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一阵狂风席卷至餐桌,低头一看自己的碗里空空如也,云音倒抽一口冷气,气的小手一个劲儿的颤抖:“谁谁……谁偷吃了我碗里的东西!!说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吃吧。”古云随后落座,脸色冷的冻结了这一桌的空气。

“肯定是古月!”云音还在憋屈的碎碎念,明亮的眼睛通红,眼底布满了红丝线,像是刚哭过一样。

凤尘斯文的嚼着嘴里的嫩肉,无声的把自己的碗推到云音面前。云音两眼瞬间迸发出亮光!

五丝肚丝汤!!

光是闻到酸香的味道,云音都要留下口水了!!

在后厨时,看到那些人端出来这个汤品,她至少肉疼了整整一盏茶的时间,还以为自己错过了这道汤呢!

云音朝凤尘咧嘴一笑,埋头满足的大口大口喝汤。凤尘见她吃的开心,桃眸微不可查的掺入一丝极轻的笑意。

欢声笑语中,目不暇接的美食一盘接着一盘端上来,谁都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失,直到烟花领着人上来开始布置紫砂套壶准备温酒,他们才恍然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烟花研发的新菜品每桌只限一份,每份量又不多,因为她最清楚壮汉们的肚子饱了几成,今晚选的酒是如意长生酒,在初冬的夜晚饮用是最合适的,可以除风祛湿,疏通血脉,也可强筋壮骨。

等安排好温酒的东西,烟花朝自己的助手点了点头,示意她带人搬出其他的家伙,自己则扬声道:“今晚多加一样宵夜。”

环视一圈贼亮贼亮的眼睛,她风情万种的勾唇一字一顿道:“李烙公子带来的西北小羊仔五十只——烤全羊。”

“嗷呜——”一时间狼吼声不断,中间还夹杂着兴奋的口哨声。

“都还坐着干嘛?都麻利儿的滚去搬东西啊,还真让我的人把那些木炭和羊仔都搬过来,你们就等着吃啊?都大老爷们儿的,也不害臊!快点快点!正好活动活动消消食,等下多吃点!”

“好嘞——”

烟花一声令下,壮汉们搬火盆的搬火盘,搬羊仔的搬羊仔,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云音和叮当对看一眼,兴奋的从椅子弹起还没开冲,烟花玉指一抬,指住她们倆,妩媚一笑,眼中冰凉:“别人都可以帮忙,除了你们俩个小祖宗。”

“噗……”古月没良心的喷笑。

谁让她们倆每年都在努力的……帮倒忙。

“走走!搬餐具去。”古月好哥俩的拍拍古玉的肩膀。古玉面部表情的起身跟在他的身后朝后厨走去。古灵也和李玟说说笑笑的去厨房帮忙。古云则同烟花一起指挥着人摆放东西。

李烙靠在椅子上耸了耸肩。

没办法,他是玉树临风、耀武扬威、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活他可做不来。

云音气呼呼的坐回椅子上,李烙看了眼搬木炭的凤尘,眼中冷光微闪,冷哼一声撇开脸看向别处。

“这料子摸着果然比上一批的软啊。”云音摸摸叮当的袖子没话找话说,眼睛则准确无误的捕捉着凤尘的身影。

李烙送凤尘的那一套衣裳可值不少的钱,要是旁人穿着,必定十分的小心。可凤尘却一点都不在意,他怀里抱着一篮子木炭,黑炭在他的衣裳上蹭下一道道的污渍黑印,他却一点都不嫌脏。

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凤尘把篮筐放到烟花指的地方后,眉眼含笑的嘴里说着什么,边走过去帮忙。

云音在他的身上,一点都没有看出来世族公子的恶习和架子。

奇怪。

云音撇了撇嘴,心里有些委屈。

为什么他对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好说话,唯独对她总是充满着警惕和厌恶。

“哇唔!我去!这也可以?!”有人怪叫一声。

只见,不请自来的怪蛇缠住几十根果木威武的吐着信子,圆碌碌的蛇眼散发着得瑟的亮光,也要来帮忙搬东西。

凤尘笑着摇了摇头,轻声笑道:“没关系的。它不咬人。搬吧。”

“这叫……不咬人?”男子扭头看向同伴。

他们可都是见证过这条怪蛇厉害的人。

“搬呗,有这家伙的帮忙,倒省了几根几根的搬。”古月笑着走过去搬起一头,古玉走过去搬另外一头,两人一蛇搭配干活不累,这样一来一回显然要比其他人有效率的多。

“嘿嘿嘿……”云音捂嘴偷笑。

改天问问凤尘这蛇叫什么?总不能一直怪蛇怪蛇的叫吧。

搬完果木,凤尘同其他人一起到后厨帮忙,端着盘子走到院里时,他隐隐约约听到细微的呜咽声,像极了小狗的声音。

王大搬着东西见凤尘没跟上来,正打算喊凤尘,又听到同伴在前面鬼叫着催促,他骂了一声“兔崽子,嚷嚷个屁啊”连忙追了上去。

“呜呜呜呜……嗷呜……”

凤尘看了一眼走远的王大几人,寻着声音走出后厨的院子,穿过一个小走廊,在昏暗的墙角里,发现一只娇小的白狗,小狗的后腿被带刺的树枝卡住了,它嗷嗷叫着用力蹬后腿,可惜,它挣扎的越厉害,那些刺反而刺的更深。

“别怕。”凤尘蹲下身,手温柔的摸摸小狗的头,安抚小狗的情绪。

等小狗情绪稳定一点,他小心翼翼的把小狗的腿从树枝里抽出来,抱在怀里,又从袖中取出手帕,帮小狗包扎伤口。

包扎好伤口,凤尘轻手把小狗放在地上,

“嗷呜呜……”小狗欢快的卷起雪白的尾巴,好奇的黑色眼睛望着凤尘叫了一声,蓬松的小尾巴贴在后背顽皮的打个滚儿叫着跑远。

“比熊犬。”凤尘望着小狗消失的方向,低声轻喃:“倒是少见。”

这时,空气中飘来一阵阵的香气。

凤尘笑着端着盘子站起,心里暗自想着,看来他们已经开始烤全羊了,他们也真能折腾。等天亮,云老爷就该回来了吧?

想到这里,凤尘微微有些晃神,心里竟有些不舍,有些放心不下。

正在这时,一阵怪风倏然熄灭路边的灯笼,一道锋利的剑光从凤尘的身后快速逼近。

凤尘第一时间便敏锐的嗅到了院中多了一个人的气味,利剑刺来的一瞬间,他本能的朝一旁闪躲。

“啪——”盘子坠落摔在地上,在寂静的院子里发出一阵巨响。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