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冷冽的风吹起披肩的青发。

云音郁闷的走走回头看看,已经记不得回头看了多少次,停下了多少次,她泄气的耸肩,泄愤的踹飞一脚积雪,哆嗦着朝冻得通红的小手哈口气。

完了……

看来这次是真的惹到古云了。从自己偷偷跑出来到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他居然没找来。他明明知道自己每次一理亏就会跑到山顶,等着和他一起看日出。亏她大冷的天还只穿着一件单衣。

“唉……看来这招示弱不管用了啊……”云音叹了口气,胸口传来的剧痛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也不怪他生气。这一箭可真悬。

“古云?”听到簌簌的脚步声,她兴奋的回头叫了一声:“你……”

云音眯了眯眼,眼中冷光闪烁。

来者,不是云峰的人。

“啊……呼……呼……雪路可真难走……累死累死小爷了……呼……”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小路边发出,常青树针叶上的积雪被人的衣服蹭落。

剑心原本正在古月的院子里纠结该怎么找去云音的阁楼。天知道这里的阁楼都长得一模一样,每次问古月,他总会拿各种理由,把自己给忽悠到另外一件事情上,等自己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他早不知道去哪里了。

正当他头疼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恰好从古月门口闪过,他一时间好奇便一路追踪至树林,然后……咳咳咳……

剑心脸红的低下头。

没办法。打爹娘肚子里带出来的毛病改不掉的——路痴。

好不容易从一堆堆不知道什么植物的鬼玩意儿里挤出来,剑心的鼻子上、头上还有肩膀上到处都是雪,他碎碎念着一边拍雪,一边眯眼朝前面看去,正和一双好奇的大眼对个正着。

小姐!!!

剑心眼睛发亮,随便拍了拍雪,立马朝云音欢喜的跑过去。

方才剑心站在暗处云音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当他朝自己跑来,雪光照在那张娃娃脸上,有什么东西像蛇一般快速钻进她的脑海。

……

“原来你又躲在这里了。呵呵呵……这次又是怎么了?来。过来。”

一个模糊的身影朝她走来,扬起的唇角挂着迷人的微笑,温柔的声音宛如春日阳光。朝她伸来的大手宽厚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

脑海里出现的声音令云音脸色泛白,身体颤栗着害怕的往后退。

“喂!小心!!”

手腕传来一阵灼热烫的云音惊吓的瞪大眼睛。

剑心不粗不细的眉头紧紧皱成“八”字:“你在发什么呆?后面是山崖。掉下去就死定了你知不知道,喂?你怎么了?伤口还疼吗?你怎么了?”

他在说什么?云音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脑海一片空白,那个陌生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

“过来啊?怎么了?来。”

……

明明是如此令她怀念的声音,明明是那么温柔的笑脸,明明…她看不清楚那张脸……

为什么?为什么??

“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痛?”剑心慌了。

“啪!”云音一把打开剑心伸过来的手。

剑心浑身一僵。她眼中的憎恨令他无法动弹。他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头了。她好像是在看着自己,又似乎在透着自己憎恨、恐惧的看着谁。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不要再说了!!我叫你不要说话!!”云音眼中布满了挣扎和痛苦。大冷的天,她却额头直冒冷汗。

“小姐?”剑心呆愣住。

不要他说什么?他明明还什么都没说。

眼看她快要踩空掉下山崖,剑心也顾不上会不会吓到她,正准备抓住她拉到一边,一道白色的身影先他一步抓住云音的手腕,用力把她扯进怀里。

“凤尘?”

剑心看到凤尘严肃的脸,吓得往后退一步,复又想起云音,他担忧的看向凤尘的怀中:“她……她没事吧?”

凤尘没有回答剑心的话,他搂住云音的腰往后退了几步,退到安全的范围内,心中的惊怕和不安还没得到缓解,就因为她身上传来的冰冷和颤栗,令凤尘的眉头再度拧紧。

她是疯了吗?才刚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幸存下来,穿的这么单薄瞎跑个什么!

责备的话到了嘴边,张了张嘴,凤尘欲言又止,握住云音的肩膀往外推。

就算说了又如何,她会听吗?

“不……不要……”云音颤抖的抓住凤尘的衣服,拼命往他怀里挤。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