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瑞己对小宦人点了点头便跟着他走出后宫进了甬道,与赵高相见的地方是在霄上殿后的一处槐树荫下,前方有一个清水池,池中荷叶青嫩,有一两只水蛙不时跳上荷叶,口下圆滚滚的鼓动着从腹中发出一声声呱叫。

赵瑞己没有注意赵高总有怀疑的目光看待她。

“我想你也听说了,和你一起新来的仕女姣姬经始皇宠幸后己被封为美人,这两日始皇进后宫皆是为她而去,新人得宠地位渐贵,他朝得子,又会被封为夫人。”

“姣姬相貌出众,应有此幸。”赵瑞己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附合着赵高说话。

“那夜你若出场,岂有她被恩宠的份。”赵高言下之意有怪责赵瑞己不够争气的意思在其中。赵瑞己打算不出声任他指责。

“不过也罢,始皇向来喜新,过两日始皇会去上林苑狩猎,我到时自会安排你先到上林苑里等候,到时他射下一头花麝后,你便跑上前抚慰哭泣,声称你与花麝交好才常跑到上林苑,不想被射猎而亡,始皇爱良善德厚的女子,之所以未立皇后,想必也是未有人令他感到能母仪天下。”赵高的欲想奔着高大上,他想出的狗血计谋不仅想让赵瑞己被宠幸更要她当上皇后,赵瑞己感到自己是他手中的棋子,棋子不能有自己的话语权,棋子要顺他的意对一头鹿上演一场苦情戏,赵瑞己不是颗老实的棋子,她有自己的想法。

赵瑞己不能离开后宫太久以往引起他人注意,她很快与赵高话别跟着小宦人朝后宫而去,去后宫的途中经过霄上殿,霄上殿里一处高台上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赵瑞己走近一看,是两位公子装扮的人正在比剑打斗,其中一位赵瑞己一眼便认出了是与自己几度纠缠过的少年公子。

此时他与另处一个身高略矮于他的年长公子比剑相打,比剑时少年公子对另外一位公子发出一问,“幼弟请问兄长,若有下人当面对兄长言出不敬,兄长会如何对待?”

赵瑞己路过的身形微微一顿,偏注起他们之间的对话。

“当然要严加处治,欺上无礼乃死罪,根据言行轻重可另做叛刑。”

“如有人指责兄长凶残无情是杀人做孽的恶霸,兄长会如何处治?”少年公子边挥剑边继续发问。

“如此无礼,一剑砍了!”刀剑相击的哐当响声颇为震耳,随之过后是铜剑被大力丢在地上的声音,少年公子闷声道,“我下不了手……”

另外一人收了刀,问他,“难道真有其事,有下奴敢当面指责你是凶残恶霸?”

“之前我下令杀了几十个黔首未有心软,可唯独她我却下不去手,那时我当真想一剑杀了她,可我却放走了她,每次都一想起起都觉得心中不畅。”少年公子愠声低闷,他果然还心存介怀。赵瑞己不动声色地走过,眼光刻意避开,他们两人己成冤家,最好不相见。

“幼弟所说之人是男是女,若是女子,幼弟八成是对其动了心……”

赵瑞己和少年公子同时面容一怔,但赵瑞己的情愫只在心里发酵,她没有停下不断远去的身影。

“你的意思是我喜欢上了她?”

“幼弟所说不出我所料是个女子……”

赵瑞己以为她可以轻易平复心中情愫的波动,她进了房内一人独处时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刚刚少年公子说过的每句话,就连和他对话过的每个场景连带着都从记忆里跳跃了出来,甚至连几日前的梦中情景也想了起来,赵瑞己基本没有因为想起某件事或某个人而心跳加快过,少年公子的脸面与说过的话语一时之间充斥着她的脑海。

就在赵瑞己一心想着少年公子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她打开房门后看到来者有一息的惊讶,她以为会来找她的按理说该是云女,没想到竟是那夜偶然邂逅的廖琱琯。

“可还记得廖琱琯?”廖琱琯明眸含笑地问她。

“我从未将你忘记。”赵瑞己将她请进屋内并关上门,见到廖琱琯来找她,她心内除了惊喜也有一番不解。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此处?”

廖琱琯故意表情指责地看她,“好你个赵瑞己,进了后宫也不来看望我,那夜我还好心让婢女为你指路,回过头就将我的好拋诸脑后了?”

赵瑞己轻轻笑着坐到她身侧,两人就如许久未见的熟朋好友没有一点见外。“瑞己可一直都记着琱琯,不巧我刚来后宫便染了风寒,今日才得以病愈出宫走动。”赵瑞己心内的确一直牵念着廖琱琯,之所以不去看她全因为自身身份特殊,她本不是新进的仕女,是赵高从中作梗才进了后宫,廖琱琯之前知道她早是宫里的婢女,要是一下子以新进的仕女身份去见她,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我听说后宫新来的仕女中有一个长得极好,后宫怕是无一所及,我便想来瞧上一瞧,适逢你出宫被我瞧见,所以便敲门相见与你确认。”廖琱琯将来因说出,她换上一种审视的目光看赵瑞己,没有多问什么,心里希望赵瑞己能对她说点什么。

赵瑞己微微苦笑,目光中带着无奈,这些态度是她所不敢在赵高面前以及外人面前如实表露,她对廖琱琯有一种没由来的信任感,有些人与有些人在性格上是存在一些默契感的,她们就是在性格在有默契感的一类人。

“我进后宫后被义父名为宠儿,义父不想我身份外露,之所以会进后宫也是全由他从中安排,琱琯知道我原来的身份,这点可能会对你不利,我希望你能装作与我并未事先相熟。”赵瑞己对她诚恳道。

廖琱琯婉尔一笑,“我就知道你会对我说真话,你大可放心,这宫廷里本来就不乏居心叵测之辈,今后我也唤你作宠儿。”

“你怎么就确定我对你说的是真话,你就不怕我也居心叵测?”赵瑞己笑着反问。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