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改天吧,记得吃多点,我喜欢胖胖的”,说完,在欧阳菲的小嘴上偷了个香就使用轻功跳出窗

欧阳菲就开门出去,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没有收敛,春雨冬梅看见了,很好奇,“小姐,发生了什么好事了吗”,春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冬梅也好奇看着欧阳菲

“没什么,真的那么明显吗”,欧阳菲摸摸脸,发现烫烫的

“小姐的脸像开了花一下”,春雨调戏,“没错,像捡了金子一下”,冬梅加了句

“你们俩个,一个调戏我的坏蛋,一个小财迷,不要理你们”,说完,她就跑了

春雨冬梅在后面追着,三人很快乐,没有发现暗中阴险的目光

“爷爷父亲二伯,小菲饿了,我们快用膳吧”,所谓不闻其人但闻其声,下一秒欧阳菲就走进了前厅

    欧阳府三位“老人”原本还在为早上的事替欧阳菲担忧,怕她想不通,现在看见她又变回以前活泼可爱,都很开心,对于早上的事绝口不提

“爷爷,我想取消和景王爷的婚约”,欧阳菲突然想到昊王,就想起自己还有个该死的娃娃亲

他们三个又疑惑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那个可是你母亲跟熹妃定的,你长大后还没见过景王都要取消婚约,你见到了景王,你就会后悔,死王爷很优秀,要不等你见了他再说”,欧阳毅提议道

“小菲,难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告诉二伯,二伯帮你”,欧阳靖笑眯眯

“真的吗?小菲,快快告诉爷爷,是哪家的公子?爷爷会求皇上赐婚”,欧阳锋激动的说

欧阳菲红着脸低下了头,“哪有嘛,我才十五岁”

“爷爷都是过来人,肯定懂你的小心思,不会是靖王吧,还是昊王”,欧阳锋笑眯眯

“我才见过景王一次”

“哦,那就是昊王咯,那孩子还不错”,欧阳靖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欧阳菲羞答答的低下头去,大伙便什么都懂了,笑了笑没说什么

枫溪宫里,昊王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吃着佳肴,觉得味道极差,心里想着:小丫头说她府里的菜肴好吃,不如晚膳就在她那吃,她想到今天小女人模样,嘴角不经意往上扬

         上菜的宫女都看傻了,昊王发现有人挡着自己的光线,收敛了自己的笑容,“还不快点上菜,想饿死本王吗”

“对不起王爷,是奴婢错了,再也没下次了”

         昊王挥挥手,示意她下去

宫女退出去后,张管家给了她些银俩,那宫女离开跪下,“张管家,求求你,向王爷求求情,奴婢再也不干了”

         张管家没有理会她,直径走到房间门口站着,那宫女想继续过去求张管家,俩名侍卫过来,把她拖出去,顺便塞了个东西在她嘴里,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用完膳,昊王一直在书房看书,还一直问张管家用膳时间到没,张管家那无语,不是刚用完膳,王爷您什么时候那么能吃了,他就吩咐差不多到时间就喊一声,又继续看书,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 王爷,还有俩刻钟就到用晚膳时间了,要不要吩咐下去”张管家站着书桌前问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