似乎有什么粉末掉落在地……

清风皱了皱眉,看着那钉在树上的两个糖葫芦,最后视线落在了那沥泉剑上,他的眼睛猛的一亮,传闻沥泉剑是江湖十大名剑之三,一百年前的武林盟主江小离偶然从一隐世家族里面偷盗出来的,后来这剑就归江小离所有,耐人寻味的是当时那个隐世家族明明轻轻的抬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江小离给灭了,却迟迟没有任何动静,不过后来武林上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那个隐世家族的家主暗恋江小离,至于最后有没有抱的美人归,那就是另外一段佳话了……但是,当年名震武林的沥泉剑怎么会在这里?

作为一个爱武之人,没有一个人能对这种武林名剑无动于衷的,况且这把名剑还摆在他的面前,清风舔了舔嘴唇,反正里面的主仆二人是必死之人,这把剑在他手里才能绽放出他该有的光芒。

清风为自己无耻的行为找了一个借口以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毕竟这种事情他是第一次做,只是他的手离沥泉剑还有一寸的距离,沥泉剑突然向后飞去,两具尸体轰然落地,带出一串串血花直射清风的脸上,女子带点讥笑的声音从主屋传来,“我的东西,你也敢肖想,真当我是个死人麽?!”顾君歌在旁边乐的鼓掌,一边挤眉弄眼,“小晴晴,你怎么这么帅,干的好!!!”

顾君歌的眼睛都发直了,刚才采花大盗进来的瞬间,她还没反应过来,沐晴就已经出手,把那两个采花的串成了串,刚才竟然直接手一挥,那剑仿佛自己认得路一样,竟然直接回到了沐晴的剑鞘里。

顾君歌现在看沐晴的眼光已经变得闪闪发亮了,会武功还会医术,简直就是个全才啊!!!

沐晴不好意思的咳咳了两下,清风的武功确实在她之下,她刚才出手不过是因为占了先机,那个灰衣男子似乎正在为拿不拿她的剑而在挣扎,她就趁那个时候,一击即中,不过,她的剑别人也敢肖想,这口气她不出,实在是全身不痛快!

而清风则是呆愣在原地,他抹了抹脸上所沾染的鲜血,朝顾君歌所在的主屋笑了笑,其实他刚才的内心也是十分纠结,毕竟这沥泉剑是别人的剑,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如此,他就和她来场真正的比试?属于强者与强者之间的比试。

而园外的玉宸溪听见那一声叱响之后,则是招来了下属,“去帮一下清风,这武功退步的连两个黄毛丫头都收拾不了,我养你们何用?顺便给他带一句话,如果生擒不了顾君歌身边那个丫头,我答应他娘的事一定给他办的风风光光。”玉宸溪的表情颇为凶神恶煞,只是参与过这次事件的人,在以后的日子见证了自家公子是怎么样被顾大小姐调教的服服帖帖……

“是。”玄易躬了躬身子。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一把清风。清风老娘去求公子的事他们也略有耳闻,清风统领今年已经二十有五,而且是清家九代单传。清风娘亲时不时的来王府让公子给清风赐亲,连他们都撞见过好几次……以至于后来,守门侍卫一见清风的娘,就一溜烟的拔腿跑了……看来这次公子是动了大怒,竟然想把清风给嫁出去,他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