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看表姐你啊!”姑寒竹嬉笑地说

“顺便捉弄我一下是吧?”梁云诺不满的补充说

“哪有啦,是真的啦!”姑寒竹忙辩解!

“行了,不和你闹了!姑母也来了吧?”梁云诺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嗯,我娘在舅母房里呢!”姑寒竹点头也起身和梁云诺并站!

“那我过去看看姑母!”梁云诺转身说道

“嗯嗯,我娘说好长时间没见表姐了,也想见见表姐呢!”姑寒竹笑着点头!

“寒竹,那我们过去吧!”梁云诺建议!

姑寒竹笑着点头,跟随梁云诺去往铃木青兰所在的院子——华秀苑!

只是刚走到华秀苑的门口,梁云诺他们就看到要出来的铃木青兰和梁琴香!

梁云诺看到出来的梁琴香就忙施礼:“诺儿给姑母请安!”

“诺儿,你就别费这些虚礼了,都是一家人,这些就用不到了!”梁琴香笑着对梁云诺说

“虽然说是一家人,该有的还是不能缺的!”凌木青兰笑着说了一句!

“对呀,姑母,怎么样都不能失了礼数!”梁云诺应道

跟在梁云诺身后的姑寒竹跑到梁琴香身旁说:“娘,表姐听到娘也来了,就吵着要来看你呢!”

梁琴香听此,嘴角的笑意更浓:“诺儿这丫头就是懂事!”

凌木青兰笑着不说话,显然很受用!

一群人边走边说话,笑语连连!

走到后院的亭子,一群人便进去坐下!坐下后就有丫鬟上前放茶,放点心!

落座后梁琴香说:“嫂子,诺儿的事还没有解决好?”

“你哥他.....”凌木青兰没再说,打了个唉,没再说,端起了茶水!

梁琴香看了一眼正喝茶的梁云诺说:“嫂子,每到开年的时候,皇上都会在宫里设御宴,邀各大官员和家属去宫里赴宴!这赴宴可少不了热闹的!”

凌木青兰听后两眼放光,看向梁琴香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梁云诺狐疑的看着这俩长辈,不知道她们话语里卖的什么关子!

悄悄捅了下一旁正吃点心的姑寒竹问:“舅母说的御宴是怎么回事?”

姑寒竹咽下吃的点心,又喝了口热茶舒服的呼了口气说:“就是过年的时候皇上都会在宫里摆宴席和里城的各大官员一起过年!”

梁云诺若有所思,再问:“然后呢?”

没等姑寒竹回答,那边凌木青兰就说了出来:“御宴的时候,有女儿的官员家属会在玉龙台上表演自己最拿手的技艺!”

梁云诺眨眼,各官员的女儿上台表演?这是过年呢?还是给皇上相亲呢?

梁云诺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便专心的对付石桌上的茶点!

凌木青兰见自己女儿和没事人一样,不由得急了一把:“诺儿,你怎么没反应啊?”

梁云诺无奈的说:“不就一个御宴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北辰皇变相的给自己纳媳妇,她有什么好说的?

“表姐,你可要知道!御宴上得了头魁的女子皇上可是要无条件的答应她一个要求的,表姐你不是不想嫁给易伯爵吗?那御宴的表演就是一次机会啊!”姑寒竹不失时宜的给梁云诺扔了个深水炸弹!

梁云诺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之前愁的和猴烧屁股似的,现在却被这样无声无息的解了!

死灰复燃的梁云诺再次精神抖擞了起来!问:“那我要怎么办?”

凌木青兰看她来了兴致忙说:“诺儿,离开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趁着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练习琴棋书画,还有刺绣等女红!等到御宴的时候好一展身手!”

梁云诺一听就蔫了,在座的几个亲属不知道现在的她几斤几两,她自己可知道!

别说琴棋书画了,就是最简单的十字绣她都不会,就几个月的时间,怎样学都超不过那些从小就学的小姐们好不好?

可是,如果不在御宴上得得头魁的话,那么她就必须嫁给那个易温阮!

怎么办啊?难不成刚要有点希望就又要绝望了吗?

梁云诺在一旁苦苦的思索着办法,那一边凌木青兰和梁琴香已经讨论起姑寒竹的哥哥姑燕明的婚事了!

第二天,梁云诺对铃木青兰说:“娘,咱们府外面有院子吗?”

铃木青兰狐疑问:“诺儿,你要做什么?”

“娘,你就告诉我嘛!”梁云诺对铃木青兰撒娇!

铃木青兰拿她没办法只好说:“在城外到有一处,不过你爹嫌那里偏,就没叫人常过去打扫!现在那里应该是满地仓夷了吧!”

梁云诺听到不由得喜上眉头,忙说:“娘,你快把那院子的钥匙给我!”

“你要做什么?”铃木青兰不由得疑惑!

“给我啦,反正那院子不用,我就暂时接收了吧!”梁云诺拉着铃木青兰的袖子,撒娇的说

铃木青兰无奈,走向柜子旁从一个抽屉里拿了一串钥匙,又从这串钥匙里拿了一把!

“拿好喽,别弄丢了!”铃木青兰把钥匙放在梁云诺手里,嘱咐道

“嗯,知道了!娘,你有没有钱?”梁云诺把钥匙放进衣袖里,问铃木青兰。

“这个月的钱花完了?”铃木青兰走向梳妆台,从一个盒子里拿了几锭银子,给了梁云诺!

“嘿嘿!还是娘最疼我!”梁云诺把银子捧在手心里,感觉沉甸甸的,顿时心里也有种充实感!梁云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守财奴,但是一感觉钱多,心里就特别的舒服!

“你呀!”铃木青兰笑着说了句

“娘,我出去一下!中午就不回来了!”梁云诺说着就往外走,根本不等铃木青兰的下一句!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