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儿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很快又收住了,梁云诺看在眼中暗自摇头,看来改造古人真是...需要很多的时间啊!

“说吧,有什么要问的?”梁云诺吐了口气笑说

“小姐,我感觉你变了...”说到这里,秋儿便不再说有些惊恐的看着梁云诺,并有梁云诺只要一发怒就要跪下的势头!

梁云诺知道她怕什么,无非就是怕说多了惹自己这个主子生气!

好笑一声说:“正要和你说这件事,这次我那啥,没死!我感觉就是做了个梦,梦中的景象真如天堂一般啊,那里的人就像我给你说的,没有尊卑,没有压迫,没有下人。有的只是人人平等,谁也不用顾及谁,也不必担心自己的命在谁手中攥着。那里真像天堂,好想再回到哪里去啊!可惜...”梁云诺叹了口气,何尝不想再次回去?可是回得去吗?

秋儿则是听愣了,梁云诺见她这副样子,感到好笑这丫头这是第几次愣了啊?在她眼前晃了晃说:“回神啦!”

秋儿回神看向梁云诺怔怔的说:“小姐,那里真的有那么好吗?”

“那当然,姐可是从...额,我可是在梦中深深地体会到的!”梁云诺心中一颤,以后可不能太得意了,不然自己指定毁在自己这张嘴上!

见秋儿并未发觉便继续说:“其实我还有件事和你说,就是我醒来后发现我除了知道你和我父母几个哥哥之外其他什么都忘记了,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你来给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秋儿也着实有些惊了点点头说:“好,我一定回答小姐问的所有问题!”心中想回府后一定请老爷和少爷请里城最好的大夫给小姐看看!

梁云诺听后眼眉弯弯笑,问了秋儿许多问题,直到黄昏时分!

唉,梁云诺不得不说这具身体之前的那位死后,记忆可真是如洪水般退去啊!

在秋儿口中得知,这里是明泛大陆共有四个国家,分别是北辰、南越、东凌、西蒂。

皇族的姓氏皆是国名!梁云诺在的国家是北辰!

梁云诺在这世的父亲姓梁,是北辰的镇国大将军,唤作梁伯清!

母亲典型的家庭主妇,唤作凌木青兰!

有个哥哥是少将,唤作梁云楠!

而梁云诺在这世的名字是梁云诺!梁云诺不由得笑了,还这挺有缘的,我们的名字中都有个诺字!

但眼下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她的那所谓的父亲到底有没有小妾?

答案让梁云诺倍感满意:并无其他妻子,只有夫人一个!哈哈!看来这个镇国大将军也是个痴情人!

梁云诺痴痴地笑,看来这世的她还挺好的嘛!有权有势有身份!哈哈,比前世的都好!她有点不想回去了!

“哎,秋儿!你还没说北辰皇族的事情呢!”梁云诺忽然想到这些,忙问秋儿!

秋儿思索了一下说:“皇族,我们这些小丫鬟知道的不多,我知道一些也不是很多!”

“好!那你先说来听听!”梁云诺点点头

“皇族最为有名的是二公主,她是皇上最为得宠的公主!可是她的脾气不大好,只要是不顺她的意,就会发作让她不顺意的人!”梁云诺听后不由得咧嘴,以后可得绕着这个所谓的二公主!

秋儿继续说“得宠的还有大皇子和六皇子,大皇子在外征战,皇上很是看重,六皇子据说是前皇后所生所以就...”下面的话秋儿并未说,但梁云诺也明白,唉!这皇上也是个情种!

梁云诺点点头又问:“秋儿...我之前是因为什么才死的?”先知道之前的那位是咋死的!

要是自杀呢,那就是她当时脑袋进水一时冲动。要是他杀呢,嘿嘿,不好意思,杀之前那位的人你可要小心了! 之前那位虽然和我没多大瓜葛,但架不住咱占了人家的身体!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咱占了人家的身体就要把她的隐患除掉,不然她以后在这里怎么活?

秋儿眼睛闪了闪吞吞吐吐的说:“小...小姐,这个你也不记得了?”

“对呀!不然怎么会问你?快点对我说!”梁云诺点点头

秋儿迟疑了一下说:“小姐我要说了,你可别再生出寻死的念头!”

梁云诺皱眉,到底是因为啥?点点头说:“怎么会?都已经死过一回了,不还是没死成?”

秋儿忙阻止她说:“小姐,千万别再说这些,您要是再死一次,让奴...我回去怎么和老爷夫人少爷交代?”

梁云诺见她一脸焦急说:“只是随便说说,我不会再寻死的!快告诉我原因!”

秋儿心中松了一口气说:“是因为易伯爵!”

梁云诺狐疑,易伯爵?是谁?难不成之前的主人是因为殉情?喔买嘎!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易伯爵是谁?”

“是...是您的未婚夫...”秋儿迟疑的说,看着梁云诺的脸,不放过她的每一个表情!

“纳尼?”梁云诺听后炸了翅,这哪儿跟哪儿?我的艳福没这么好吧?一来就给我整个未婚夫来!

秋儿吓了一跳,却没说话!

梁云诺愣了一会冷静了下来,想到如果她这个所谓的未婚夫很好的话,那么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就不会寻死了!既然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要寻死!原因有两种:

一是: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是殉情,那么很有可能是那个什么易伯爵先死,之前的主人受不了,就随他而去了。

还有就是那个什么易伯爵不务正业的浪荡子弟可是越是渣,越有人当他是宝,这一个人就是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但那人渣要么是不喜欢她,要么是只拿她玩两天就扔!

之前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伤心欲绝,所以就寻死了。这是第一种!

还有一种就是:这具身体之前的那位和那什么劳什子易伯爵的婚约是家族定的,但之前的这位主人不乐意,却无法改变就想到了寻死!

想到这里梁云诺都感觉自己干脆当侦探得了,思维这样跳跃!

但她想的这些可都是有根据的,如若不然,那她可就想不出之前这位主人是因为所谓的未婚夫的什么,而选择寻死这条路!

梁云诺想到这些便开始决定问秋儿,可是肚子却在这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尴尬的向秋儿笑笑说:“说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肚子都饿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