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凌伊诺给北辰皇拜年!”让北辰皇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东凌的来人竟然是东凌的七公主,东凌伊诺!只见她一身浅绿色棉衣裙,头发随意披在两肩却一点也不凌乱!在她的身后是两位胡子发白的老者,显然在东凌的地位不凡!

“没想到东凌来的竟然是七公主,真是失敬,快快入座吧!刘使臣也入座吧!”北辰皇惊讶的说

“多谢北辰皇!”两位来使道谢,双双入座!

“好了,时辰不早了,开始吧!也让东凌和南越的两国来使瞧瞧我们北辰的风采!”北辰谷见他们落座后,便吩咐说。话语中暗暗告诫各官员要小心谨慎!

声音落下,玉龙台上最先响起了琴声!这并不是某个官员女儿的献艺,而是宫中的舞女!等到每个人的兴致都上来时,才是那些官员女儿的舞台!

一支舞蹈下去,日头已经在正中,嫣然是中午了!梁云诺和同桌的小姐们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你们猜,今年的头魁是谁?”说话的是尚书府的嫡亲小姐,卫家珍!

“还能有谁?除了右相的女儿曲思梅,还能有谁可与她争夺?”答话的是卫家珍的好友,御史的女儿柳梦琴!敲了敲邻桌的邻桌一眼,笑着说!

卫家珍看了看那边的曲思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也没说什么,看到了同桌上正在对付美食的梁云诺笑着说:“梁小姐,听说你和易伯爵在初春成亲?”

梁云诺看看卫家珍,皱了下眉笑着说:“正是!”

“那梁小姐可有和易伯爵见过面?”卫家珍又问,听得在座的女子都看向梁云诺!

梁云诺一听这话,不觉笑了!古代女子定亲之后是不能未婚夫见面的,卫家珍这么问,如果她说见过,那么在座的人,明面上不说什么,暗地里谁知道说些什么?

“对了,我前些日子出门似乎见到了太史府上的方大公子,你们猜他去了哪里?”梁云诺没回答卫家珍的话,反而提起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

虽说是不相干的人,但在座的人都知道这太史府上的方公子方清扬是卫家珍的未婚夫!

“去了哪里?”柳梦琴见卫家珍想问又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替她问了出来!

梁云诺看了一眼桌上的人,笑着说:“那当然是所有男人都想去的地方了!”

全桌哑然,所有男人都想去的地方?男人想去的地方....那可得让人好好沉思了!

看着被自己钓上胃口的一桌人,梁云诺不仅微微一笑。不过却感觉侧面有一道不舒服的目光看去,正好是卫家珍。不用想为什么就知道,方清扬是她的未婚夫,没有一个女子是希望自己未来的男人是一个不务正业得人,尤其是古代!

“所有男人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偏偏全桌人最小的就是姑寒竹,她不懂到也属正常,只是谁让她是梁云诺的表妹?她这么一问,在外人看来倒成了这俩人一唱一和,在唱双簧呢!

梁云诺一笑,答道:“当然是....梦阁楼了!”

“啊,原来是梦阁楼啊,怪不得呢,前些日子梦阁楼又推出了好几个新花样,弄得我心痒痒的也想去,可是父亲硬是把我拘禁在了家里!”姑寒竹恍然大悟,接着苦恼的说

这么一说,全桌人也都了然了!

梁云诺说的梦阁楼,是中域人在北辰开的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据说只要人一进去那里,就不愿意出来了!因为那是梦的世界,只要是你想要的,那里都会为你编织出来!

所以,不管是男人或者是女人,都想去那里一式,但相比较而言,还是男的去得多!

“我还以为方公子去的是什么烟花柳地呢,原来是梦阁楼啊!”在梁云诺一旁的女子笑着看了卫家珍缓和的脸说道

“呵呵,不是梦阁楼,还能去哪?”梁云诺掩嘴一笑,反问在座的人。

“就是,梦阁楼那么好,方公子不去那里还能去哪?”姑寒竹附和道,完全不懂得什么是烟花柳地,就是梦阁楼也是听自己哥哥说起的,而且还没去过一次!

在座的人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冷了场!

只是玉龙台上的笛声,唤起了她们的注意!

“曲思梅上台了,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让她得头魁!”桌上的一个女子说

“往年差不多都是她,今年应该也不会错了吧?”另一个说

梁云诺看着台上风姿尽显的曲思梅,笑了笑没说什么,她现在只想到时候她的话剧团能一镇八方!

“北辰皇,今日我们东凌也带了一支能歌善舞的舞队,让北辰皇也看看我们东凌的舞姿!”东凌伊诺看完曲思梅的一曲舞蹈,随即便向北辰谷说

“好,朕也瞧瞧东凌的舞姿!”北辰谷笑着点头!

随着北辰谷的语气落下,玉龙台上又热闹起来!十几个美女在台上共舞,看得人眼花缭乱!不过却丝毫不降低台下人的看它的兴趣!

“珍姐姐,不知道你一会儿要表演什么?”柳梦琴看着台上的舞蹈,笑着问卫家珍。

卫家珍笑着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梁云诺看了一眼卫家珍,等到她演完,就是自己的话剧团了!

梁云诺无聊的到处看,当扫到高堂之上的一排人时,觉得北辰谷右边的北辰轩平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表姐,怎么了?”姑寒竹看梁云诺一直盯着高堂上面的人看,不禁好奇地问

“寒竹,皇上右边的男子是谁?”梁云诺小声问她

“他?”姑寒竹看去,还没回答卫家珍就抢先了一步:“他你们都不知道?他就是我们北辰的太子,北辰轩平!难不成梁小姐想做太子妃?”

梁云诺眯了眯眼,看她!笑了:“卫小姐,说话要先斟酌二分才能说,不然,在这皇宫里怎么熬过御宴?”

这个卫家珍三番两次的排挤她,还真当她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