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要趁乱逃,都被将士抓了回来,绑了起来送回将军府,那些人看见这样都不敢逃了,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里,无视百姓的攻击,他百姓们虽然在攻击马车上的人,但也不拦着欧阳府的马车,欧阳府历来出将军为他们保家卫国,很受爱戴,马车很快就越过了人群出了京城,到达寺庙时主持出来迎接,将士头目跟主持说了情况,就打道回府,主持先安排小姐和姨太太住下来

将士们回到府里,就跟欧阳峰复命“老爷,人已经送到寺庙,主持安排他们住了下来,中途二小姐逃跑被抓了回来”

“把她押到地牢,永世不得出来”

        “是”

第二天清晨,春雨冬梅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大声喊道“小姐,小姐,快醒来,老爷说有急事叫你过去”

         欧阳菲听到后,连忙从被窝里爬起来,春雨冬梅连忙帮欧阳菲梳洗,很快的,欧阳菲出现在欧阳锋欧阳毅的面前,发现二伯欧阳靖也在,而且表情复杂

“爷爷怎么了?”欧阳菲迫切的问

“她们都死了,死在寺庙里,今早小师父见她们没起床就去寻她们,死的很惨,到处都是抓痕,应该是被下药,她们互相抓的”,欧阳毅解释

欧阳菲懵了,谁下的药,自己间接杀了他们

“这不是你的错,是她们应得的”,这时欧阳靖平静下来,他本来就想把她们铲除,只不过有人快自己一步,一时接受不了,看见侄女内疚很心疼

“可是可是如果不是我要把她们送寺庙,她们或许不用死呢”,欧阳菲低下头

“小菲,有时候必须狠一点,有句话叫做,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欧阳锋意味深长的劝道

欧阳家的家长都在劝她,她应了下来,用完早膳就回自个的小院,直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春雨冬梅很着急,但没办法,欧阳菲吩咐她们守着门口,不准进来

欧阳菲刚关上门,转头就撞上了一堵墙,这堵墙便是昊王,昊王看见欧阳菲眼红红的,连忙问怎么了

欧阳菲没回答,直接扑到昊王的怀里,哭了起来,可吓坏了昊王,她这么又哭了,昊王心想:难道是自己吓坏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吓唬你”,昊王轻轻拍着欧阳菲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欧阳菲哭累了,趴着昊王怀里睡着了,昊王看见欧阳菲居然睡着了,又好笑又开心,好笑的是她居然就这样睡着了,开心的是她在自己面前没防备,越看越可爱

昊王把她轻轻抱起,昊王就在想,将军府那么缺银子吗, 居然把她养那么轻,把她放在床榻上,小心翼翼的,深怕一不小心就把她弄伤

昊王有点口渴,欧阳菲又抓着他的手,他轻轻的拨开她的小手(欧阳菲抓太紧了,才用“拨”)

手一弄开,欧阳菲就睁开了眼,“你要离开我吗”欧阳菲受伤,小心翼翼的问

“不,我不会离开你,你睡吧,我守着你”昊王看见她受伤的眼神,心里有怒了,哪个不长眼的敢惹自己的王妃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