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和水梦蝶兴奋的将洗髓散倒入水中,却没想到,刚下水便有如火灼,由外入内,整个人便如同在火海中,若只是停留于皮外,两人尚可承受,但此时骨头中传来的剧痛,实在难以忍受,林越在屋外听着屋内二女痛苦的呻吟,也是一阵心疼,林洛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苦。

“你有没有在里面泡过?”林越对身旁的紫君妍问道。

紫君妍点头道:“泡过。”

“你泡了多久?”

“刚进去就出来了。”紫君妍笑了笑,走进了屋子。

林越一阵无言,回到了自己屋子,收拾东西,他知道洗髓散对两人有莫大好处,虽然有些痛苦。不一会儿,紫君妍又到了他的身边,笑道:“她们两个还真是能忍,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出来。”

林越摇头道:“她们的耐性,我很了解,即使再大的痛苦,也能坚持,我们喝杯茶吧。”

紫君妍不知从何处取出一个茶壶,两个茶杯,一袋茶叶,双手一翻,茶壶中便已盛了一壶水。

林越喝了一口,不知为何他竟喜欢上了品茶,而紫君妍煮茶又是一流,林越放下了茶杯,“你和我一起么?”

“当然,你们几个我会放心么?”紫君妍说道。

“明天出发,我马上去和姑姑说一声。”林越起身道,林越的姑姑似乎对他并不太友善,甚至还没有楼安琪热情,所以这半年林越也很少与之接触。

紫君妍也没有跟去,收好了茶具,便向林洛那里走去,两人全身通红,已经没有在呻吟,似乎好了很多,但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并没有因为时间而习惯,反而更加的的痛彻心扉,药水已变成了墨青色,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紫君妍暗道:当初我刚进去就出来了,虽然并非是因为受不了,但她们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风老说过,最多一个时辰,时间太长反而对身体不好,如今过了大半个时辰,她们体内糟粕应该都已经排除,经脉也已经修复,疼痛中对肌肉也一定有了更好的控制。

紫君妍隔空两掌,掌风击在两人头顶天灵之上,只这一股真气,在两人体内游走,不断打通两人各大穴道,两人体内真气再也运行无阻,紫君妍引导着真气运行,速度快了数倍,楼安琪突然走了进来,皱眉道:“胡闹,她们如今昏迷,你这样反而害了她们。”说罢,一手探入水中,按在林洛丹田上,“你去帮水儿那丫头,记住,将你输进去的那道真气分散到她各个穴位,直到她们醒来。”

紫君妍弄醒了二人,虽然都是女子,但赤身露体,两女终究有些害羞,楼安琪轻喝道:“不要走神,意守丹田,尽最大努力开辟丹田,将真气容纳进去,你们的经脉没有越儿柔韧粗壮,现在不能将真气纳入,只能开辟丹田。”

由于紫君妍和楼安琪的引导,两人并没有感到体内真气四窜的感觉,紫君妍提醒道:“不要管其他,全部精力突破境界,也许会有丹田被割裂的感觉,也许会有头痛欲裂的感觉,但都不要放弃。”这种情况紫君妍有过经历,这只是一股真气,并不似当年楼安琪将毕生功力传授。

林洛只感觉腹部犹如刀绞,一寸寸的血肉都在掉落,此时依旧泡在洗髓散中,但已经感觉不到洗髓散带来的疼痛。

整整一个时辰,两人才将这一股真气全部收纳,虽不能运用自如,但已没有危险,假以时日一旦完全融合,境界便可突飞几个层次,紫君妍有些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真气竟然不受控制。”

林洛摇了摇头,“没事的,我们也是因祸得福。”

“怎么动不了?”水梦蝶惊呼道。

林洛也是一惊,她的身体竟然用不了力,站不起来,楼安琪道:“没事,时间太长了,洗髓散进入了体内,君妍先把她们抱出来。”

紫君妍点了点头,洗髓散本就是毒药,能使人全身瘫软,甚至终身残废,但一般洗髓散由内而外才会发挥毒性,由外至内毒性却只一般。

林洛和水梦蝶经过了洗髓散的洗涤,犹如再生,本来两人发育并不突出,但此时却长高了不少,本来只及紫君妍肩膀,如今已经差不多高了,身材也凸显了出来,两人内在的筋骨的糟粕也全部洗除,对日后的修炼有极大的好处。

林越在屋外已经急的坐立不安,又不好进去,屋内又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见楼安琪出来,林越忙问道:“洛洛她们没事吧?”

“没事了,只是刚刚君妍那丫头胡闹。”楼安琪说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便离开了。

林洛和水梦蝶洗净了身子,也出了屋,紫君妍有些歉意地说道:“刚刚对不住了。”

水梦蝶抓住了紫君妍的手,娇笑道:“没事,紫姐姐你也是对我好。”

林越忙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事,我们更漂亮了对不对?而且现在我感觉全身精力充沛,很舒服。”水梦蝶笑道。

这次对两人的确有了很大的好处,当夜两人的练体境界便双双达到了侯级三品,而林越练气也突破到了侯级四品,如今三人中林洛是侯级五品,林越如今是侯级四品,水梦蝶侯级三品,练体方面却是林越领先。

四人一大早便离开了荷兰村,虽然这半年多一直以能够出村为目标,但一时出村还是有些留恋,走在路上,还未出山,水梦蝶便提议道:“我们比赛看谁先到最近的小镇好不好?”

林越点头道:“好啊,君妍作证。”话音刚落,身影便随风向前飘去,林洛微一跺脚,也跟了上去,水梦蝶娇呼了声“你们犯规!”便也向前追去。

三人轻功相当,功力却是林洛最高,林越的天龙云游步虽然奥妙无穷,但以短距腾挪为主,速度并非见长,虽提前奔出,但数十里后,林洛已经追了上来,水梦蝶似乎会一门速度极快的轻功,但功力不足,却渐渐被拉远,紫君妍拍了拍水梦蝶,笑道:“别追了,我两慢慢跟着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