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天际忽然绽放出一道白色的光芒。

是李家遇到急事才能发射的信号弹。

李烙脸色沉了沉,对凤尘抱拳道:“凤尘兄,我忽然有些急事需要先行一步。我在城内的食客备好房间,若是凤尘兄不赶时间的话,请一定要来。至少让兄弟为你补上接风洗尘的宴席。告辞。”

音落,李烙兄妹神色匆匆的离开。

藏红尘抬头看了看天色,关切的问道:“天色暗沉下来后,这里就不安全了。往南方走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公子会看到一个临时搭建的草棚,草棚的稻草下有一个暗箱,里面有一些干柴禾和简单的粮食,若公子不嫌弃,今晚不如就在那里留宿一晚吧。等天亮了路好走再离开。”

“好。多谢。”

藏红尘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如此客气。

藏红尘朝密林走了几步,转身看到凤尘还站在原地,扬声喊道:“凤尘公子。”

闻声,凤尘沉默片刻,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朝藏红尘看去,像是明白他要说什么,凤尘温尔浅笑:“凤尘只想知道她笑的很天真、手段很阴狠,不想知道她在受什么罪。我闲游野鹤惯了,独自一人上路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包裹。”

藏红尘一阵沉默。

“ 纵然知道她会死?”

凤尘慢慢的收回目光,抬头看向被厚重的云层遮住的夕阳,若有所思的低喃:“我若留下,我怕我容不得她死。可我若不走,她不死,死的就是别人。”

“你狠得下心?”

凤尘复杂的笑着摇头:“所以才要趁现在离开。”

同一刻,密林内,岸边停泊的船上。

“天快黑了啊……”

云音盘腿坐在船头,青发披散在肩膀迎风飘舞。她慢慢的合拢腿,双臂抱住膝盖,小脸塞进臂弯小声碎碎念:“我不难过……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

晚风悠悠的吹来,雪花摇摇欲坠飘落到湖面化为雪水,湖面隐隐约约倒映出云音缩成一圈的身影。

没一会,随着夜色降临,越来越多的野兽往岸边靠拢,一双双幽绿的兽眼从草丛后散发出阴森的寒光,野兽吞咽口水的声音,在漆黑的夜晚令人毛骨悚然。

随着夜色越来越昏暗,森林中的野兽开始出动觅食,星空下久久回荡野兽嘶吼的咆哮声。

远在密林外的草棚内,一声高过一声的倒抽冷气的声音从里面飘出。

“嘶——啊……”

凤尘肩上挎着包袱,缓步走进草棚,草棚里,一个人靠坐在稻草上。

他似是伤了,凤尘走进一些,待看清楚那人是谁后,忍不住笑了。

只见,那人的手臂上露出几道沁血的伤痕,像是被某种动物的利爪抓伤所致,他的额头疼的挂满了豆大的冷汗,拿着止血散的右手哆嗦了许久,却还是不敢往伤口上撒。

他大概是怕血,害怕的眯着眼睛,僵硬的撇过去脸不敢看伤口,他又反复的斟酌了几次,终于下定了决心,眼睛一闭,牙关咬紧,颤抖的握紧止血散就往伤口上……

额……戳。

其实,他手臂上的伤本就不严重,但他眼睛不看伤口,药瓶的嘴儿在他的伤口上反复的戳来戳去,药粉没撒上去,反倒伤口被他给戳破的更加严重了。

这人也真逗。

凤尘实在看不过眼了,笑着走过去:“又见了……”

“哇啊啊啊啊!那啥那啥相见倍思亲啊!”剑心哭喊的叫着,冲上去一把扑倒凤尘:“你怎么在这里?算了这不重要,兄弟!”

剑心的表情太过严肃,害的凤尘也一惊一乍的:“我在。”

“你会上药吧?”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