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边的黑衣女子仿佛看透了顾君歌的想法,淡淡的说道:“这是主子的别院,衣服是我给您换的。”

黑衣女子说完就站在一边递上了热毛巾,那样子是打算顾君歌问一句,她说一句了。

顾君歌擦完脸,起来打量四周的环境,好一处别院,推门而出,入目的便是翠绿的鲜竹,左侧的一小片花园,种满了睡莲,整个院子里面萦绕着淡淡的花香。

顾君歌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养花,她觉得养花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活动,还可以使人变得心情很好。顾君歌暗暗点头,这家主人的做法还是很合她心意的。而且这侍女的态度,教养,顾君歌觉得,这别院的主人来头一定很大。

在正厅用过早饭,顾君歌有些疑惑了,既然她已然醒了,这家院子的主人却一直都没露面,这保持神秘感也保持的太过了。

黑衣女子看着顾君歌来回打量的神色,淡然说道:“小姐,既然您休息好了,不准备回家麽?”

黑衣女子的一句话把顾君歌给噎住了,感情人家好吃好喝,好睡的招待她完全是不求回报啊,她有点感叹,这世上好人怎么就那么多呢……

顾君歌还是想知道这别院是不是他的,便试探性的问出了口,“我想跟你家主子道个别。”她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这是不是特别不矜持啊……

黑衣女子还是面无表情的望向顾君歌,“爷,走了,他吩咐奴婢照顾您。”

黑衣女子的心思有点惆怅,作为一名军人,不能报效国家,不能上阵杀敌,她觉得是耻辱,偏偏主子吩咐从今以后她脱离曦杀,跟随在眼前这个女子身侧……

顾君歌斜撇了一眼眼前的黑衣女子,她能感觉到黑衣女子对自己的不屑,虽然很淡,但是她依旧捕捉到了,她偏头笑着说道:“我跟你非亲非故,不用在我身边照顾我,哪来的去哪吧。”这女子一看就对她主子极为忠心,留在她身边随时都可能会反水,况且她还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放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

黑衣女子听完,并没有答话,她看向顾君歌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探究,“主子让我侍奉您,您就是我的主子。”黑衣女子突的一跪,“沐晴参见主人。”说完连着磕了三个响头。

顾君歌赶紧扶了起来,原来这丫头叫沐晴啊,不过这名字跟这性格真是不搭。她随即淡淡的抽手,“你既然不是真心实意的留在我身边,我也不强人所难,你还是回你主子哪里吧。”

沐晴闻言,眼眸里已有一丝怒火,“既然小姐执意让奴婢走,那奴婢只有一死谢罪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她可是曦杀里面最强的女侍卫了,眼前这个女人竟然瞧不起她!若不是主子发了狠话,她才不愿意在她身边呢!

顾君歌看着沐晴的神色,也明白了几分。约摸是她主子下了什么死命令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