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辰烈再次看向身下的人儿,双眸中含情,用极少温柔的语气道,“爱妃,别怕,有朕在。”

大手一挥,蓝晴儿身上本就不多的抹胸长裙很快就褪下了,露出白玉般的肌肤,惹他低吼了几声。埋下头吻了吻她美丽的锁骨。

再抬起头,吻向了他想念了很久的樱唇,疯狂的肆夺,似乎还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他狠狠的汲取着她的甜美,惹得她一阵捶打。

“嗯呢...”蓝晴儿娇声的呻吟着,无不妩媚勾人。

看着梁辰烈发疯似的趴在自己身上,亲吻着,一路往下。她冷冷的看着,知道药力发作了,她假意的勾引着。

接着殿内一夜春宵,盖住了满室的清冷。

*

天已经慢慢的黑了,夜晚来临。

红叶和梁雨桐二人站在门外待了很久,眼中充满着不舍和决然,既然选择了离开,那就离开的潇潇洒洒,不带任何的留恋。

梁雨桐转身不再停留,往前走着,道,“红叶,别再看了,快走吧!”

见梁雨桐洒脱的走到前面没有回头的意思,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跟着她的步伐,低着头走着。

走到一半,梁雨桐停了下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城门,冷笑了。

红叶走到她的身后,猛地撞击了她一下,梁雨桐低哼了下,才站稳身子。

“姐姐,怎么不走了。”红叶看着她走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不明所以问道。

梁雨桐抬头看了看四周,城门是紧闭着的,还有士兵把守,定然不好硬闯。只有走另一条道,才能顺利躲开士兵的观察。

想到这儿,梁雨桐笑了,“有了。”

额,姐姐再说什么胡话,什么有了。

“姐姐,你怎么了?”红叶听她讲话一头雾水,一副孩子找不到爹妈的表情问道。

梁雨桐不管红叶在想什么,直接三七二十一的将她拉走了,一路上总是问着。不过,都被梁雨桐给无视了。

我靠,果然天无绝人之路,梁雨桐终于在兜兜转转的过程中,找到了一面墙,更重要的是没有人看守。

这可真是合了她的意,但是这个墙虽然没有前面的几道墙高,但是也不是那么好爬的,这可难倒她了。

红叶看着那道不高不低的墙,脸一下子就焉了,嘴巴涨的老大,这尼玛是在说笑吗?就她俩那身子能爬的出去。

“姐姐,你确定我们要这么爬过去?”红叶指着那道不高不低的墙,对着梁雨桐惊讶的道。

“是。”

“......”

“还不快爬,说不定等下就爬不出去了。”梁雨桐急愣愣的出声道。

天知道她的手心已满是汗水,心里也害怕的要死,但是为了逃出皇宫,豁出去了。

红叶瞬间无语,敢情离开皇宫是在拿命来赌呀!

“姐姐,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爬上去?”红叶一脸无神的看着她家主子,心里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梁雨桐不是不知道她的担忧,但在之前她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早已想好万全之策了。

“红叶,我们一起去搬旁边那把梯子。”梁雨桐自信的说道。

纳尼?还有梯子?红叶再次惊呆了,之后抬了抬眼眸看了看四周,终于看到了梯子。

扬声大笑的走了过去,道,“姐姐,我们一起搬。”

随后,两人一起走到梯子的旁边,伸出白皙的玉手,卖力的扛了扛笨重的梯子,步子沉重的走到墙的那边。

很快,二人终于把那笨重的梯子移到那道墙的旁边,开始了逃亡计划。

“姐姐,你先上去吧!”红叶看了看四周,有些紧张的出声道。

虽然这里没人看守,但还是要长个心眼好,万一被发现了,那可是死罪的。

“红叶,我们一起上去。”梁雨桐不像红叶那般的紧张,一脸放松的对着笑。

红叶见到她魅惑人心的笑容,脸上呈现一抹淡淡的红晕,幸好是晚上,那要是白天,被她看到,岂不被笑话死。

“姐姐,我在下面替你把风,你先上去。”红叶淡淡的出声道。

梁雨桐看她一看脸固执的样子,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点了下头,就慢慢的爬上梯子了。

然而,红叶的顾虑并没有出现,反而越来越轻松,看来连老天都眷顾她们主仆俩,从此走江湖有望了。

待梁雨桐安全后,她轻声的叫着红叶,“红叶,快上来。”

这时红叶不再紧张,而是一副小女儿家羞涩的样子,似乎很在意大家闺秀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

于是,小声道,“姐姐,这就来了。”

她蹑手蹑脚的爬上梯子后,慢慢的踩着梯子的横杆,很快到达顶端,享受着快意的感觉,原来爬上顶端是这种感觉。

但是她也不笨,把梯子用脚用力的踢回了一边,这样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发现了。

“姐姐,我准备跳下去啦!”红叶微微闭着双眸,脚步一直靠近着边缘。

“呼”的一声,她跳了下来,但还是摔在了地上,可怜她的屁股了。

梁雨桐在一旁干笑着捂着嘴巴,偷笑着。

红叶痛苦的爬了起来,埋怨道,“哎呀!我的屁股。”

梁雨桐好笑的看着红叶捂着屁股的动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红叶更是埋怨的看着她家主子道,“姐姐,你能别笑吗?我们还得找个干净地儿睡觉。”

听到“睡觉”二字,梁雨桐总算正经了,没有再笑,扶起一边的红叶,走了走。

“红叶,我们就先去天福客栈休息一夜,再赶路,可好?”

“好。”

清秋阁。

“什么?皇上一直待在飞影殿。”一道娇俏的声音响在较清冷的清秋阁内。

一个青色宫装的侍女,跪在地上看着她家主子,静静的等候着。

“秀儿,你先起来。”

那名叫秀儿的侍女听到她的话后,连忙起了身,道,“谢谢,云妃娘娘。”

云妃娘娘就是云莲公主,自那日宴会之后,一直就待在梁辰烈封赐的清秋阁中,从未出阁过。

她心里也清楚,梁辰烈的这种做法,无非就是因为她是冥寒国的公主,也是冥寒国派来的奸细,专门监视他的。想到这儿,她冷冷的笑了。

“娘娘,您要不要奴婢明日去请皇上来清秋阁。”秀儿见她脸色不对,心想她是不是因为皇上在飞影殿,心里不舒服吧!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云莲在心里讽刺着,秀儿其实也是细作吧!

“秀儿,本宫要就寝了。”云莲挥了挥手,独自往床边走去。

秀儿替她褪下了衣服,挽上紫色的幔帐,吹熄了灯火。

夜,安静的出出了声,谁也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大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