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竹园。

女子洁白无暇的双手齐齐的被斩落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不断的向外涌出,倾刻间,裙子就是一片一片的艳红,在白色的衣服上显得那么刺眼。

妙音的身形在不断的颤抖,虽然失去了一双手,身体有点不稳,但是她还是不断的在磕头,“公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公子饶命!”妙音梨花带雨的模样,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不忍,只是她面前坐着的人是玉宸溪,北齐的战神王爷,行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玉宸溪摸了摸妙音的青丝,温柔的声音仿佛像情人之间的呢喃,“你知道的,本公子我从来不喜欢女人的触碰,你跟了我这么久,竟然还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你自己说,你不惜命,作为你的主子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啊!”玉宸溪似是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便再也不看妙音一眼,“清风,拖下去,给她留个全尸。”

妙音瞳孔猛的一缩,“公子不要,求您了,奴婢以后不会出现在您面前了,公子饶命啊!奴婢奴婢有要事禀报!”她不要死,纵然是没了双手,凭她的姿色,下半生也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她也是前不久偶然得知的那个消息,这可是她保命的本钱!但是,她似乎忘了她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可是,我一想起,这世上有个女人竟然摸过我的脸,我就很不高兴!”说道最后,玉宸溪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咬牙切齿。“拖下去!”

玉宸溪话音刚落,妙音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灰衣男子,点了妙音的穴道。

玉宸溪施施然的起身,“把这里处理干净,让知画来一趟。以后你们筛选人才,记得把眼睛擦亮了!毕竟费劲心思培养出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男子低下了头。却在心里诽谤,公子您也知道我们做下属的不容易,您可知道妙音的那双手值多少金子嘛?您可知道为了培养妙音的琴艺,他们听雪楼咂了多少金子进去麽?就被您一句话,他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才就这样没了!!!无声掉落的竹叶似乎也在诉说着男子郁闷无比的心情。

东竹园主屋。

知画恭敬的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那一声惨叫她自然也听见了,毕竟她们可是从小到大的玩伴,虽然妙音平时的性格是不太好,她也知道妙音喜欢公子,但是她还是没想到事情会到今天这一步。妙音去了那么久没回来,多半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上座的玉宸溪拿着一把折扇,轻轻的摇着,似乎是心情很好,“知画,你可知道本公子唤你来所为何事?”

“奴婢不知。”知画低着头,公子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她能得公子器重,也无非是因为公子的话她从不违逆,也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知画,我有时候在想,这天下究竟什么事情才会让你的心境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点波动。”玉宸溪笑意盈盈的说道。这丫头他也见过几次,对于他从来是礼敬有加,但是这次和顾君歌在一起,他却难得的见她的脸上有了别样的神情。难道他长的还没顾君歌那个丑八怪好看呢?

玉宸溪说完,紧紧的盯着知画,但是知画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波动,玉宸溪失望的摇了摇头,“知画,计划照常进行,你去替换妙音,洛溪哪里,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知画闻言,声音还是淡淡的,“是。公子。”

香漪园。

顾君歌和沐晴斜倚在窗边,看着一脸冷漠的知画回到自己房间,身边并没有妙音,顾君歌挑了挑眉,“小晴晴,你说妙音的主子不会真把她杀了吧?”

沐晴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似乎对这种事情感到习以为常,“那是她咎由自取。”

顾君歌听着自己旁边这位沐大神的回答,摇了摇头,“小晴晴啊,放心吧,以后姐会给你温暖的!”

沐晴的嘴角抽了抽,也并未接话。只是过了许久,房间里响起女子略带疑惑的声音,“你知道玉宸溪要怎么对付你麽?”毕竟主子留在云州的人手也不是吃素的,一查就查出来了对方是谁,实在是玉宸溪玉大王爷从来都不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从北齐京城开始,就一直是紫衣紫轿,到了云州才稍微收敛一点,没有大张旗鼓的进云州……

“不知道,我直觉他们今天晚上会有所行动,小晴晴,来来来,咱俩睡会,晚上再说。”顾君歌一脸热情的邀请沐晴去榻上休息,沐晴则是一脸嫌弃的望了一眼顾君歌,这女人睡姿实在是太差了!就差在脸上写几个字我不认识旁边这女的。

顾君歌有些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好吧,她自己睡。

中途顾夫人来看了顾君歌,但是沐晴告知她家小姐在午睡。顾夫人颇有心事的看了一眼顾君歌的屋子,并没吵醒顾君歌,便走了。

夜晚来的很快,漆黑的夜幕中无星无月,门外偶尔有几声虫子的鸣叫声,小小的房间里两个人极小声的在咬耳朵。

“小姐,你确定今天晚上他们会有行动麽?”

“确定不确定吧?”

“…………”

“你以为人家玉大爷没事跑这小山沟里来度假麽,肯定是要速战速决啦!”

“…………”

而香漪园门外,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左右打量,若是放在平常,香漪园门口肯定会有守门小厮,可是今天,别说守门小厮,就连小狗小猫都没见到一个。

“哥,你确定这府里的管家没有蒙咱们嘛?”

“确定啊,他还给我看了那女子的画像,当真是美若天仙,啧啧。”

“可我就是有点不安啊,要不咱们回去吧!”

“蠢蛋,来都来了,哪有回去之理,你难道没发现这周围连个丫鬟小厮都没有嘛?这充分的说明了管家的诚意!”

“哥,我就是不想去了!”

“进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男子骂骂咧咧的踹了另外一个一脚。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