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兴奋的端起药,走到梁雨桐的房间,看着她昏迷的绝美脸庞,有点像天使,飘闪飘闪的,像是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红叶心疼的将端着的药放在桌子上,扶起昏睡中的梁雨桐,让她舒服的枕在床头,之后就起身把桌子上的药拿了起来。

然后轻轻的从药汤里舀了一勺药喂进梁雨桐的嘴中,看着她喝了下去。心里一阵欣喜,继续的喂着,希望她赶快醒来。

很快,药就喂完了,红叶再把梁雨桐放下床头,拿起被子轻轻盖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沉睡的容颜,看的她有些着迷。美,真美啊!

玉秀殿。

玉芙蓉坐在殿中央的贵妃榻上,旁边一个侍女为她轻轻的剥着葡萄,喂进她的口中。她静静的享受着被人服侍的感觉,真好。

“娘娘,月牙姐姐回来了。”旁边的侍女停下喂葡萄的动作对着玉芙蓉轻声道。

玉芙蓉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是。”

侍女刚走后,月牙跪在地上对着玉芙蓉道,“娘娘,奴婢问过了。太医院的那帮太医们说李大人去了雨桐阁给六公主看病去了,现在已经回来了,但要收拾药物所以就晚了。”

“啪。”

玉芙蓉一听,将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愤怒的样子将跪在地上的月牙吓了一跳。月牙胆大的站了起来,看着玉芙蓉有些狰狞的脸道,“娘娘,现在皇子的病要紧,还是赶紧请李大人进来吧!”

“啪”

玉芙蓉伸出手,打了月牙一个巴掌,狠狠的道,“贱婢,你怎么不早说。害的本宫如此生气,你真该死。”

月牙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低下了头,不再说话。眼泪却已经湿润了眼眶,不过都被她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去,给本宫请他进来。”玉芙蓉不想看见她的脸,道。

“是,娘娘。”

很快,李大人就进来了,看着床上昏睡了很久的皇子,他蹩了眉头道,“娘娘,皇子昏迷多久了?”

玉芙蓉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忽略了自己儿子的安危,于是道,“李大人,轩儿他从早上一直昏睡到现在还不曾醒过来。”

轩儿现在的样子,还不都是你去救那个小贱人而落下这么久的昏迷,现在就不把她儿子放在眼里,日后有他受的。

李大人伸手探了探他的气息,没有那么严重,便道,“回娘娘,皇子只是染了风寒而已,去太医院抓些治愈风寒的药就好了。”

玉芙蓉听到他说自己儿子没事了,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但是不代表她可以很善良的放过梁雨桐那个小贱人。

“既然如此,那臣就先告退了。”李大人弓着身子,微微的等待着玉芙蓉的回话。

“好,那李大人就先回去吧!”

听到玉芙蓉的话后,他快步的走出了玉秀殿,终于叹了一口气,这后宫的女子可真不好得罪,尤其是这个玉妃娘娘。

“月牙,你给本宫过来。”玉芙蓉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月牙,眼里满是疼惜,许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吧!

娘娘在叫她,虽然说自己被娘娘打骂了这么久,但是她知道娘娘会这么对她,是因为娘娘生气了。

她走到了玉芙蓉的身边,玉芙蓉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她滑嫩的脸庞,现在已是五个红手掌印,自己真是下手太重了。

“月牙,你别怕,本宫不该打你。”玉芙蓉看着这个月牙,想起了自己当初在青楼里任人欺辱打骂的时候,便有些疼惜月牙了。

“娘娘,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惹您生气。”月牙说完,频频的跪在了地上,哭着道。

“走,月牙,陪本宫去趟雨桐阁。”玉芙蓉拉着月牙,牙根里直直作响,天知道她有多讨厌那个梁雨桐。

雨桐阁。

红叶守在梁雨桐的身边,想了很多她和公主经历的事情,姐姐对她真的情同姐妹,自己却总是惹她生气。

“姐姐,红叶要是你醒过来该多好,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玩,看日落,吃桂花糕。红叶也可以再次听你讲故事,红叶还记得上次姐姐讲的那个关于青桐花的故事。”

“我真的很佩服青桐的勇气,为了自己爱的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如果红叶有一天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子,红叶也会如此的对待自己的良人,赴汤蹈火。”

“姐姐,我已经听说了你要嫁往冥寒国和亲,你放心,红叶会永远的陪着你,不会离开你。如果有人欺负姐姐,那红叶就会替姐姐报仇。”

......

“娘娘,到了。”月牙扶着玉芙蓉的手,手轻轻的抚摸着粉色锦袍长袖,搀扶着她进了雨桐阁的院子内。

“月牙,你去看看有没有人在。”玉芙蓉轻声的出声道。

“好,奴婢这就去。”

说罢,月牙来到了室内看了看,没人,后来又走到了玉芙蓉的身边,笑着道 ,“娘娘,奴婢知道她们在哪儿了。”

“走,去看看去。”玉芙蓉阴狠着笑着,去了梁雨桐的房间道。

“姐姐,你醒醒呀!”红叶哭出声的道。

“哟!这主子怎么病成了这个样子,前几日不是还好好的吗?”玉芙蓉出声讽刺着。

红叶闻声,将头转了过去,就看到了玉芙蓉和月牙的那张狗仗人势的脸,姐姐如今病的不省人事,这两人为什么而来?

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要保护好姐姐,“哦!原来是玉妃娘娘呀!来到这雨桐阁中有什么事?”

玉芙蓉看着红叶那张不屑的嘴脸,嘴里冷笑着,但是月牙已经按耐不住的出声道,“你这个贱婢,见到娘娘,为何不行礼。”

呵!贱婢,她月牙凭什么这样说自己,她自己还不是奴婢,只是遇上的主子不同,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月牙,你何必相煎何太急,同样是奴婢,你说我是贱婢,难道你不是贱婢吗?”红叶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看着这对主仆出声道。

“放肆,敢在我面前教训本宫的人,你个小小的贱婢还轮不到。”玉芙蓉见红叶讽刺着她和月牙,喝声道。

然后,扬起一巴掌打在了红叶的脸上,月牙见此,又上来补了右边脸上一巴掌,打完后,月牙又推开了红叶。

狠狠的踹了红叶一脚冷笑道,“你看我的主子对我有多好,你再看看你的主子现在又在干嘛!她只会在昏迷中,根本看不到你受的委屈,你这又是何必了。”

说完,又狠狠的踹了一脚红叶的肚子,“啊”

红叶疼的哭了起来,道,“等公主醒来,会让你们好看的。”

“啊”

月牙从头发上拔下自己的木簪子,在红叶的身上扎了扎,狰狞的笑着,“好看?你的主子恐怕再也醒不来了吧!”

“啊”红叶痛苦的叫着,闭上了眼睛。

玉芙蓉看了看床上的梁雨桐,手里拿着针,恶毒的笑了,这针一扎下去,保准她痛得半死,跟我斗,小贱人你还是嫩了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