邾苍山上,分为五个峰,丹华峰、剑筑峰、符沅峰、制练峰、青华峰。

每个峰都由一个真人掌管,丹华峰,专练制丹药,由红素真人掌管,剑筑峰,主修剑道,由古伏真人掌管,符沅峰,专制灵符,由碧波真人掌管,制练峰,主要练制灵器物品,由火岩真人掌管,青华峰为主峰,是掌门白汮(jun)所掌管的一峰,青华峰上有一个清华殿,是用来议事的地方。

后山灵气浓厚,有一座玲珑塔,作为奖励门内弟子修行的地方,听说玲珑塔里还有一个守护圣兽,不仅塔里灵气浓密,而且于外界也存在时间差距,外界一月塔内一年,是很多人想去去不了的。

这些都是琉殇在别人哪儿听来的,对于琉殇来说,现如今只得好好努力修炼便是,至于其他,还是等到自己有那个实力再说,再说了,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要也罢。

琉殇早早的收拾好了一切,便向学堂走去,学堂讲的都是些最为基础的,其他的还是要靠她自己琢磨,毕竟修炼的是她不是别人,不过这也不错,毕竟她是穿越来的,有很多也不是很懂,学多了总没坏事吧。

“哎!琉殇,等等我。”

身后传来一声幼嫩急促的叫喊声,使得琉殇挺住了脚步,缓慢的转身看着端慕白。

“有事吗?”

“额——那个——你,你是要去听课吗?我想和你一起去”端慕白捞着后脑勺,有些激动又有些害羞的说着,看着琉殇淡然的表情,他其实挺喜欢琉殇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琉殇很真实,不像有些人那么虚假,他虽然小,但他出生在世家,有些事他还是懂得的,他也知道琉殇肯定不会介意他跟着她,也可以说,琉殇好像并没有什么是讨厌的吧!

果然,如端慕白猜想的一样,琉殇点头答应了,仍是一副随便淡然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会引起她的在意。

“琉殇,为什么你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你不高兴吗?怎么都不笑一下啊”端慕白和琉殇并走着,矮小胖胖的身子一晃一晃的,看着琉殇,脸上露出一脸的疑惑。

“从没高兴过,为什么要笑”琉殇语气依然很是冷淡,却也说的是实话,但又说得好像不是在说她一样,不过端慕白还是信了,但似乎弄错意思了,端慕白以为琉殇是因为外人说他是个废物,又被自己的爹讨厌,所以一直很伤心,才会不高兴。

端慕白有些怜悯的看着琉殇,声音有些糯糯的又夹着一点难过的说着“琉殇别不高兴,别伤心,如果你难过,可以哭出来,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听着端慕白毫无头绪的话,琉殇终于定下来看着端慕白了,虽然是一眼的疑惑奇怪,却也看得端慕白一阵紧张。

是我话太多了吗?琉殇生气了吗?会讨厌我吗?

端慕白在琉殇一眼疑惑的眼神中不断的乱想着,担心的看着琉殇,刚想开口认错,却被琉殇抢先了。

“我为什么要哭?难过是什么,难过就要哭吗?”若是别人问起这句话,表情语气一定是无比天真单纯的,可是琉殇确实面无表情的问着,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琉殇,端慕白想到了傀儡,一个有血有肉却不带任何感情的傀儡,一个简单到可以上一秒会听你的话,下一秒就可能会屠杀你一样的傀儡,然而,端慕白瞬间打破了这个想法,琉殇怎么会是那么可怕的魔物呢,琉殇只是不惹凡尘而已,一定是的。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们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说着,端慕便拉着琉殇往学堂跑去,琉殇复杂的看着拉着她手腕的手,期间有过甩开的念头,但又安定了下来,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拉她的手吧!

看着琉殇没在追问下去,端慕白送了一口气,他刚刚的确是敷衍琉殇的,但是看着琉殇没在问什么便也放下心来了。

来到课堂时,已经有些人了,端慕白拉着琉殇在一边空的位置上坐下,这里是一些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小孩,有一些是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些是不认识的,许是在别的地方选出来的,龙腾钰没有来,许是看不起这些吧,诸葛天凤也没来,听说在还没到洙苍山来前,诸葛天凤便被洙苍山的老祖看上了,收为亲传弟子,这个老祖可是个元婴巅峰的修仙大能,修仙秘籍少不了,诸葛天凤现在怕是在后山修炼呢!

授课的是一个看似二十几岁的男子,不过,他的真实的年龄就不得而知了。

“我是教导你们如何修炼的老师,我叫方恒,筑基中期修为,你们叫我方师叔便可。”

“是,方师叔。”

听着这么多的小童称呼自己,方恒淡笑的点了点头。

“所谓练气,便是练化天地灵气,闭眼静心,仔细感应身边的灵气,慢慢将你们看到的灵气引入体内,归于丹田,静心的将其融合,切记,不可心急”方恒一边说一边试练着,听课认真的孩童们也跟着男子所说的做起,当然,一堂课中,也少不了走神发呆的。

“修炼时,切记莫要一味取进,不可有害人之心,否则生出心魔,轻者修为倒退,重者坠入魔道”方恒仍是闭着眼睛继续练气,虽是警告,却似乎习以为常了。

不过,修仙本就如此,杀人夺宝的大有人在,更有魔修为死对头,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想要生存就得足够强,足够狠,不过,这个世界也是有天地法则因果循环的,所以,想要修成正果,就不得随意杀人,种下因果。

修仙时,光是修为上涨还不行,心境也得上升,不然到最后定会走火入魔的,所以,修仙也得断绝情感,不为凡事牵绊,不然的话,只有了断因果了。

一段课程的结束,琉殇便毫无逗留的回到床上修炼了,端慕白因为想到处走走看看便没和琉殇一起,回到木屋的琉殇能感觉到自己快要突破练气一阶巅峰了,所以,为此,她要好好静下心来,趁着现在他们都没回来,好好突破。

修仙便是如此,心如明镜,不惹尘世。

随着琉殇慢慢的将各种灵气聚拢,虽说五行相克,但到了琉殇这里,这些灵气都乖乖的没有反抗,反而安静的任琉殇将它们融合,甚至很喜欢琉殇,不仅五行如此,光.雷.风.冰四系也是如此,就好像,,,孩子见了母亲!?

随着琉殇的动作,各种颜色的法系都慢慢的转化成了白色进去了琉殇的丹田里,灵气的进入,只得让琉殇感觉一阵疼痛,灵气在筋脉里横冲直撞,使得筋脉膨胀开来,琉殇白嫩的肌肤上也出现数多青色血管,像是要炸开一样,琉殇也因疼痛感额头上出现了冷汗。感觉到丹田被一抹白雾笼罩,丹田更是瞬间大了一圈,直到琉殇周围的灵气突然的聚集,毫无吝啬的涌入琉殇丹田,丹田似被洗礼一样,待白雾散开,丹田如脱皮般蜕去了肉色的表层,变成了白色,修为也从练气一阶巅峰突破到了练气二阶中期,身上的痛楚也随之而去。琉殇吐出一口浑浊,本有些奇怪丹田的变化,却在看到自己一身被黑色黏糊糊的东西覆盖时变不再在意,琉殇有些紧眉的唤出水灵法系,只见琉殇身体被一团水包裹,只是一会儿,水灵力散开,琉殇才不见刚才的难看。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知道龙腾钰他们还没回来,琉殇便也走出了房间,一个月两个低阶灵石,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够用的,所以,琉殇得找些任务来做,一来赚些灵石,二来也好历练自己,不过,依她现在的实力,还得从低阶任务做起才是。

院外,风声呼呼,响得如此凄凉,从这里经过的琉殇看着被风吹落一地的竹叶,半空飞舞着枯黄的树叶,画面安静得只听得叫风儿追求的声音和竹子不舍而摇晃身子的沙沙声,看到这一幕,琉殇突然想起了梦里的那个女子,那个已经很久没出现在她梦里的女子。

瞑烨(ye)琰(yan)瑝?是因为你杀了她吗?所以她才没有在出现过了?

魔吗?暝烨琰瑝,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你是不是就在魔界呢?

瞑烨琰瑝,若是我能修升上界,我定会闯入魔界,找到你,亲自问个清楚,你和她和我,到底什么关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