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中的梁云诺没做好,一个踉跄便撞到了侧壁,秋儿忙扶住她:“小姐,你没事吧!”

梁云诺坐好摇头说没事!

秋儿扶好梁云诺,就问外面的车夫:“六叔,怎么回事?怎么停了?”

“有....有人...拦...拦路!”外面的车夫结结巴巴的说

梁云诺皱眉说:“我看看去!”说着就撩起车帘想看看外面怎么了!却不料看到了一群拿着亮闪闪刀的蒙面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梁云诺脑中突然闪现出下午在湖边看到的那一男一女说的话!

“上!”没什么过多的话语,看到梁云诺出来,那群人就拿着刀刺了过去!

梁云诺心里那个不爽啊,怎么刚到这里就要经历被杀?她到底是得罪谁了嘛!看到逼近的蒙面人不由得紧张了,抓住车夫就向车里钻!

“小姐!你怎么把六叔带进来了?”在车里的秋儿还不知道外面的事!

“外面有杀人的!”车夫颤抖的说

“什么?”秋儿惊了,这可怎么办?

梁云诺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总不能刚到这里,就香消玉焚吧?

正想着,却发现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那些蒙面哥们怎么还没到?难不成还要搞搞紧张感?

想着便好奇的挑了一点帘子,秋儿却紧张的不得了!以后坚决不能再让小姐自己在外面了,如果能活着进城的话!

梁云诺挑了帘子一看,哪里还有什么蒙面哥啊,清一色的白衣卫!

梁云诺嘴角抽了抽,这是要闹哪样啊?刚刚是蒙面哥,现在又换成了白衣卫!难不成这些杀手也想换换不同颜色的衣服杀人?

出了马车,正看到左侧一个像头头的人,就壮着胆子问:“你是谁?”

那人瞟了一眼梁云诺淡淡地说:“救你的人!”

梁云诺一副囧样,还没遇到过这么冷的男人!哦了一声,说:“小女谢过公子的救命之恩!”虽然还没经历什么紧张感!

“只是恰巧也进城,遇到了便出手了!”男子看都不看梁云诺转身就走!

“还不知道公子的名字呢!不然日后怎么向公子报恩?”梁云诺心里那个尴尬啊,这个冷面男是得了表情症了么?有点表情能死啊?

“你不必知道!我们走!”酷酷的甩了梁云诺一句,便骑马想着城门赶!

梁云诺在后面对他皱了皱鼻子,不就救了我一命么?至于这么高大上啊?心里抱怨完,回车内说:“好了,外面的麻烦解决了!六叔,我们走吧!”

“是!”车夫出去,再次驾车向着城门走!

“小姐,你可担心死我了!外面的人是小姐....”秋儿担心的说,刚刚小姐突然出去,她想要跟出去却被小姐死死地按在车内!现在小姐总算平安了!

“哪有可能?我又不会功夫,是另一群白衣人解决的!”梁云诺解释说

“白衣人?”秋儿不明所以!

“嗯,那白衣头头也不说他是谁,所以我也不知道!”梁云诺点头,想到那白衣头头冷冽的面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小姐,以后不许你再这么出来了!”秋儿没再管什么白衣人的事,却又管起了梁云诺的事!

“秋儿,回到府里,别和老爷夫人说我们遇刺的事!”梁云诺想了想对秋儿说

“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啊?”秋儿见她并不理会自己的话,不由得气愤!

“听到啦,不过我说的你也别说出去,知道吗?”梁云诺胡乱应下,不过却郑重的对秋儿说刺杀的事!如果让爹和娘知道,那她就不能出城了!那她的计划也就随之泡汤了!

“为什么?”秋儿不解,为什么小姐要对老爷夫人隐瞒刺杀的事!

梁云诺应付说:“你就别问了,管好自己的嘴就行!如果你要说出去,就别在我身边了!”

“是,知道了!”秋儿应下!

镇国府!

看到天色不早了,梁云诺却还迟迟不回来!铃木青兰那个急啊,正要让人找找梁云诺,跑来个奴才说:“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可算是回来了,领我去见她!”铃木青兰松了口气,提着裙子就跟着跑来的奴才去找梁云诺!

“是!”

梁云诺下了马车,正想着怎么和父母解释回来晚的事!却看到正往这里来的铃木青兰,心中暖暖的,有人惦记真好!

“娘,你怎么来啦!”上前挽住铃木青兰笑着和她往院内走!

铃木青兰看到自己女儿好好的,心里的石头就彻底放了下来!

“我不来,你是不是就不回来了!”铃木青兰嗤怪说

梁云诺一笑撒娇说:“哪有可能?家里有娘亲在呢,诺儿怎么能不回来啊!”

“你啊,以后不许在外面逗留这么晚,知道吗?”铃木青兰拿她没办法,却又嘱咐说

梁云诺听到头点的和招财猫的手一样:“嗯嗯,遵命!”说着还行了一个军礼!

铃木青兰被她的举动逗乐了:“好了,你爹今天被皇上召见,明天就要带着你哥去边关了!今天晚上好好陪陪他们!”

梁云诺一听,笑着的脸瞬间就僵了:“边关不稳定吗?”

铃木青兰叹了口气:“我一个妇人家也不好多过问他们男人的事,只知道明日就要启程去边关了!”

梁云诺皱眉,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到了客厅梁伯清和梁云楠已经在饭桌上了!

“爹,我听娘说,明日你和哥哥就要去边关了?”梁云诺坐下后就问

梁伯清点头:“嗯,今日早朝过后皇上就把我召近内殿,说边关有西蒂的军队出没!”

这个时候是冬天,正是冷的时候!西蒂不会这么傻吧?大冬天的出兵!冬天正是粮食紧缺的时候,梁云诺记得在前世春秋时期的战争,一般没有在冬天打仗的!

那么,这个时候北辰皇把梁伯清和梁云楠调到边关是什么意思呢?

“爹,哥!到了边关要好好照顾自己!”梁云诺想了想没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她怕万一边关真的有战事,梁伯清再不去的话,就落得个抗旨不尊的罪名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