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剑心搂住凤尘的脖子大笑:“我说兄弟啊,如果什么事情都要顾前顾后的,累不累啊?如果还未往前一步,你就已经看到百步外,那还有什么意思?人这辈子啊谁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活一天赚一天,如果连冒险的精神都没有的话,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咦?我刚才说了什么?啊呀呀!我可要记下来以后告诉我的孩子孙女,哈哈哈!真是太睿智了!”

活一天赚一天吗?

凤尘看向脚边的包袱。藏红尘不温不热的声音回荡在凤尘的脑海。

……

“公子就不奇怪古云右臂为什么总会缠着绷带吗?”

“七年前,有一个小女孩在逃亡的路上被人逼进这片密林,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唯一护着她的人却朝她拔出了剑。死在这片密林中的自然是那个心腹。”

“因为,当时有个少年放弃了很多人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一路追她至此。少年的右臂替小女孩挡了最致命的一剑,两人穿越这片森林时又遇到了饥饿的狼群。当他们的追随者赶到时,少年的手臂早已经被狼啃咬的不成样子。而那个小女孩子只是昏死了过去,身上的伤也算不得什么。”

藏红尘凄淡的笑道:“也许死在那时会是对她最好的归宿。几个月后,少年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那天下的雪很大,有人昏倒在了云峰的台阶上,被小女孩给捡了回去。”

“‘她居然能穿过那片密林,肯定是和我有缘对不对?’那是最后一次我见她笑。等她回去后,看到的却是少年抓烂的手臂,他故意让血粼粼的伤口裸露在她的面前,故意留下骇人的伤疤,他是要让这伤疤永远不要愈合,永远像是一个诅咒烙印在她的心理,永远丑陋的活在她的世界,以此提醒她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

……

“凤尘?凤尘?”剑心手在凤尘面前晃了晃:“喂!你在发什么呆?”

“剑心。”凤尘神色复杂。

“恩?”

“你可知道帝国的云氏王朝。”

“哈哈哈哈……”剑心喷笑:“你逗我啊?八国以帝国为首,帝国以云氏王朝马首是瞻,百年的商霸云氏谁人不知?”

凤尘指腹慢慢的抚摸包袱,长长的睫毛在火光下打下一层昏暗,遮住了眼中所有的感情:“那,你可听闻过‘执行者’?”

“执行者?哈!我怎么会不知道,小时候我一捣蛋我娘亲就恐吓我说,我要是再不听话,执行者就会戴着獠牙面具把我的魂魄勾走。现在我长大了知道这压根就是个骗人的传说,不存在的,她也就吓不到我了。”

“不。”凤尘幽幽的轻叹:“……那是真的。”

呼——

一阵夜风卷起火苗。

剑心哆嗦一下,鸡皮疙瘩慢慢爬上他的脸颊,他哆嗦的往凤尘靠了靠,害怕的看向黑乎乎的四周,压低声音怪叫:“喂!凤尘,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大晚上的,别说这么慎人的事情好不好。”

凤尘若有所思的盯着包袱,心中慢慢升起一阵淡淡的酸楚。

是啊。只是这一个名字便吓得剑心如此。

当年的她还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啊。

自己当年有家族和祖父一心护着。可她呢?

凤尘余光无意撇到剑心,他忽然愣了一下,低头又看了一眼包袱,神色古怪的问了一声:“你想进入云峰?”

“那当然啊。”一说到自己终生的梦想,剑心忘记了害怕,斗志昂扬的抬头挺胸:“哪怕豁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是吗?若是你,应该可以吧……”凤尘轻喃:“如果你的无所畏惧能够传染给她……”

“什么?”

“没什么。”凤尘指腹缓缓的抚摸一下包袱的死结,忍不住轻笑道:“不知她准备这个包袱时是笑着,还是一脸的茫然无措。”

“谁啊?”

“一个……旧识。”凤尘打开包袱后忍俊不禁的摇头:“果然是个新手。包袱打成死结也就罢了,背着这些东西上路还不重死。”

闪亮的金光映入剑心的眼睛,他惊得嘴巴长成了“O”型,足够塞下一个鸡蛋了,缓了好一会,剑心吞咽了一口水,不敢置信的看向凤尘:“看不出来啊。你比我还阔绰!天呐!出门背这么多黄金的,我也是大开眼见了!!”

……

别的我没有,钱一堆一堆的。要不要我明天送你一车。

……

那时只觉得她怎么会如此冥顽不灵。如今却又好笑,又心口发烫。

她是觉得对她而言,钱才最重要,所以才送了他这么多银两吗?

“哇!!凤尘!你笑的好恶心啊!好渗人!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剑心一把撸起袖子伸到他面前:“你看你看!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笑?

凤尘愣了一下,指腹抚摸上唇角。

他不是一直都在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哎不是!我就一直想说你,咱能不能不要老是笑的那么脱尘不惹尘埃的,看着是怪温暖的,就是摸着远。刚才你笑的虽然妖孽,可是,还真像个人。”

“……”妖孽?这是夸他的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