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哈,,,”看着刚刚还气焰燎燎想要吃它的炎焰狮如今成了一只小猫似的模样,本是被一团火包住的身子裸露在外,让琉殇和妖藤将变异炎焰狮的体态看得更为清楚,一身上下全是红色的毛发,只是一根光秃秃的尾巴立着,尾巴上也再也没有那一朵小火苗,如此模样加上那迷你版小身子,说好笑还不至于,不过,若不是还是敌方,琉殇肯定会觉得这货还是挺可爱的,不过妖藤却不同了,它可是很是幸灾乐祸且报复性的嘲笑着。若是不知情的人见到这一场景,只会看到一身被火烧得黑漆麻黑的植物蔓藤正学着人一样的表情大笑着,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噢!我伟大而又英俊的身姿呢?我高大威武的身体呢?噢!这不是真的,,,”炎焰狮现在可没在管别人怎么样,它现在关心的是它自己,它变矮了,变小了,这是真的吗⊙﹏⊙?

琉殇有些艰难的走到正在原地不停打转企图看清自个身体怎样的炎焰狮身旁,额头上的血红色彼岸花美得娇艳,那原本有些枯黄的脸早因为修炼的原因变得白嫩了,配上琉殇的气质也变得更加冷艳,加上琉殇身着男装,看起来更是有种妖媚邪嗜的小少年形象。

来到炎焰狮身旁的琉殇不管不顾的将处于悲愤中的小炎焰狮提了起来,对上小炎焰狮约为可怜的眼睛,清冷无情的说着,

“一,我杀了你,二跟我回去,为我做事,听命于我。”

早已回过神来的炎焰狮听了琉殇的话,有一时的呆愣,这货有必要这么直接的威胁吗?想罢,神情转而高傲的看着琉殇,轻蔑的说到“大爷我会跟你一个小小练气二阶的人类左右?不可能。”

“那么,你想死了?”琉殇依旧平淡风清的说着,额间的彼岸花却闪烁着红光,使得琉殇看起来有些阴沉。

看着琉殇额间的那多彼岸花,炎焰狮的眼睛有些心虚的躲闪,如果没猜错,就是那朵花害得自己如此的。如此厉害,就算自己有幸逃离,可是这身子若是一直就这样了的话,那它还怎么在这林中立足啊,想想,反正大丈夫能屈能伸嘛!是吧!若是琉殇知道炎焰狮的想法定会说一句,你以为你乌龟啊?又能屈又能伸的!

“额,,,那个,大爷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得让大爷我恢复以前那帅气的英姿”某狮子即使是服软也不忘臭美一番的说着,也忘了继续挣扎,乖乖的被琉殇提在半空

“可以,不过,你最好是别企图背叛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悔是什么感觉”琉殇的话让炎焰狮一个激颤,转而又一点抱怨。

“你说话能稍微委婉点吗?”

琉殇只是憋了一眼炎焰狮,没再什么,随便的把炎焰狮放在肩上,她本就这样,不喜欢拐来拐去的想法,人活着,简单点不好吗?

“啊喂?你们够了没,没看见这里还有一位伤员吗?”身后早已被琉殇忘却了的妖藤扯着声音叫到,琉殇这才想起这里还有一个植物的说。

“你还没走”转过头来的的琉殇问着妖藤,琉殇对于这句话,琉殇也只是随便问问,妖藤要是走了,她可没地方问那些事了。

“我怎么走,我这副样子要我能走啊!”对于琉殇随便的一句话,妖藤有些气不打一出,坏蛋,人家都伤成什么样了,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告诉我你所知道关于我的一切,我便救你,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变点心”说着,肩上的小炎焰狮也配合的舔了舔嘴巴,说是配合不如说是真的想吃,琉殇自然也是知道,对于妖藤的抱怨,琉殇可不在意,他们又不熟救它只是为了知道一些事情,既然没事了,那么就该到了她问它答的时候了,说她无情也好,说她自私也好,她本就是个无心人,更何况,在这修仙界里生存本来就是生与死的较量,若是出了点事就让别人帮忙,那么,还是趁早死了的好。

“你也威胁我!”看着小炎焰狮的举动,妖藤明显有些恼怒,这什么年代啊,想它堂堂上古妖藤居然到了修仙界这种低界面的人面前活得是这么狼狈,早知道这样,它就不来下界了,它另愿被同类攀比也不要这样,看着眼前这个冷血到无情的小女孩,哼!别以为有仙器为你遮掩你是女孩的身份它就不知道,再怎么说它也是上古妖藤嘛,明明是个有女娲之力的人,居然像个石头一样无情,这是要变天了还是怎样!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告诉你之后,你要负责把我照顾好”不然它拖着这幅残破的身子早晚会被其他人给抓住的,要不就是被吃了(>﹏<)。

“只要你说得真实便是”虽然小炎焰狮想吃它,但是,琉殇还是不想杀害妖藤,不知为何,比起人,她更喜欢这些妖兽妖植,人类,终究太过复杂。

“那好吧!不过,在我说的时候你可要管好那只小狮子”说着,也知道琉殇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便开始说起。

“你身上拥有女娲的力量,这是我身为上古时期的妖藤能感觉到的,不过可能是你现在修为太低,女娲之力也很弱”说着,偶尔查看一下琉殇的脸色,看着一直神情自若的琉殇,妖藤便又说道,

“而且,据我所知,拥有女娲之力的从古至今只有两人,一个自是女娲娘娘了,还有一个,便是上古神女,琉殇”。

“我想女娲娘娘你该是听过的吧,她捏泥造人,后有神石补天,也因她捏泥造人,枯木孟春,被世人称为‘大地之母’。但是,千百年来转眼间,即使是被贵为’大地之母‘的女娲娘娘也会被人遗忘。大地初开,使得世间浑蒙之地,灵气也是最为浓密之时,人们不断地发展,开始有了武力,开始寻找长生。人类不断繁衍,不断进化的同时,世间植物,动物也开始吸纳天地精华,变化自己,直到后来,人们发现了天地灵气,以灵气修炼,可得长生。后又发现五行元素,再是天地异火,再是各种灵草灵药,于是,天地间变多了各种修炼者,和灵兽魔兽魂兽,炼丹者,制符者,武者,驯兽师,魔 在 法师,元素师,元素师如同现在的修仙。可是,在那个时候,元素越多便越天才,而如今,却是不同了。”

妖藤难得出现一脸愁苦,看着琉殇眼望远处却又是在聆听,妖藤也算是看到了琉殇皱眉了,“为何如今灵气变得如此稀薄了?”

听到琉殇的问话,妖藤叹了口气,望着天幽幽的说着“一切,还得从神魔两战说起。在远古时期,神魔两战使得天下间不得安宁,死伤无数,战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就是到如今两亿年了,远古战场还是无一点生气。到如今,也被神界名为蛮荒之地,用来处罚神界罪人的。神魔两战也让女娲娘娘看到了人的另一面,自私,贪婪,残忍,神魔都是由人修炼而来的,女娲看着因这神魔战争而消亡的生命,看着地上血流成河,对于把人类看为她的子民的女娲来说,她心里某一处有些动摇了,可是,她无心插足,后来,因神魔两战,天界破了一个大洞,天帝恳求女娲娘娘相助,女娲答应了,可是也和天帝有个约定,待天界完好后,除非逼不得已,不然,绝不能不顾天下苍生再开大战。于是,女娲娘娘利用五彩天石,于补天界,后来,天界是完好了,可是,女娲心里的那个坎却有些无法消除,她将剩下的一块五彩石筑成了一个女娃,后又将自身法力传授给了女娃,女娲替这女娃取名为‘琉殇’意味不留贪,不留欲,不留私,不为情伤,不为已伤,不同人伤。”

“后来,女娲娘娘就消失了,没人找得到她,有人说,女娲娘娘再也不想看见这大千世界了,又有人说,女娲修补天界后又造出琉殇,法力殆尽,已经浴梵了。后来的后来,人们也渐渐将其遗忘了,只是琉殇因拥有女娲之力,却心思纯洁,后被天帝封为第一位神女,居住在女娲神殿,本以为就此结束,可是,万年后,传出神女琉殇因爱上魔界魔尊,还说神女琉殇与魔界来往密切,是天界的叛徒,而被天界判处了。

天帝判琉殇打下诛仙台,然而,之后不知怎么的,本是于凡人界共享灵力的天界,突然的关闭了通天道,更是多了天道,要求人类以个人修行得仙,可凡人界本也浓厚的灵气也被天界抽取了三分之一,使得人类数量的增加,灵气渐渐的也变得稀少了,所以,几百万年来,只有一两个天资卓越的人才真的修升上界了”。

故事讲到这里也算结束了,妖藤收回怀念又飘远的目光,转而看着琉殇,琉殇神情没多大变化,只是若意思看,琉殇垂着的手有一些颤抖,眼睛深处是一种质疑,一种激动,即使是故作冷然的问话,声音也还是有些止不住发颤的“你说的魔界魔尊,是不是叫做暝烨琰瑝,神女琉殇,是不是一身白衣打扮”。

“咦?你怎么知道”妖藤有那么惊讶,要知道,这些事迹只有一些老怪物或是神界一些上神才知道的,这凡人怎么知道的,妖藤的走神没有看见琉殇的眼睛里有一抹波澜,只有本想出口打扰一下的小炎焰狮看到了,小炎焰狮立马聪明的不插话了,凡人就是可怕,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人类真危险。

“话说,你拥有女娲之力,可你不大可能是女娲啊?你说你该不会是神女琉殇转世吧?!”妖藤本事无意的猜想,却招来琉殇一眼警告,“少说话,活得才长!”

‘咕噜~’妖藤看着这样的琉殇有些心虚的吞了口唾沫,“额,,,嘿,嘿嘿,,,我懂,我懂,我闭嘴嘿嘿,我闭嘴”妖藤甚至忘却的身上的痛处,一步步往后退着,呜呜呜~欺负小植物。

琉殇任由妖藤倒退,也不前进,只是冷眼的看着它“你叫什么名字?”

“额,额我我没有名字,我只是上古妖藤紫蔓割”妖藤后怕的答着,眼神更是躲闪不急。

“紫蔓割,倒是个好名字,以后我便叫你阿紫了”说着,便来到紫蔓割的身旁,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在紫蔓割有些紧张发抖的身上,看着这样的紫蔓割,小炎焰狮更是觉得得得意,突然发现跟着这个凡人到不错,教训了这个弱到爆的树藤,还尊重自己没把它给契约了。

当鲜血落在紫蔓割身上后,奇异的事发生了,紫蔓割黑色的蔓藤渐渐恢复如初,烧焦的藤蔓也恢复了以往的活现,如今的紫蔓割才像个上古妖藤嘛,一身紫色藤蔓交叉着,看起来但是漂亮得多,但是小炎焰狮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紫蔓割倒也没计较,因为它发现,琉殇的鲜血不仅让它恢复了,还有待提升的感觉,女娲之力果然厉害。当然,琉殇之所以知道她的鲜血能救紫蔓割也是在以往无意间发现的,这便是女娲之力吧!可是,如若她真是神女琉殇传世,那么,天界会容忍她的存在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