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后,凤尘坐在云音身旁,看着满足的大口大口吃饭的云音,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原来她说的是烟花的厨艺。

为这个恍然,凤尘桃眸淡淡的染上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

刚才还穿的衣不蔽体的烟花此刻换上了粗布衣裳,头发麻利的挽在脑后戴着灰色布巾,怀中抱着一个木桶,木桶上盖着白色的布,她一手拿着木勺,忙碌的穿梭在院中的十几个圆桌之间。

“烟花!!再来一碗米饭!!”

“我也要!!”

“还有我!!”

“还有我!!”云音嘴里的还没咽下,小手已经高高举起,圆碌碌的大眼直盯盯的勾住烟花木桶中热气腾腾的米饭。

凤尘看见云音嘴角的米粒,手鬼使神差的抬起,揪住袖子给云音擦嘴。

待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后,凤尘手僵了一下,懊恼的正欲放下,云音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使劲儿擦了擦嘴,咧嘴笑道:“嘿嘿嘿……谢谢!哇!!别抢我的饭!!烟花我也要!!”

凤尘默默的放下手臂,放在腿上的手有些微颤,抬眸朝云音看去,云音正两眼精光的往装米的木桶里看,卖力吞咽嘴里饭菜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凤尘的目光不自觉的又柔和下来。他拿起筷子伸进离自己最近的盘子里,夹了一块卖相不错的茄子,在他斯文的将茄子送进嘴里的过程中,原本还剩半盘的茄子眨眼的功夫,已经被同桌的人扫荡空了。

“小姐!来来!多吃点!你现在正在长个子!多吃点!不够的再喊我要。嘘,今天我可看了,少爷不在。来来!放心大胆的吃!”烟花挖了一大勺米。

云音来不及说话,埋头继续奋战,黑白分明的大眼偷笑着眨了眨眼,算是回答了烟花。

对面的古灵优雅的捏着帕子擦拭嘴角,玉手慢慢举起,看向烟花:“烟花,半碗。”

“好嘞!”烟花抱着木桶欢喜的绕过去。

古玉也默默的把自己的碗和古灵的碗并排放着。

凤尘咬了一口茄子,一时间,甜酸中夹杂着一丝微辣的菜汁瞬间勾起他的食欲,刺激了他的味蕾。

难怪……

凤尘埋头吃了一口米。

米粒白嫩,松软刚好,香甜可口,当中好像还透着一股奶香,显然,这并不是寻常可见的大米。

凤尘思索中,几个少女端上卖相极佳的菜色,熟练的退换掉已经空了的盘子。

偌大的院子里,十几个木桌木椅,熙熙攘攘嘈杂的叫声中,烟花抱着一桶桶的米饭来回穿梭着给所有人盛饭。美食当前,凤尘却忽然不敢再吃第二口。

这一刻,他居然快要忘记,这些为美食嬉闹争抢的人前几日还手刃鲜血,凶狠毒辣。

古月笑道:“吃啊,在云峰的饭桌上,可是不分长幼尊卑的!抢到手里的才是你的!没人让你!”

不善言辞的古玉认同的点了点头,舀了一勺鸡汤喝掉。

古灵余光若有所思的扫了凤尘一眼,默默的用膳。

“唔?少爷呢?”古月扒着碗里的米,吐字不清。

古灵优雅的捏着帕子擦拭唇角,不慌不慢的说道:“下山,迎客。”

“哦。”古月这一声应的敷衍,眼睛已被上桌的美食吸引住:“冰糖血燕!!我最爱这个汤!!不枉费我在云阳城折腾了整整一天啊!叮当叮当!快吃!”

古月扭头看到空荡荡的椅子,恍然拍头:“哦哦,忘记了,她今天做实验,几天内是不会出来了!那谁谁!给叮当送去一碗!她最爱喝这个!”

“是!月公子。”

“对了。”古月勾头邪恶一笑:“别不舍得!多放点糖!她爱吃甜的!”

“啪!”盛饭的烟花听到他的话,一巴掌打在古月头上,凶神恶煞的眯眼:“你说什么??多放点糖??你知不知道厨房的糖可是老娘辛辛苦苦托人从列国运回来的!人力物力加起来那可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嘿嘿嘿……”古月讨好的朝烟花笑笑,张嘴正欲开求饶,见烟花伸过来手就要收自己的碗,他立马护住碗跳到椅子上尖叫道:“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天知道饭桌上,烟花才是老大!

就是小姐都不敢轻易得罪烟花啊。

没办法,谁让他们嘴都被烟花养叼了,外面的饭菜根本没有办法和烟花做的比,就是一盘平淡无奇的豆腐,经过烟花的手,哪都能化腐朽为神奇。谁敢惹到烟花,那可是和所有的人作对。

咳咳咳……

因为烟花一生气,所有人都得饿肚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