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儿你放心吧,过完年我们一定平平安安地回来!”梁云楠笑着说

梁云诺也笑,铃木青兰看到后欣慰的说:“你们兄妹俩最要好,来快吃饭吧!”

梁家过年前的最后一顿晚饭吃的有点慢,等到下人把饭菜撤下去后,天色已经深黑了!

梁伯清向梁云诺说:“诺儿,听你娘说你要在开年御宴上夺魁退婚?”

“嗯,是的!”梁云诺顿了顿喝茶的手,点头!

“诺儿,你一定要在御宴上夺得头魁,让皇上退婚!”梁云楠笑着说

“那哥哥要为加油哦!”梁云诺调皮的说

“那是自然!”

“诺儿,你若真不想嫁那易温阮,到御宴的时候得了头魁也不见得皇上会同意你退婚!”梁伯清皱眉说

梁云诺听到梁伯清说的,顿时急道:“不是说,在御宴上只要夺头魁,皇上就会答应魁主任何要求吗?难道他想食言?”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我也看不出来,我只是觉得皇上定然不会同意!如果到时候同意那么久万事大吉,如果不同意的话....”梁伯清说出了两种可能,但后面却没再说!

“爹,皇上不会舍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承诺于不顾,也要阻止诺儿退婚吧?”梁云楠起身对梁伯清说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皇上已经想瓦解我们镇国府了,不同意诺儿退婚也在情理之中!”铃木青兰也说

梁云诺听着几个亲人的话语,一时间苦瓜脸又上来了!如果那北辰老儿不同意的话,那么她现在所做的事不就白费了吗?

梁伯清看了眼垂头丧气的梁云诺在怀里拿了点东西说:“诺儿,这个你拿着!”

梁云诺接过,很纳闷这是什么东西!就打开了,包裹着的却是一个半块玉石!不,该说是半块玉印!

看到东西后,梁云诺正纳闷梁伯清为什么给她坏了的玉印时,铃木青兰却失声的说:“老爷,你怎么把它拿出来了!”

“只有这个东西才能让皇上同意!”梁伯清看了看梁云诺手中的玉印说

“可是,如果把它交出去的话,我们镇国府就是他为刀俎,我们为鱼肉,任人宰割了!”铃木青兰激动地说

“现在不也是这样吗?”梁伯清反问

铃木青兰没再说,只是梁云诺却不明白了,听着他俩的对话似乎这半块玉印很重要!

“爹娘,这玉印?”

“诺儿,你无须知道这么多,只要皇上不同意,在御宴上你就把它放在纵目之下!相信他会为了这玉印而答应你的!”梁伯清对梁云诺说!

真的么?看着手里盈盈发白的玉印,总觉得如果把它交出,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

城南一角....

“任务失败,这是上次的定金!”一个男声响起

“你不是说能成功么?怎么失败了?”又一个尖锐的女声说

“本来是要成功了,但后来出现了一群白衣人,我险而又险的才逃出来!”男声有点温怒。

“真是没用,这次的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不然我家主子也只好灭口了!”女声不屑的说

“这点规矩我还是懂得!”

“那就行,我先走了,你小心点!”

第二天,梁伯清和梁云楠启程!

铃木青兰和梁云诺出城相送。

早上,送走出征的梁伯清,梁云诺便匆匆去了城外别院!

“小姐,你还要出城啊!”看着急急忙忙拿这拿那的梁云诺,秋儿不禁头大!

“秋儿,快帮我拿着!”没理会秋儿的问话,转首把手中的一摞书放到了秋儿怀里!

“小姐,你不会是想在那里看书吧?”看着怀里的书,不可思议的问

“你干嘛那么多问题啊?不是说了吗?到时候就知道了!”梁云诺收拾了一沓写着字的纸,就上了马车!

“小姐,你不怕再遇到....”秋儿跟着上车,担心的说

“嘘!!”梁云诺赶紧叫停“你要死啊?别把昨天的事说出来,不然我就惨了!”压低声音对秋儿警告!

秋儿赶紧捂嘴,小心的看了下四周,点点头!

到了别院,梁云诺就对昨日买的奴隶说:“现在你们报上自己名字吧!”

奴隶们听到便面面相视!梁云诺看到他们这样不禁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小姐,他们多半没有名字,为的就是进入大户人家时,好取名字!”梁云诺身后的秋儿说

囧!肿么还有这规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奴隶说:“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就给你们名字!”

“你们四个,就叫春风、夏雨、秋叶、冬雪吧!”想了一下,指着站在一边的四个奴婢说

“是!”那四个奴婢施礼,应到!

“你俩,就叫梁罗、梁明吧!”看向另一边的两个奴才说

“是!”

还有最后一个奴才梁云诺看他说:“我记得,你是秋儿的弟弟吧?”

小元一听,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梁云诺身后的秋儿低下头:“是!”

“那你就用你自己的名字吧!”梁云诺起身说

“是!”

梁云诺在院子里转了两圈,看着院子还算干净就说:“我把你们买进来是想要你们帮我演一场戏!”

几个下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懂梁云诺的话中意!秋儿也不明白梁云诺说的什么!

梁云诺看到他们疑惑就说:“你们都看过唱戏的吧?即使是没看过,也听说过吧!”

几人点头,那是他们最想看的了!

“那好,现在我就要你们唱戏!”梁云诺笑了笑说

下人们惊了,包括秋儿!

“小姐,我们不会唱啊!”冬雪为难的说,冬雪是之前梁云诺第一个买下的奴婢!

梁云诺看她:“那你们可认字?”

在奴隶市场梁云诺问得问题包括识不识字!

“识得一点!”冬雪点头!

“那就是了!这个你们拿好,不懂的问我!”梁云诺让秋儿把之前拿的一沓纸分成了几份!分给了他们!

几人拿在手里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却看不懂里面的意思!

“好了,你们看看吧!一会我就教你们怎么演!”梁云诺转身进了屋子!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