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儿,你可知晓霄上殿?”云女径自在她床边说话,“霄上殿因太和殿长公子染病后搬进了不少宗室公子,其中有长得极佳的公子,昨日我借故经过霄上殿,的确见到一位相貌极其俊秀的公子,你若见到也必定会像我一样心生惊叹……”

赵瑞己醒来后已是夜间,有人推开了她的房门,她看到来者是云女,待她走到床沿时,赵瑞己清楚地看到了她脸上沮丧的表情,她的双眼里蒙着一层水气,似刚哭过。

“云女,你怎么了,何以看上去一脸不悦?”

“宠儿,我惹怒了始皇,令始皇龙颜不悦。”云女语夹哭声地说出今晚始皇游巡后宫的经过。

秦始皇的仗队通过甬道来到美人遍地的后宫,本龙心欢愉今夜想与出众的美人们戏乐温存,高台宫落暖账明灯里,美人一一露脸,虽个个长得不错,但对于阅美无数的始皇而言,倒是见多不怪,尤其是百花争艳之像,容易让观者眼花缭乱,很难有一眼触动心怀之人,于是美人仕女都靠着展露才艺使自身印象加分。

因此奏乐和弦轻歌谩舞场面迷惑撩人,秦始皇饮酒赏美,很快目不遐接,站起身将轻盈跳跃于钟前的娇倩身影一把擭腰揽住,并细细看着怀中美人与之对视的姣好面容。

“告诉朕,你叫什么名字?”

“姣姬见过始皇……”姣姬娇美的小脸映上微许粉红,更衬得脸庞如花般美艳夺目,看到始皇眼中因看她而起了迷恋之色,她心内知道要想让男人对她爱不释手,必要挑起他的占有欲,于是她轻轻推了推始皇,眼中起了对他拒绝之色,始皇明显有些惑然,这时云女头顶青碗地跳起了桃娥舞。

桃娥舞的舞步变幻莫测,时如灵妖般惑目,时如芳神般摆动秀婉,令人赞叹不己的是她头顶清水,却能在身体摇曳下水面不见一丝波动,秦始皇不禁在心内称奇称美。

姣姬眼光淡漠地看向正跳着舞的云女,论相貌,云女的确有可爱之处,若她顺利跳完桃娥舞,这夜姣姬很有可能就要与始皇失之交臂,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既近了她的身就绝不允许轻易将她舍弃。

就在秦始皇对云女看得目不转睛的时候,云女也如云中雀鸟跳跃得洋洋得意之时,脚上的鞋竟突然掀了底,脚趾头不由得突兀向前一滑,头上的青碗受到震荡不再安分地待在头顶上,而是朝着前方倾落而去,令人惊不可遏的是,碗中的水竟顺势洒向始皇的脸面,始皇接了水的脸或青或白,云女急忙跪下求恕,被始皇身侧的宦官喝令退下。

赵瑞己听完也为云女感到十分不值,她问云女,“你事后可有查看过自己的鞋?”

云女只顾着失望难过,经赵瑞己一问,立即去把断鞋拿来,赵瑞己接过鞋细细察看着,见鞋底上的的针线断口平整,便知是有心人事先用刀子割开过。

“这鞋被人动了手脚。”

云女听完疑惑不已,“会是谁在暗中算计我?”

后宫明灯暖账处,始皇精壮的身体正横抱着一位细致娇倩的身子,走到宽大的软榻边便一把将她放下软榻里并目光灼灼地俯视着她,她的俏美容颜,她细颈下突起的诱峰,她曲线明显的腰身以及裙下露出的一对玉足。

姣姬半支着身睁着美目用一双不愿相迎的怯怯眼神看着面前魁武如熊般的男人,而这样反而是以退为进,完全激起了始皇的欲-望,下半-身早已硬实坚挺,恨不得一下子将眼下的美人揉进身体里。

“美人何需惊怕,朕定好好待你。”始皇一只膝盖抵着软榻,一只膝盖屈起,一只手轻而易举地将姣姬揽入怀中抵近自己,低头不管美人满目不愿便重重吻住了她的娇嫩不安的双唇。姣姬的双唇被始皇的辰紧紧吻住,她不断用手去推开始皇,只是没有多少力气,始皇吸吮着姣姬唇间的芳嫩,竟如蜜糖般酥心,她的抗拒更撩起了他更多的索有欲。

始皇的舌霸道直入,他的一只手捏着姣姬雪白细嫩的下巴,指尖的捏力稍稍加重了些,使得她的唇齿得以放松而令他的舌尖滑入,姣姬感到一阵颤栗,始皇嘴上的吸力极大,他不断吸吮着她的唇齿汲取着她口中的芳液,她的舌被他霸道且灵巧的舌纠缠着,姣姬的手不断地拍打着始皇的胸膛,她没有停止过一些无谓的反抗,始皇索吻她的时候不忘用一只手将她两只不安份的小手擒住,姣姬被一直吸吻着,感到胸-间气息不顺以致胸前大力地起伏着,突起的柔软之处或上或下的触感令始皇顿感血脉贲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秦始皇的捏住姣姬下巴的手开始向下游动,他的手抚向她的颈处很快探进她的衣襟内,姣姬柔软的胸处遭到五指的抓捏,始皇的另一只手索性也一同探进了她的衣襟内,两只手在柔嫩之处抓捏不断,爱不释手。他的吻也由上而下到达她的脖颈,姣姬感到身体被一种触电般的快感支配着,以致于腰身紧贴着秦始皇而上半身却稍稍往后仰,始皇吻向她的衣襟之内,他含咬着她雪白的酥-胸,双手将她的衣裳褪下了大半,丰盈的双峰落入眼帘,始皇眼中起了急切的欲火,他看着姣姬被爱抚过而显得娇艳妩媚的模样,看着她浑圆丰盈的酥-胸,上面有刚被捏咬过的痕迹。始皇下一刻便大力撕落她所有的衣物,令她整副光滑细腻的身子呈现在他眼下,他看到她的身子即刻快速解开自身所有的衣物,姣姬看到未着衣物的男人有些惊愣住,男人的身体她第一次得见,不待她细看,始皇伟壮的身体便压了上去……

赵瑞己服了医官开的药不出两日便能下床走动,精神也渐渐回复到正常的状态,不过云女的情绪没怎么缓过来,帝王的宠爱与否对于后宫女人而言关乎今后的一生,云女的心情可想而知。

后宫里有赵高的眼线,一个年轻小宦人走到赵瑞己面前低声传话,“赵高大人要与宠儿姑娘一叙。”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