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三楼的灯笼烛光昏暗,而院中的灯光又太过明亮,因此他看的并不太清楚。只隐约看到藏在黑暗中的风铃一闪一闪,折射出诱惑人心的亮光。

不知为何,凤尘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好似他一直排斥的东西正在一步步向他靠近。但,那是什么?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凤尘公子。”古云清冷的声音打断凤尘的沉思。

凤尘收敛了所有的心思朝古云有礼的低声问道:“不知云老爷此刻可在府中。虽然在下的请求有些唐突,不知云老爷是否能见上一见?在下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见云老爷一面。”

古云锐利的目光看了凤尘许久,冷冷问道:“何事?何时?”

“此刻若能拜见是再好不过了。”凤尘从怀中掏出订婚信物:“还请古云公子代为传达,凤家如今衰败不堪,凤尘自知无法给云音小姐幸福,凤尘实在不愿拖累云音小姐,云音小姐气若幽兰,又是云老爷掌中的金枝玉叶,值得拥有更好的归属。”

“云老爷不在。”

凤尘再次奉上铜钱:“那有劳古云公子先代为收下此物,等风老爷回来,再麻烦古云公子代为转交。凤尘实在不敢高攀云峰仙地。小生这就离去。”

“‘气若幽兰’这四字似乎并不太适合我家小姐。用在古灵身上倒还说的过去。”古云冷声道:“至于更好的归属,我家小姐自有她的想法。至于你。”

顿了顿,古云若有所指沉声道:“只要记得凤家祖训就好。你一日是凤尘,一世都是凤尘。至于其他,既然舍下,便彻底放下。至于你的去留,今日小姐已经睡下,我只是一个下人,无法答应你什么。凤尘公子,这边请。”

古云推开三楼的一间厢房,对着凤尘冷冷说道:“云峰从不养废人,因此,并无任何佣人可供凤尘公子驱使。还望公子见谅。我就在你的隔壁,若凤尘公子有任何需求,尽可来找我。”

等古云走进隔壁的房间,凤尘关上房门,桃眸中的温笑渐渐消失不见,低眉扫了一眼衣裳,他落寞的叹了一口气。

这衣服……只怕是不能再穿了。

翌日,凤尘并未穿上古云早上送来的衣服,他与云音的房间刚好是斜对面,门一打开,便看到挂在云音门口“叮叮铛铛”清脆作响的风铃。

那是凤尘二十年来见过的最可爱最精致的风铃。

风铃主体为一条木形拼鱼,中间四个鱼骨写着“岁岁今朝”四个汉字,反面是对应的奇怪的象形文字。鱼嘴衔一枚铜币,寓意招财进宝,年年有余。鱼尾串有一铃铛随风摇摆。

风铃的颜色很特别,蓝红紫三种颜料晕染勾勒出的颜色泛着古旧,手法出奇而大胆,大有一股东巴族的少数民族风格。

这时,恰好一阵风吹过,鱼骨翻到另外一面,这次风尘看清楚的,那奇怪的象形文字确实是东巴族常用的字样——“夜明文淑”。

夜明文淑??

凤尘诧异的拧了拧眉。

世人竟然还有人记得她?

这个风铃看上去有些年月了,而东巴一族唯有如今的帝国丁家才能做出如此绝妙的饰物,说来,丁家的少爷真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手工天才,只可惜,天妒英才,丁家少爷在二十年前的一场暴风雨中不幸遇难,丁家的绝技只怕是要失传了。

凤尘惋惜的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关上门,正想着待会该怎么和云音告别,刚走几步,忽然看到对面镂花雕琢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打开。

如今已经是十月底,院中的木棉树却依旧绽放着艳红的花朵,满树的火红在院中绿色植被的映衬下,美艳十足。

一支木棉花伸至云音窗前,打开的窗户内,云音乖乖的坐在梳妆台前,朝着铜镜内倒映出的人影不知在说些什么。

她的身后站着为她梳发的古云,缠着纱布的右手丝毫不影响它的灵活,一双大手轻柔的梳理着云音并不长的发,修长的手指拢起乌黑的秀发。

不知不觉中,萦绕在古云身上的冷漠消减几分,他熟练的拿起梳妆台上的黑色发带,却被云音调皮的抢了过去,随手拿起一个红色的发带在空中扬了扬,古云大概早见惯了她的小动作,接过红色的发带为她绑发。

凤尘脚步变得迟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