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知道了麽?”男子把玩着顾君歌的长发,发稍干枯还有点黄,男子的眼神如有所思,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

“爷,老爷不知。”左清有些幽怨的望了一眼男子,尼玛,这是给他挖坑来了啊,他可是主子的嫡亲嫡系,主子也好意思下的去手!

男子脸上露出些许笑意,“阿清,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头子。”他刚才看着怀中女子的神色,不知怎的,想把她的眉头拂平,想把这天下一切能让她开心的东西捧到她面前。可是,他的身边不需要太弱的女人……

“爷,属下知错了,可不可以用别的事情将功补过?”左清试探的问出口,虽然他知道事情有反转余地的可能几乎为零。

虽是炎炎夏日,可是左清就是感觉走一股凉气,从脚尖直冲头顶。自家主子太腹黑了!这是将功补过麽?这是让他去送死啊!谁不知道曾经的战神容勘那叫一个暴力,那叫一个血腥啊。据说战神最喜欢的杀人方式是拦腰截断,肠子什么的留一地……

想到这里,左清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他连忙摇头,不要,不要,这个苦命的差事他不要去!

男子嫌弃的往下方看去,左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奔了过来,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周围的人则是一阵恶寒,这地下跪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是他们的大统领麽?真真是把他们的脸给丢完了啊!

“阿清,你再不放手,等这件事结束,你去闽南体验一下民间疾苦吧。”男子强忍住把左清一脚踹飞的冲动。

“爷,那,属下就去了,属下不在,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左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说服不了主子,只能在别的地方取巧了。

男子淡淡点头。四周又回复了寂静无声。

“如果你不够强大,那在我身边又有何用?反而会成为我的累赘。”男子低低的嗓音在寂黑的夜里显得那么空旷,“如果结果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曾遇见。”

男子爱恋的摸了摸顾君歌的长发,早在他回到岸边之前,就已经点了顾君歌的昏睡穴,他并不担心顾君歌会突然醒过来。

顾君歌此时仿佛陷入了一团无边无际的梦霾里面,在梦境里,她就是一个旁观者,旁观着别人的人生。

三月,桃花开,白雪降,破落的庙宇,伴随着婴儿的阵阵啼哭声,还有隐隐的争辩声……

“主子,您不能这么做!小主子还小!”

“放肆,她是我生的,她的性命和去处我自然也能决定。”

“主子,您真的忍心麽?这可是你千方百计想尽办法才生下的,您真的想好了麽?”

“跟着我,她可能会死,不跟我,她绝对会活。记住,我生下的是个儿子,不是女儿。”女子有些怜爱的目光望向襁褓中的婴孩。随即便再也不看一眼。

“是,主子。”

“我累了,把她抱去吧。手脚干净点,如果碰见那批人,你亲手杀了她。”女子强忍眼中的泪水,挥了挥手。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不看一眼,也不抱一下,就是怕舍不得。那也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若不是万不得已,她焉能忍心?!今日她所受的苦,来日定要他们百倍来偿!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