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本以为小姐会带这个小女孩回顾府,没想到却是带她到了客栈。顾君歌仿佛是看出了沐晴的疑惑,但是她什么也没跟沐晴解释,毕竟这身后还有两个跟屁虫呢。顾府,可能要变天了,她现在把这小女孩带回去,保护不了她,只能说是害了她……

夏侯越的心里一开始以为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接近她,是为了她的身份,想博取她的信任,然后杀了她,但是后来她觉得不是,她自己身上有多脏,她自己知道,一个多月没洗澡,上次还被小孩咂了臭鸡蛋,一看这女子的穿着非富即贵,演戏的话也不用牺牲这么多的,到这个时候,夏侯越还是不愿相信,那个白衣女子对她真的没有恶意。她自小在肮脏的宫廷长大,太多人是当着她面恭敬有加,背着她就把她给出卖了,她已经经受过太多次的背叛,所以早已不相信人心这种东西了……

现在看到这个女人竟然想帮她洗澡。她自己自从被人千里追杀,别说是洗澡了,她连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而且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连名字都没问过她,她的心里不说有点郁闷是骗人的……她难道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容易被人忽视麽?

以前,为了怕别人发现她的女儿身,她洗澡的时候从来不让宫人近身侍候。“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夏侯越淡淡的开口,眼前这个女子让人把水搬进房间里面,却没有一点要出去的意思。

顾君歌抬头好笑的看了夏侯越一眼,“你确定没有我,你洗的了?”这小女孩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隐约露出里面的伤口,一道一道的,她看着都有点触目惊心了,可是愣是没听到这小女孩喊过一声疼。她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这个小女孩洗完澡之后帮她上药……

“我可以的。”小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露出完全抗拒的意思,她不喜欢她洗澡的时候有旁人在场,而且她身上的伤口她也不希望别人看见,这是她身为夏侯氏最后的一点尊严。

“小屁孩,害羞什么,我也比你年长不了几岁,都是女人。”顾君歌撇了撇嘴,直接上手去扒衣服。

“臭女人,你干什么!”

“帮你脱衣服!”

“我自己洗,啊,放手,你放手,不要脱我裤子!”

“老娘给你脱衣服是你的荣幸,你丫的激动什么,爪子拿开!”

屋里面接着是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沐晴在外面抽了抽嘴角,她就知道小姐哪有那么文静,这么彪悍的扯人家衣服,幸亏不是男子。

而离她有些距离的知画和妙音挪了挪步子,想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沐晴眼神倏的一冷,当真是给脸不要脸!她挥了挥手,随身携带的长剑飞了过去,就钉在离知画和妙音脚面不到一寸距离,两个女人被地上那长剑所折出来的寒光吓的抖了抖,不敢再上前一步。

沐晴冷冷的开口,“小姐门外有我守着就可以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她说话本来就不给人留情面,况且这两个人是来监视小姐的,她就更不需要留情面了。

知画不愧是三个人当真最稳重的,她也就是刚开始受到了一点点惊吓,不过此时已经缓过来了,知画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晴姐姐,你这么说可就错了,你为小姐好,我们姐妹也是为小姐好。”公子的命令她们不敢违逆,况且这丫头也见不得真会杀了她们。

沐晴冷哼一声,脸上带了一丝讥笑,“再上前一步,我的剑可不长眼睛。”真当她的脾气很好麽?惹急了就把她们两个给宰了。

“可是,我……”知画还想再解释着什么,旁边的妙音却扯了扯她的袖子,摇头低声说道,“知画姐姐,还是算了吧,咱们只要跟顾小姐一起回府就行。”知画脸上的表情一凝,随即展颜一笑,“那就有劳晴姐姐了,我们姐妹就不在这里叨扰你了。”

两人扭头就走,沐晴皱了皱眉头,不对!她立即出声,“站住!”

知画心里一喜,事情有转机?两人施施然的扭头,微笑。脑中幻想出了各种沐晴对她们温柔相对的场景。

“叫我姐姐?抱歉,我没有妹妹,你们若是再口无遮拦,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沐晴的眼神里满是憎恶,她说怎么刚才感觉不对,这两个竟然叫她姐姐,沐晴突然感觉有些恶心,呸了一下。

而园中的两人则是石化了,完完全全的石化了,她们这是尊称好不好?真的以为她们愿意跟她说话麽?两人的脸上那可是一阵青一阵白。场面有些尴尬,沐晴倒是无所谓,依旧像一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哪里……

过了许久,知画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沐姑娘,那我们姐妹先行回房,小姐回府的时候请叫上我们。”

沐晴一个眼神也没给她们,两人匆匆的往她们房间奔去,身后像是有恶狼在追赶着。

沐晴勾唇一笑,一向冷冰冰的神色因为这突然昙花一现的笑容而添了几分明艳。

而小小的房间里面又陆续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慢点,慢点!臭女人,你叫什么?”

“哎,小屁孩,一点都不懂礼貌,没人教过你问别人名字的时候先报上自己的名字麽?”

“我叫夏侯越,你呢?”

“顾君歌。喂,你丫的遮什么遮,就你这种干瘪的身材,倒贴给老娘钱老娘都不看。”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静,隐隐有某些人的抽气声,沐晴的眉毛在欢快的跳动,小姐拉近乎也不能这样拉啊!这没把近乎给拉到,却先把人家给气死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君歌半抱着把夏侯越放到床上,这小女孩本来就有点害羞,而顾大小姐恶劣的本质就是喜欢调戏人啊,但是一看到夏侯越身上那一道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她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瑟瑟的。

“疼麽?”顾君歌强制的把夏侯越翻了个身,用自己先前问沐晴讨来的碧玺粉一点一点的往夏侯越的伤口上撒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