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里已经七天了,这七天里,琉殇接受了这具身体的一切,也知道了这身体的一切,身份,年龄,包括性别。

原来这具身体是诸葛家族的嫡子,可他本身却是个女儿身,当初,是这具身体诸葛琉殇的生母担心他会因为女儿生而在家族里不受重视而撒的慌,所以,本来体弱多病且柔弱的诸葛琉殇,在别人看来,身为男子,长得瘦小像个女孩子那也就算了,还一点身为男子的气概都没有,再加上与他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天才妹妹诸葛天凤这一比较,所有人都开始看不起诸葛琉殇了,有的人仗着诸葛琉殇死了娘,没爹疼,却是嫡子,很多家族弟子都开始排斥为难诸葛琉殇,也因此被打的伤痕累累的诸葛琉殇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身体里出现了一抹白光,将诸葛琉殇整个笼罩,也导致现代琉殇的穿越,不过,让琉殇惊喜的是,这具身体与她的契合,就如同一体一样,甚至不仅多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还有那个常出现在她梦里的那名女子,琉殇不知道该怎么说出那个梦的画面,因为实在是太过模糊,就像笼上了一片白雾,而这个画面是一直伴随着诸葛琉殇长大的,画面模糊得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得女子从嘴里轻吐出的悲伤痛苦的语句。

“暝烨(ye)琰(yan)瑝,我爱的人是你,该恨的人,也是你,你的确教会了我如何去爱一个人,可你却没告诉我,爱一个人,会变得如此卑微,你的确是残忍的魔界魔头,你残忍的否定了我们之间的一切,我也的确是神界高高在上的神女,我这个神女,能救人,救妖,救世间万物,却唯独,救不了我自己。”

琉殇回想着女子痛苦又带讽刺的话,她虽不认识什么暝烨琰瑝,但是,有几个重点她记着了,神界!魔界!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样,可是,这安排的,却有她自己,可她讨厌被人左右。

明天便是修仙界仙门邾苍山来凡人界招收弟子的时候了,在这修仙界,琉殇要的便是实力了,没有实力,被人践踏,那么,她另愿赌一把。

“青姨,你说,人可以跟天抗衡吗?”琉殇望着天空,面无表情的问着,毫无起伏的语气淡得让琉殇身后的青青有些愕然,不懂小主为何这么问,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小主,天有多大啊,一个人是不可能斗得过天的,不过要是很多人的话,一定能抵得过的”

听到青青的话,琉殇的眼神有些黯然。

要很多人吗?若是自己想要与天抗衡,又有谁会帮她呢?可是,难道非要别人不可吗?自己的命运就不能自己掌控吗?不行,她不愿,就算是天她也不愿,若是天要犯我,那么,毁了天便是,然而,想法只是一瞬,琉殇摇了摇头,心里不禁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如此多情绪了。

然而,在琉殇和青青都没察觉的时候,在琉殇情绪发生变化时,她们身后最近的几株花朵有过那么一瞬的枯萎现象,可在琉殇清醒时,花朵又活了,这些,都没人知道。

————

今天,仙师降临,所有人都早早的装扮起自己,只为仙师见到他们的第一印象,琉殇一身蓝色小腹,不华丽,也不艳俗,只是稚嫩的脸好似营养不良的发黄,却也让人有些心疼。

琉殇尽量露出一点笑容,可仍然笑得僵硬,显得有些怪异,若是有情绪,琉殇可能会恼怒,可是,没办法,琉殇只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抿嘴,她当然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的不同之处,要知道,这不是现代,没有法律,只要够强,你便可以杀人,琉殇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几斤几两,随便一个练气中期以上的就可以把她捏死,她现在,也只是个练气一阶的小孩,拿什么和人斗,只有变强。

“看呐,诸葛琉殇怎么也来了”一个家族弟子在看到琉殇时,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很多像琉殇一般大小的孩童也注意到了琉殇,议论纷纷。

“他不会是想修仙吧?”

“看他那样,修仙之地岂是随便谁都能进的。”

听着各种议论,琉殇并未觉得什么,只是有些不太理解,人的思想为何如此复杂,他人修仙,有何好议论的,说来说去还能说出个什么不成。

琉殇选择无视他们,而那些人虽然有些气恼,但也知道这不是发气的时候,便也自讨没趣走开了,有的临时还不忘瞪她一眼,琉殇却显得无语,他们终究还是些不懂掩饰的小孩呢!

琉殇看着眼前的空地早已是人山人海了,这是一个场地,来的也全是些皇亲贵族,而来的目的只是为如今的测灵根,只要有灵根,便可以进仙门。

“各位请站好,依次来测灵根”台上一个身着白色道服的男子至今到,下面的孩童也早已准备好,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摆放这一个黑色大石,每个测灵根的人都要将手放在上面,有灵根的人石头便会发生改变,出现颜色,根据不同的灵根,所代表的颜色也不同,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这五种最为常见,另外便是变异灵根,风,雷,冰,暗,光。

金为黄,木为绿,水为蓝,火为红,土为褐,风为青,雷为紫,冰为雾,暗为黑,光为白。

“龙腾钰,火系单一,修为练气六阶。”

“龙腾烁,灵根无。”

“慕容易,木水两系,修为练气三阶。”

“慕容颜,土火木三系,修为练气一阶。”

“纳兰倾容,水系单一,修为练气四阶。”

琉殇听着这些,看着太子龙腾钰,既是天灵根(也称单灵根),诸葛天凤的未婚夫,还有那个纳兰倾容,水系天灵根,纳兰将军的嫡女,没想到如此厉害,想到这儿,琉殇但是有些期待那个被世人称为天女的诸葛天凤了,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灵根,既是天女,一定会有她的不同之处了,想到青姨跟她说的,说她和诸葛天凤的出生,琉殇突然觉得,诸葛琉殇的娘亲把家传的仙器给她是对的,隐藏了她的女儿身,不然,诸葛琉殇恐怕早被害死了。

“诸葛天凤,变异风灵根,修为练气七阶”本来就有很多人关注的诸葛天凤,在众人看到诸葛天凤的实力后,各种羡慕嫉妒便迎上了她,琉殇自也听到,看着诸葛天凤有些小骄傲的微昂着脸,琉殇只是觉得,不管一个人未来怎么样,小时候都会有几个不好的习惯,如此不懂得隐藏情绪,如此,早晚会吃亏。

测试到最后,轮到琉殇时,既是比诸葛天凤测试时还要热烈的目光集中在琉殇身上,这些目光,往往是轻蔑不屑多过期待看好,琉殇自也有过紧张,可想而知,若是她没有灵根迎接她的便是什么。

琉殇将手放在测灵石上,表情凝重的看着测灵石,测灵石有一会儿没有反应,然而,就在有人嘲笑,琉殇皱眉时,测灵石突然出现了一团白雾,白雾流动着,后又化成一片白光。

“这,,,”

所有人都疑惑了,这是什么灵根,难道是光系?

“咳,诸葛琉殇,变异光系,修为,练气一阶”听着身边仙师的解说,琉殇便放下了手掌,管他什么系,只要能修炼就成,要是别人知道了琉殇的想法,怕是要气闷了,变异灵根是那么好得的吗?居然一点也不在乎。

琉殇无视各种怨恨嫉妒羡慕的目光,转身向龙腾钰他们所站的地方而去,偶尔传过来探索的目光,琉殇也好不吝啬的回了一个目光,这也便引起了龙腾钰的注意,琉殇却不在意,什么样的目光她没见过,修仙界,她要经历的,可不会只是这些,也许,这是她修仙路的开始,又也许,真正的开始,还没有到来,那个梦里的男子,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神界,魔界?暝烨琰瑝,你,到底是谁?她的心,又在哪儿呢?

————

一个大雪飘飘的雪山上,一个快要被大雪掩埋的山洞里,一个,并未结冰的水池里,是一个快要被冰封一样的男子,男子双腿盘坐在水里,眼皮上是一层薄冰,若不是嘴里念叨着什么话,还以为这只是一个死人。

“琉殇,琉殇,等我,等我”沙哑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语句,寂静的山洞里,连回音也懒得响起,随着那一句的话落,男子又像睡过去了一样,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有的爱,爱了就是爱了,那种爱到入骨,却又无药可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