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墨发在月色下,闪着淡淡的银光,而且她的胸好死不死的正压着这男子的胸,先前在空中看到这男子的背影,她还以为是个姑娘家,可她一撞上这男子的身体,上面是平的……

男子未绾未系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明明是勾人心魄的动作,却被他做的清冷无比。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此时正用打量的目光望着顾君歌。

乍一看可能觉得这男子,面若冠玉,性情温和,可是顾君歌还是捕捉到了男子眼睛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而男子看着顾君歌身上的衣服,眼睛里闪出幽幽的光,诸国中,这种衣服他从来没有见过,女子何时这么伤风败俗了!难道是谁为了对付他,专门训练出这样的女子来勾引他?!

一身紧身的黑色小皮衣,露出如莲藕般的手臂,身下的短裤也是短的不能再短了,洁白的大长腿勾在了他的腰上,而她的柔软也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这身衣服把她的好身材展露无遗。

男子的眼睛慢慢的移到女子的脸上,不对,如果是用来勾引他的,这脸怎么……?

顾君歌正想开口解释什么,一看两人的处境,全部沉入水底,若是再不出去,她会水性,可是这男子的性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男子的眼睛里满是阴霾,这是他活了二十年以来,第一次有人靠的他这么近!还是个女人!不行,一会儿自己的人到了,一定要把这女人挫骨扬灰!

顾君歌在水中换了个姿势,一手搂住了男子的腰,清楚的感觉到了,男子的身体微微一颤。随即,男子的眼睛就闭上了,不再看自己一眼。

她的心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个男子给她的感觉是——极度危险。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自己逃命,撇下这男子不管。

可是脑中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心底却有一种感觉在叫嚣,这个男人非救不可。不然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顾君歌的内心在极度挣扎,刚刚重生,这小命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如果再招惹上自己不该招惹上的大人物。那又该怎么办……

她并不知道,她一心想救上岸的男人,此刻在心里琢磨怎么样才能让她死的不能再死了……

男子的眼睛悄然的眯成一道缝,有点惊异于顾君歌此时的举动,刚刚不还是要准备带自己走麽?现在怎么一动不动了……

顾君歌脑海里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更加坚定了所想。这个男子其实不用这么悲催的,如果不是自己的降落地点有误,他也不会被自己害的吐血……

顾君歌更加搂紧了男子的小蛮腰,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顾君歌半抱着这个累赘,男子终究是男子,体重比女子重的好多,如果是在平地,顾君歌敢打包票,就算让她背着一个男人跑上几里,那都是小意思。可这毕竟是水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