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回去吧!御医回来后朕会第一时间让人通知你的!”北辰谷挥手说

“是,皇上!臣告退!”易杰施礼后退出了北辰谷所在的养心殿。

等在外面的易温阮看到易杰出来上前问:“父亲,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一切等御医诊断完再说!”易杰皱眉

“这...”易温阮只说了一个字便没再说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着,易杰自己率先走在前面!

易温阮看到易杰走了,也跟了上去!只是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什么!

御医在镇国府回到皇宫,如实把情况告知了北辰谷!

北辰谷挥了挥手让御医下去,自己在榻上独自沉思!这个梁云诺果真是失忆了?

在梁云诺来到镇国府的第四天,一太监到了镇国府,是皇上身边的公公----班林!

“公公近来可好?”梁伯清笑问

“劳将军挂念,咱家很好!”班林端起一杯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如此甚好,不知公公此次前来是有何事?”梁伯清点头问

“东凌的二皇子携七公主来到了我们北辰,皇上下令四品以上的官员明日去宫中赴宴,为东凌二皇子助兴!”班林简单的说了说

“原来如此,有劳公公了!”梁伯清起身说,同时在班林手中出现一个荷包!

班林摸了摸,起身笑说:“将军这是何意?”

“一点小意思,公公且收下!”梁伯清说道

“那咱家就收下将军的好意,宫中事务繁多。皇上那里咱家不敢多离,所以就不便多留了!”班林把荷包收到袖间说

“一切以皇上为重,公公慢走!”梁将军拱手说

“将军留步!”班林施礼向着府门走去。

中午的饭桌上,梁伯清简单交代了去宫中赴宴的事,梁云诺想了想问:“父亲,这次去宫中赴宴是不是没那么简单?”

梁伯清一听,沉思一下说:“嗯,没错!这次是东陵二皇子和七公主来北辰,他们是东凌皇最宠爱的一对儿女,这次得慎重!”

宮宴设在北辰宫的菀阳殿,菀阳殿里开满了菀阳花,菀阳花一年四季都开的很艳,而且美丽无比!

梁云诺一家不早不晚的到了北辰宫,刚到北辰宫宫门前就有一太监迎了上来,因为北辰有规定不管是谁,到宫门前一百米都必须停车步行。当然,皇族除外!

“是梁将军啊!”来的太监很是恭敬,笑着对梁伯清施礼!

“呵呵,邢公公客气了!”梁伯清也回礼说

“哪里哪里,梁将军宮宴设在菀阳殿,请将军和夫人、小姐、少将军慢行!”邢公公笑着提醒。

“多谢告知!”

梁伯清再次施礼,带着一众进了宫门!

梁云诺之前还暗自抱怨,无良的北辰,竟然就这么让这些人走着去。这不,前脚刚抱怨完,后脚人家就来了脚力!

“夫人小姐这边请!∕将军,少将军这边请!”同时,一家四人被两位太监请进了不同的矮马拉车中,梁云诺一看这矮马拉车立刻目光四扫果然满眼望去尽是这种拉车,心中不禁赞叹真是大手笔啊!

到菀阳殿前的一百米又要徒步,于是梁云诺、凌木青兰和梁伯清、梁云楠在不同的时间进入了菀阳殿,四品以上的官员和家眷大部分到了,一时间菀阳殿的气氛很是热闹当梁云诺和凌木青兰走到女眷那里时也被围上来!

“将军夫人,近来可还好?听说府上的大小姐回来了!”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身穿暗红格衣服的妇人笑脸迎春般的问

凌木青兰看到她后微皱眉但也笑着说:“多谢元夫人记挂,一切都好!诺儿,这是元伯府的元夫人!”

梁云诺看向元夫人笑着施礼说:“诺儿给元夫人问好!”

“呵呵,起来吧!将军夫人你家的就是比我家的知礼!”元夫人一脸热络的说,拉过身侧的女子说:“玲子,给将军夫人问好!”

女子不情愿的草草施礼说:“给将军夫人问好!”

“起来吧小元主!”凌木青兰笑着说,却有些不自然!梁云诺当然也看出来了,却是心中疑惑团团!元夫人自然也看见了但却视若不见:“将军夫人,镇国小姐回来后听说失了之前的记忆,这是怎么回事?”

凌木青兰微皱眉说:“这个...”

“表姐,你回来啦!”这时一个女子打断了凌木青兰的话,梁云诺皱眉还没等她说话女子就热络的对凌木青兰说:“舅母,我母亲在那边等着呢,我们过去吧!”

“是寒竹啊,这么长时间不见又漂亮了!”

“呵呵,谢舅母夸奖!舅母我们还是过去吧,我母亲还在那里等着呢!”

“好!”凌木青兰点头对元夫人说:“真是抱歉元夫人,我还有事,等以后我们再聊!”

“无碍,你尽管去吧!”元夫人无所谓的笑笑

凌木青兰笑着向她施了一礼,跟着姑寒竹和梁云诺去向姑夫人那里!待她们走远元玲看着她们问元夫人:“母亲,你干嘛对她们那样,镇国府现在都已经...”

元夫人赶紧打断她的话说:“玲子,闭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也不想想,不该说的别说!”

元玲撇撇嘴但也没说什么,看着走远的梁云诺眼中含着几分不屑!

在去找姑夫人的那段路上梁云诺已从秋儿的口中知道了大概!

姑寒竹是梁云诺的表妹,姑夫人是梁伯清的妹妹梁琴香,夫家是朝中把持财政的姑家,而梁琴香嫁的正是姑家家主姑子峰!但梁云诺不明白了,既然有个把持财政的直系亲属,北辰皇为什么还敢无视镇国府呢?

姑寒竹先是叫了梁琴香声娘亲,随后便对梁云诺母女说:“舅母,表姐你们快坐!”

“嫂子,近来可好?”梁琴香笑着问凌木青兰

“挺好的!”凌木青兰笑着回应又看了看梁云诺说:“梁云诺快给你姑母请安!”

梁云诺看了看凌木青兰对着梁琴香施礼说:“姑母好!”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