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病弱的少女,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一批人,眉头皱了皱,向里面倦缩去,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七批人了,难道天真要亡她?那些人真的不看到她的尸首不肯罢休麽?就连她躲藏在这肮脏的贫民窟,甚至不惜毁容,也终究是躲避不了那些人麽?呵,不到最后一刻,她是绝对不会自杀的,这么多年的苦难都过去了,只要熬过这次,大权可就全部能收入她的掌中了!她也就能血洗……为娘亲报仇了!她一直记得,那个雨夜,那些狰狞的鬼脸,拿着三尺白绫,在她的面前,活活的勒死了她的娘亲!小女孩的手越握越紧,指甲已经刺破了手掌的表皮。

顾君歌叹了口气,她只是觉得这小女孩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没人知道,其实她并不打算救她,只是在看到这小女孩眼底那深深的恨意,她才决定要救她,同是天涯沦落人……一个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小手,“何必这么作践自己?”顾君歌看着小女孩那血肉模糊的手掌,眼神一冷,这也是个心性坚毅的孩子。可是她还只是个孩子!

小女孩的眼神似有不解,眼前的白衣女子仿佛一点都不嫌弃她的肮脏,她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缓缓的擦她手上那有些暗红的伤口,每次毒发的时候,她紧紧的咬住牙齿,再痛也不喊出来,这几次,她的长指甲也把手掌划破,只有那个时候,她才能用那身体上的疼痛,告诉自己,不论怎么样,都要活下去!

“你会医术麽?”顾君歌向身旁的沐晴看去。

沐晴扫了一眼那少女,点了点头,“略懂。”她作为曦杀里面的副统领,还是以女子之身单挑过几百精英,莫说是武功,医术方面她也略有涉猎,她说的略懂,其实也是谦虚了,只要不是剩半吊子气的人,她都能救的活。

沐晴在这个时候突然有点感谢长公主了,若不是当初长公主非要和主子比拼毒术,也不会顺带的教了她医术,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明媚的下午,长公主单独把她叫来,女子一向明艳的笑脸带上了几份凝重,“沐晴,我哥他将来是要君临天下的人,他身边确实不乏武林高手,这世上能打过他的也没几个,但是,在毒术这方面,我哥确实一点都不懂。”她心里面有个想法似乎要破茧而出,几次到嘴边却都咽了下去。那明媚的女子淡笑着,“从今天起,我将会每天在这个时辰教你医术,能领悟到多少就看你个人的造化了。”听到这里,她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传言曦国开国皇后宗政墨曦乃是文武全才,但是很少人知道宗政墨曦最擅长的是医术,而长公主是皇后的爱女,自家主子没学过医术,那皇后的衣帛……只是主子和长公主也并没有料到,她会保护顾小姐……

沐晴一眼扫了过去,也并不上前,知画和妙音对视一眼,眼下也只能静观其变,她们的命真的很值钱,不管这小女孩是不是得了天花,她们两个都不会再向前一步。

“小姐,她并没有得天花,只是服用了某些药物,意外毁容而已。”沐晴淡淡的道。这女孩确实没得天花,只是这身体比得了天花还要严重几分。

小女孩的身体抖了抖,慢慢的抬起头,正眼看着沐晴,那眼里满满的都是惊讶,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摸她的脉搏,只看了看,就能看出她是假装的,这群人到底是谁?来者不善啊……小女孩也就是一撇,随即慢慢低头,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顾君歌微笑的脸,慢慢收了收,究竟是什么苦难,让一个女孩甘愿毁容,难道她是在躲避什么人?她看着那小女孩低垂的脑袋,摇了摇头,既然如此,我就拉你一把吧,以后是福是祸,是死是生,可就全靠你自己了!

小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扭了扭身体,顾君歌却一巴掌拍到小女孩的屁股上,“别动。”

小女孩的脸色红了红,却很安静的没有再动。她记得小时候娘也这样背过她,娘亲的背很软,很柔,可是,她三岁的时候,娘亲却突然离世了,这世上就剩她一个人,她的身子她清楚,当时她还年幼,就一直被人投毒,一直活到十三岁,也是靠体内的毒素互相牵制。她有时候在想,那群人其实也不用那么费力的刺杀她,她本就活不了多久了。

而眼前背着自己的这个女子,容貌并不是很美丽,左脸上那诡异的图案,看着虽然让人害怕,但是这是第一个背她的人,她的后背真的很像娘,想到这里,小女孩的眼泪忍不住的向下流去,一滴一滴的落到顾君歌的衣服上,小女孩的头紧紧的埋在顾君歌的背上,只是肩膀微微颤抖,众人也都没瞧见那个阴暗小巷里在白衣女子背上哭泣的小女孩。

顾君歌自然也感觉到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小女孩的背,似乎在无言的诉说着什么。

“小姐,奴婢来背吧。”沐晴就要伸手接过小女孩,顾君歌却用眼神止住了她,“小晴晴,她很瘦的,我能背的动。”

“小姐,她身上太脏了,快放下来!万一染上什么病怎么办?”知画和妙音也是一脸焦急,只是这感情到底几分真几分假,恐怕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哦……我不背,你们来背怎么样?”顾君歌笑着挑了挑眉。这小女孩现在身上全部是灰尘,还有一股异味,她就不信这两个大小姐会背她。

“我……我。”知画和妙音连着说了几个我就没有下文了。算了,反正她们的任务是跟紧顾君歌,既然顾君歌没事,她们才不会趟这趟浑水呢。

沐晴在一边撇了撇嘴,走到最前面,撞开她们两个,“小姐,您慢点。”既然小姐已经背了这个小女孩,她如果不救这个小女孩,那麽这小女孩身上传给小姐的毒怕也是解不了了,这难道就是缘分?这小女孩应该感到庆幸,她遇到了小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