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顾君歌的脑袋里仿佛有一根弦要断了似的,额头上冒出了层层冷汗,她身旁的累赘终于看不下去了,搂着顾君歌的腰,盈盈的就立在了水上面,顾君歌现在疼痛难忍,闭着眼睛,并未看到眼前这一幕。

男子裸露的胸膛,半抱着女子,一丝嗳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浮动。

他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她额角的汗珠,面上闪过一丝迷茫,他不懂她究竟看到了什么,脸上神色如此难看?男子的手缓缓的抚上了女子的眉头,他还是喜欢看她生气勃勃的样子,现在这个样子真丑。

二十年,他还是是第一次离一个女人那么近。

两人的衣服已然全部湿透,女子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而男子的神色忽而迷茫,忽而惊喜……

他是习武之人,自然是不畏严寒,而这女子不同,他刚才把过她的脉,她体内没有一丝内力,而且脉相紊乱。

远处,左清听到声音后,立即带了人运用十二分的速度过来,没想到他赶过来看到的却是这番场景——自家主子不是在运功驱毒麽?尼玛!谁来告诉他,这抱着个女人在湖上面做什么?看风景麽!!!还是吹冷风?

他跟了主子这么久,也从未见过主子与任何女子有过密的举动,主子什么时候这么饥不择食了?!

左清还是很有眼色的摒退了下属,他现在头都有点懵,看着下属那窃窃私语外加贼眉鼠眼的模样,他敢保证,不出明日,自家主子半夜三更抱着一女子在湖中赏月这消息就立马传到老爷夫人哪里!

左清看着自家主子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就抱着那女子立在湖面上……

他一步一步的挪到岸边,看着自家主子没有上岸的迹象,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他轻微的咳嗽了两声,也算是提醒自家主子旁边有人!有人!

奈何某位无良主子正在神游,忽略了他身旁忠心的属下,左清颇为无奈的上前一步,“主子,您沐浴完了麽?小心着凉。”

左清说完,就后悔了,真想自己抽自己两嘴巴子,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知预想中自家主子的惩罚并没来,他的主子反而很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衣服。”

左清忙不跌的把早已准备好的晴丝锦递了上去,谁知主子并不是穿在他自己身上,而是披在了女子的身上。左清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自家主子有洁癖,衣服从来用的都是自家国内的贡品,并且不喜女子触碰,今天不仅抱了人家姑娘,还把他的衣服给人家姑娘穿……左清觉得他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定是幻觉!

男子体贴的把衣服披在女子身上,确定没有一丝风能钻入她的衣服里面,轻轻跃起,已经出现在了左清的身旁。

“二十丈远。”男子斜撇了左清一眼,挑了挑眉。这个左清,从他一出现,眼睛就没从这小妮子身上离开过,他看了真的很不舒服。

左清有点遗憾的把目光收回来,很迅速的退后,他还没看仔细,没看清楚呢!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俘虏主子的芳心。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