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是唯一一条通往云湖的路。方才送我们离开的守船人,常年居住在船上镇守着这一片云湖。所以说啊,想进入云音的根据地,难啊……又或者……”

李烙顿了顿,冷笑一声耸了耸肩:“兴许就连我们见到的云阁,都并非是他们真正的根据地。如今的云阁倒更像是为某个人特地建立的铜墙铁壁。不过,我也就猜猜,毕竟,能让云音如此大费周章也要守住的人,我想不到这世上还能有谁。”

临近黄昏的时候三人这才走出了偌大的密林,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疲倦。回头望去,茂密的森林中,奇形怪状的植被上,树梢、树叶、乃至厚厚一层的落叶上都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响尾蛇、血红色的毒蜘蛛、埋伏的猎豹……

这片密林的可怕就在于它总是如此的安静。安静的令人颤栗。一旦这片宁静被叫声打破,那就表示,有人要成为那些野兽饱餐一顿的食物了。

“哄——”走出密林的同一刻,李烙手中的灯笼突然自燃。

“也不知道古云如何算计的,每次一踏出这片密林,灯笼便会自燃烧成一堆灰烬,连一点线索都留不下来。”

李烙拂去肩膀上的落叶,正欲开口,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他眯了眯眼,不着痕迹的挡在凤尘和李玟前面,待看到来人时,他先是愣了一下,复又笑道:“稀奇了。藏红尘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李烙公子,李玟小姐。”藏红尘清俊的脸上是病态的白色,灰色的衣裳挂在他清瘦的骨架上,他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包裹。

由于常年不与人交谈,导致他不善言辞,更加不会与他人交流,因此常把笑容挂在嘴边。笑对他而言不过是吃饭喝水,只是一个习惯而已,没有具体的意思,笑意更没传递眼底。

李玟贴近凤尘,香帕遮唇,漂亮的眼帘垂下,压低声音小声说道:“他是藏红尘。人称活阎王。云峰中最不受待见的人。”

李玟实意是为了提醒凤尘小心藏红尘,凤尘心中却另有一番感触。

眼前这个男子眼中一片空明,是真的无欲无求。干净的就如同一张白纸。

凤尘不等藏红尘开口,他便越过李烙兄妹,对着藏红尘打招呼:“藏公子好。”

藏红尘微微一愣,眼中快速闪过一阵错愕和无措。

二十七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称呼他为公子,将他……当做一个人来对待。

他好像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她唯独选了他给他送东西了。

藏红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这种局面,幸好凤尘又一次主动打破令人不自在的气氛,凤尘看了一下藏红尘肩上的包袱,温和的笑道:“藏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凤尘桃眸微微发亮,李烙兄妹诧异的对看一眼。

他们完全相信,从藏红尘嘴里说出任意一个地方,凤尘绝对会同他一路前往。 毕竟,凤尘此刻眼中的亮光太过灼热。他们三人相识几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凤尘有不一样的表情。

只是……

李烙兄妹同时心中闪过一个问题——这个藏红尘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能受得起凤尘如此待遇?

听到凤尘的话,藏红尘连忙递上包裹,这次脸上的笑容有了细微的变化:“凤尘公子此去怕是不会再来风国,无论公子是要去邻国的哪一个国家,此去路途遥远,小姐特地制备了一点盘缠,让我在此处等候公子。”

凤尘垂在身侧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

李烙古怪的和李玟对换个眼神,走上前打趣道:“呵!近日怪事可真多。云音居然会制备盘缠了?我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还学会了这项技能?”

“ 今日上午刚刚学会。”藏红尘面向李烙时,方才的拘谨依然消失不见:“上午小姐来找我,询问我,如果一个人要远行,除了大把的钱之外,还需要什么?”

“哈。这倒像云音的话。”

李烙瞄了一眼藏红尘肩上的包裹,轻轻的咬了咬唇角,眼睛微眯,心里一阵的不甘心。

他和云音认识了整整三年,怎么就不见她对自己这么上心过?

错了,她也不是不上心,只是她在乎的始终是自己身后的钱财。如果她能抛开这些,就算是给自己丢个啃过的大饼,他李烙二话不说也一定会双手奉上自己的一切,只要她一个真心。

想到这里,李烙猛地愣了一下,自己也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

真他妈的……

和凤尘不过遇到不到两天,连自己都想抛开钱财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李烙佯装欣赏夕阳,往后退了几步,实则是拉开自己和凤尘的距离。

幸好他马上就要离开了。

李烙低头扫了一眼袖子。

早知道此番变数如此多,前些日子他就不该托凤尘帮他带来一块列国的好玉。自己本想送给云音一个玩耍的玩具,可,一枚好玉是难得,但为了这么一块破玉损失掉了更加具有值钱的东西,那可不是个商人该做的买卖。

藏红尘缓声继续说道:“我告诉小姐如果远行的话,最适合携带银两和伤药,再加一些必要的衣物就够了。”

凤尘不自然的接住包袱,心中这股陌生的感觉还未理出头绪,沉甸甸的重量赘的他一阵失笑。

只是几件衣物和碎银两,哪里会这么重?

“不过,小姐似乎误会了什么,大概她以为公子若远足定会顾辆马车,所以才没有考虑包裹的重量会不会成为负担。”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