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桐在梁辰烈的眼中看到了关心和担忧,心里更加的不忍了,不忍心离开他,不想让他一个人在这冰冷的皇宫,可是她必须要离开。

“父皇,您应该还有奏折要批吧!”梁雨桐轻声的道。

梁辰烈听后,脸一下子就黑了,哪有这么下逐客令的,他还没关心够了。

“桐儿,父皇想多陪陪你,毕竟你三日后就要嫁去冥寒国了,到时候想要见到你可就难了。”梁辰烈柔和的目光盯着她,眼里满是不舍。

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心软。

梁雨桐就这样看着自己的父皇,就算在不舍,也还是要离开的。

梁雨桐坐在床边,将手挽在梁辰烈的手臂里 ,撒娇道,“父皇,您就去嘛!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么点伤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还有红叶照顾女儿,您就不要担心女儿了。”

梁辰烈看着她乖巧的拉住自己的手臂,一脸撒娇的样子,就想起她小时候还是孩童般的模样,那般的天真可爱。

于是,不想拒绝她,嘴角噙着笑意道,“好好好,朕就去批奏折,明日再来看你。”

梁雨桐将眼眸往下看,不想看着他笑意的样子,她怕自己会流泪,就小声的应道,“嗯”

梁辰烈放开了她的手,从床边起身,挥起了宽大的衣袖,向着门外走去。

他到了门外,看到苏德海和红叶道,“红叶,照顾好公主,苏德海陪朕去紫金殿批奏折。”

话落人以走,苏德海应了一声,也跟着离开了。

红叶捂着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将衣袖拉了下来,她不想让梁雨桐看着伤痕累累的她,不然又会伤心了。

掩饰好伤口好,调整好了表情,走了进去。

一推门,就看见梁雨桐流泪的样子,红叶真的很心疼。快步走到床边,拉起她的手,心疼的道,“姐姐,你不要哭,这才刚醒来。哭,对身体不好。”

梁雨桐闻声抬起头来,望了望红叶,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伸出另一只手捂了捂脸上的泪痕,笑了笑。

“红叶,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红叶认真的眨了眨眼,看向哭中带笑的梁雨桐,道,“姐姐,你说吧!”

梁雨桐见她认真的样子,便不再啰嗦什么,直接开门见山了。

“红叶,你可愿意离开皇宫与我一同浪迹天涯吗?”

红叶听后一惊,姐姐又要出宫吗?那皇上知道了,可会生气的。

“姐姐,难道你不怕皇上知道会生气吗?”红叶疑问道。

梁雨桐岂会不知她那点小心思,可是现在别无其它选择,难道要等到她嫁到冥寒国再后悔吗?不可能的,她是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红叶,我也不想让父皇生气的,但是我觉得为了我的幸福,这些都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陪我去浪迹天涯,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红叶紧蹩着秀眉,一张清秀的小脸很认真的看着梁雨桐道,“姐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红叶愿意与姐姐一起去浪迹天涯。”

“好,红叶,你真是我的好姐妹,明日晚上我们就动身离开皇宫。”梁雨桐激动拉了拉红叶的手臂,开心道。

而红叶被她突如其来的激动,吓到了。因此还牵动了伤口,疼痛很快蔓延开来,红叶苦笑着。

.......

驿馆。

“爹,我想去看看她。”张牧风一脸着急的道。

“胡闹,她如今已是皇上亲自御选的皇后,三日后就嫁往我冥寒国。牧儿,爹想奉劝你一句,不该动的心思千万别动,否则死的则是你我,你明白吗?”

张玉中一掌拍在桌子上,起身苦口婆心的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爹,就让我见见她一面好吗?”张牧风祈求的道。

张玉中一脸无奈,抚了抚自己的胡须,对着他道,“牧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罢了,就让他去吧!反正日后就会让他死心。

“......”

雨桐阁。

“姐姐,红叶去给你煮个银耳燕窝,你跟我说了这么久的话,也饿了吧!”

红叶站了起来,对着梁雨桐笑了笑,然后去了厨房。

剩下梁雨桐一个人躺在床上,独自感伤着。

顷刻,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音,惊醒了梁雨桐的感伤。

她静静的出声道,“红叶,这么快你就煮好了银耳燕窝了。”

门外那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有的只是沉默。

梁雨桐有些疑惑,难道不是红叶?

又过了一会,门外终于出声。

“六公主,我是冥国使者张牧风。”

门外那头传来男子极其性感磁性的声音,倒把她惊讶到了。

“进来吧!”

“嘎吱”门一推,进来了一身黑衣长袍的俊美男子,他就是张牧风。

梁雨桐没有看向他,她心里挺恨冥国使者和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冥寒国国主,如果不是他们来和亲,自己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张牧风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恨意,但也没多想,便笑嘻嘻的找了个凳子坐了下了,也不管她是否愿意。

“六公主,我可以叫你桐儿吗?”张牧风轻声的问道。

桐儿?他怎的这么快就想和她套近乎了,这样反而会更加引起她的厌恶,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梁雨桐不知声,也没有否认。

“好吧!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叫你桐儿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嫁给我们国主,因为像你这般美丽的女子怎么会肯屈身于我们国主。我张牧风虽说没有出众的才华,但是我想告诉你,我真的很欣赏你。”

梁雨桐听后,眼里也没有太多的波澜,只是一味的讥笑着。什么欣赏?不管是什么心思,她都不会原谅他们的行为。

“好了,张公子,本宫累了,你先回去吧!”梁雨桐挥了挥手道。

在一旁坐着的张牧风被她这么直接的拒绝,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办法,常言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那在下就告辞了。”

张牧风手抱着拳头,对着她恭敬的道。

便离开了。

梁雨桐手拿着被子,没有想太多,躺了下去。她要好好养病,好让自己明天能够成功逃脱皇宫,带着红叶去过浪迹天涯的生活。

想到此,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姐姐,银耳燕窝好了。”红叶推开门,道。

没人回答,红叶抬眼向四周望去。

发现床上的人儿的呼吸匀称的声音,自己静静的放下手中的燕窝,悄悄的走到门口,将门关好,要她睡个好觉。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