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似是看透了沐晴所想,看了看床上的顾君歌,他笑了笑,漫步走过去,宽大的衣袖无风自动,却更衬的男子体态消瘦,他坐到了顾君歌的床边,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顾君歌此时闭着眼,心里却把这男子的家人问候了一遍,任谁也不能在这种灼热的目光下睡得安稳吧?!

男子身上独有的体香传入了顾君歌的鼻中,淡淡的薄荷味,若有若无,薄荷味越来越近了,仔细看去,顾君歌的耳朵竟然泛起淡淡红色。

男子叹了一口气,用手轻轻的拂上了她的脸,“你脸上的胎记我可以治,但是我却不想治,我总觉得,留着这胎记,对你以后是有大用处的。至于沐晴这丫头你大可放心,她的生死掌控在你手里,你死她死,你活她活。”

男子的声音虽然平静无波,但是顾君歌一点也不觉得这话是在开玩笑,突然她身体一麻,便动也不会动了,耳边传来嗤笑声,“丫头,记住,保护好你自己,若是保护不好你自己,我就毁了你身边的所有人!”

男子往顾君歌的腰上缓缓的摸去,一旁的沐晴眉毛跳了跳,主子是要干嘛?难道当着她的面来非礼她的新主子。沐晴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上前阻止,上首却隐隐传来笑声,“歌儿,我很期待我们的再见,这是我的紫沁玉,你可要好好保管哦。”

沐晴往上看去,原本还端坐在床上的主子已然不见,她叹了一口气,主子的功夫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沐晴站了起来,环顾四周,门窗紧闭,主子可真是细心……

她走到床边,看着睡的一脸正香的顾君歌,摇了摇头,便也不准备给她解穴。

翌日。

顾君歌还在睡梦中,门外却传来隐隐的吵闹声,她强忍着睡意坐了起来,房间大门紧闭,沐晴这丫头不知道去哪了……

“快点把那死丫头给我叫出来,这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什么?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

顾君歌认得这声音,管家林福。

“我们小姐当然是小姐了,难不成还是你是小姐?”沐晴冷冷的说道。

一旁的顾夫人,微笑着上前,“林管家,一大清早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歌儿做错了什么?都是我这当娘的没教导好……”顾夫人还想说点什么,却被一旁的沐晴打断了,“我说,小姐还在睡觉,你们若是再在这里大声喧哗,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哦,不客气,你怎么个不客气法?”管家林福笑着对旁边的小厮说道。这个女人据说是昨天顾君歌带回来的,一看就是哪家不要的丫鬟,还敢在这里对他指手画脚,看他一会怎么收拾她!顾君歌这个可恶的丫头,昨天竟然打伤了他的侄子,这仇不报,他以后还怎么在府里立威!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来这里准备杀杀顾君歌的气焰!

沐晴看也没看林福一眼,只是释放了自己的杀气,“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