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好吧。”倾媚柔想让白斯里留下来,可还是算了。之前白斯里就生气过现在还是安分点比较好。

“嗯,那我先走了。好好睡。”白斯里起身会书房。

~~~~~

程洛伊回到家,周青转来信息。

“喂,周青有什么事嘛?”程洛伊不耐烦道。

“少主,最近您的工作是要您自己做还是让南宫副少主做?”周青疑惑之前他们少主虽说一直都是南宫副少主和邬副少主在大理可公司他们少主大事还是会打理的,可最近他们少主怎么不关心起来了?

“哦!这样啊,把最近公司的大事发邮件给我,一个小时后我再给你答案。”最近她的忘了工作这会事了!都是白斯里把她气坏了!

程洛伊在客厅戴着黑眼睛不停的工作着。

~~~~~

而白斯里这边也在书房拿着文件一份一份的阅读着。

两人都在忙的不可开交。

第二天,程洛伊穿着一身樱桃小短裙背着一款ZOOM的背包走进了绿玫瑰餐厅。一进门就看见了白斯里“这儿!小洛伊。”白斯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程洛伊心情就会好。

程洛伊走进去,一个人也没有除了服务员,程洛伊好奇,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

程洛伊坐下“什么小洛伊,小洛伊的!怪亲切的,叫我程洛伊或洛伊就可以了。诶,对了,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怪冷清的。”程洛伊说着还不停的打哆嗦。

“哦,我都包了,我不喜欢别人打扰。”白斯里淡定的说着。

“暴发户!神经病!”程洛伊白了一眼。

“哦?我喜欢这个称呼。服务员,上菜。”白斯里直接无视。

“切。快点!快点!我饿了!”程洛伊一早上都没吃饭。

“是吗?pig?”白斯里在暗暗的提醒。

“啊?额……呵呵。”程洛伊没想到白斯里会说pig。

就在这时白斯里拿出他的电脑打开一个页面转向程洛伊道“小洛伊,你说前天呢有个黑客入侵我的公司我怎么办才好呢?”

“啊!呵呵……白总我怎么…怎么会知道呢?你说是吧!”程洛伊总觉得白斯里没安好心。

“哦,好像是额。小洛伊你说我找到那个黑客我该怎么办呢?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恨的,如果是个男的就把他用在我公司的名下,如果是个女的的话就XXOO后天天折磨她,你说怎么样?”

“呵呵……那是你的事。饭来了吃吧吃吧。”程洛伊 MD你的心不是一般的狠啊!

程洛伊转移话题,看着糖醋白菜皱眉“我讨厌吃醋!”

“可我没让你吃醋啊?pig。”白斯里继续提醒。

“我竟无言以对。”程洛伊翻白眼。

这一餐吃的程洛伊汗流浃背的,白斯里总是不停地提醒程洛伊那天的事,,程洛伊那叫一个提心吊胆啊!这种年代吃个饭也要提心吊胆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程洛伊擦嘴“好了,白总去趟洗手间。”

“嗯。”白斯里邪笑一下。

程洛伊进厕所还没关门就看见一只带着瑞士手表的手推门。

“谁啊!上趟厕所也要争!”程洛伊低声说。

还没等程洛伊反映过来白斯里一个侧身就转进了洗手间,看见白斯里的程洛伊嘴角抽了好多次。

“白……白总,原来您还有闯女厕所的习惯啊。”程洛伊看着他挑眉。

“呵呵,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闯女厕。”白斯里没感觉。

“哦!那我还要感到庆幸嘛?”程洛伊抱胸。

白斯里反手关门,把程洛伊抵到墙上,一只手抵到程洛伊头的正上方;一只手环抱着程洛伊的纤纤细腰,鼻尖对着程洛伊的鼻尖,一说话气全都会吐到对方脸上。两人好不暧昧啊!

“嗯?你说呢我的小pig?”白斯里继续以这种动作抵着程洛伊。

程洛伊光荣的一脸红“啊?你说什么啊?”

“小洛伊别装了,上次的黑客就是你,你还是黑狐,别装。”白斯里道。

程洛伊本想打死也不承认可白斯里知道她是黑狐?“你怎么知道?”

“我在你手机上看的,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小洛伊”白斯里暧昧地说着。

“啊!不……”程洛伊还没说完白斯里就吻了上去。

首先只是蜻蜓点水的吻后来愈发加重,程洛伊动弹不得,白斯里的手正在她的身上游走着。突然手到她的大腿处程洛伊立刻反抗开道“白斯里!你给我滚!。”

白斯里没有理她正当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响起来了“小姑娘,小伙子这儿可是厕所悠着点啊!”打扫厕所的大妈听到有异声,就知道了。

~~~~~题外话~~~~~~

程洛伊:你给我滚!

白斯里:人家忍不住(抛媚眼中)

妮的嘴唇今天起泡了!明天怎么去学校啊!

各位亲 大大的对不起 因为妮家16天没有网所以不能更啊!想想都是一把辛酸一把泪啊!

对不起啦!手拿三炷香,一拜 对不起! 二拜 大大的对不起!诶,不对啊,呵呵呵呵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