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一阵清幽的琴声从凤尘指尖生出,古灵惊讶的回头看向凤尘。

是自己刚才随手乱弹的曲子?

不。不对!

他居然在自己曲子的基调上,融进去了他自己的东西。不同于自己的茫然,听似一样的曲调在他的指下演绎出一种飘逸,似明月清风,时而清越,如玉泉倾斜,时而激烈,如万马奔腾。

同样的一首曲子,却因为抚琴者的修养和心性的不同,弹奏出不一样的意境。难怪这么多人对他充满着好奇。

怎么能不好奇?

旦旦一条是小姐的未婚夫,就足够引起所有人的好奇心了。

古灵的目光从风尘肩膀上一晃而过。他还穿着自己的衣服,肩膀处裂了一个口子。

昨晚古云如此试探他,他居然还能如此淡定。

这一条又怎能不令人好奇?

这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太过恬淡的温暖,反倒令人无法猜透他的喜怒。

随着琴声渐止,古灵收敛了心中的想法,正欲开口,一阵诡异的“嘶嘶”声音方才被琴声压住,她一时间居然没有察觉到。

古灵警惕的侧身挡在风尘身边,循着声音朝亭外看去。

凤尘按压在琴弦上的手指微不可察的颤了一下,桃眸微微染上一抹惊喜。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越来越响,古灵用内力吸起地上的落叶夹在指尖。

风尘注意到她的动作,环视一圈亭外四周,心中暗暗得了一个结论,果然,云峰上的人内功修为都令人敬服,这里岂止只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是它?”古灵惊讶中带着一丝无奈。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七彩石鸾小路上惊现一条长至一米五左右的怪蛇,蛇腹是雪白的颜色,蛇身通体黑色中夹杂着两三个白圈。这蛇是前年小姐下山在拍卖会上买得的。

这蛇也奇怪,幽深的黑色眼瞳极具灵性,却也顽皮。毒性也极大,运回来的一路上,咬死了两个功夫不弱的下人,小姐起初还有性子驯服它,后来,小姐听说古玉在做一棵假的木棉树,便跑去打下手,慢慢的,就把它给忘了。

一年前,看守这蛇的下人离奇死亡,蛇也不知去向,当时所有人都在忙别的事情,也没人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也就随它去了。

不想,它居然还在山峰。

古灵心里估量着怪蛇的体积似乎又大了一点,并未发现蛇的嘶叫声中透着一丝欢快。

凤尘不慌不忙的起身,越过古灵,朝亭外走去。古灵看了看蛇,又看了看凤尘,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凤尘的举动,选择静静的看下去。

月牙湖边上,藏在树上的云音好奇的瞪大眼睛,藏在手中的银针散发着阵阵寒光。

忽见怪蛇似乎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快速爬到凤尘身边,朝凤尘受伤的手臂张开血盆大口。

云音正要动手,谁知下一刻怪蛇居然乖巧的合上嘴巴,扁扁的蛇头舒服的在凤尘的手臂上蹭蹭,像是在……

撒娇??

古灵惊讶的拧紧眉头。云音则暗暗的放下玉手,将银针藏在袖中,慢慢的扶着树站起,笑眯眯的锁住凤尘,眼中的玩味引来凤尘的抬眸。

凤尘抚摸怪蛇头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

没有等到凤尘的抚摸,怪蛇委屈的嘶叫着,光滑的蛇身绕着凤尘欢喜的转了两圈,最后,乖顺的在凤尘的左侧盘成盘,舌头直勾勾的仰视着凤尘,吐着芯子。

一蛇一人。同样直勾勾的目光,一个具有讨好,一个则充满着掠夺。

古灵顺着凤尘的目光看过去,待看到藏身在树上的云音时,唇角不自觉的裂开一抹笑意,抬脚的瞬间,脚却僵住。

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没有武功的凤尘,居然敏锐的察觉到了小姐的存在??

是巧合?还是……

古灵若有所思的看向盘在凤尘腿边的怪蛇。

这条怪蛇似乎认得凤尘?怎么会?可是怪蛇对待凤尘的态度,分明就像是臣服在主人脚下的宠物一般?

凤尘……

没落的凤家少主……

古灵秀美微微蹙起。

这个人远远没有他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如此温和的一个男子,怎么会驯服一条连小姐都无可奈何的毒蛇?

半炷香后。

云音高兴的两眼散发着亮光,一蹦一跳跟在凤尘右侧。

“呐呐!刚才你见到的那个是古灵,是不是超美的?”

凤尘的左侧则被怪蛇占据,光滑冰冷的蛇身在地上蠕动爬行,蛇头到凤尘腰侧的高度,如果不是有人刻意训练过,蛇的本性是贴着地面爬行,只有受到威胁时,才会故意支起庞大的身躯,企图在气势上威慑对方。

见凤尘温柔的抚摸了一下怪蛇的头,以示奖励,云音眨了眨眼,立马也将头伸过去。

凤尘桃眸扫了她乌黑的秀发一眼,目光在她红色的发带上停顿片刻,继续往前走。

“切!小气!”云音撇嘴嘟囔一声,快速追上去,没一会就忘记了刚才被拒绝的事情,欢喜的继续嚷嚷道:“昨晚你见到的那个很可爱的……呃……就是很容易被骗哭的那个是叮当,她可是很厉害的。另外一个,你在外面见过的。那个是古月。还有昨晚的那个是古云。不过大家都习惯叫他少爷。”

玉指戳了戳鼓鼓的腮帮子,两眼眯成了一条缝隙:“我是云音。云音。你要记得我。记得我是云音。”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