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落熙耐心劝解道:“可不能这么小气啊,我以后留了比这更好吃的东西,还会分给你呢!”

“那……好吧!”花香恋恋不舍地松了手递给欧阳落熙。

晔风手中的筷子忽然飞了出去,在欧阳落熙和花香交接那盘子的时候“啪”地敲在了那盘子上,极巧极准极有力度,欧阳落熙手被震得一麻,托盘脱手,“啪”的一声脆响,连盘子带鸡都被打落到了地上。

盘子一摔八瓣,而鸡肉也滚出了盘子外,还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欧阳落熙顿时转头对容景怒目而视,“你做什么?”

花香也瞪了晔风一眼,“你干什么将盘子打掉?”

她心疼地看着落在地上的盘子,怒道:你赔我鸡肉!”

“不好意思,一时没抓住筷子脱手了!”晔风淡淡看了二人一眼,从容淡定地道。

“你这也能脱手?鬼才相信!”欧阳落熙不信,他就是不想他吃到那鸡,别以为他不知道。

令他惊异的是这家伙准头倒还十足,那筷子正好打在了盘子底,他反应过来想抓住都不能。

花香想着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她瞪着他,怒道:“好好一盘子鸡,我还没吃呢,你赔我!赔,快赔!”

“就是,你看看,花香多乖的一个丫头,叫你欺负成啥样了!”欧阳落熙不放过任何一个挑拨离间的机会,煽风点火。

“好,我赔你!”晔风凉凉地看了欧阳落熙一眼,点头,对外面温声喊道:“再来两盘鸡!”

外面小二没敢靠近房间门口,而是守在楼梯口,闻言立即应声,连忙跑了下去,转眼就下了楼吩咐去了。

花香终于决定反抗了。看来晔风光咬他一口还不够,必须采取非常措施,要不然这人就是喜欢坑人!

她抬头向秦凝儿道:“凝儿姐姐,你和落熙哥哥,改日一人送我一筐子蛇好不好?”

见她眼中闪着狐狸般狡黠的光,欧阳落熙和秦凝儿异口同声道:“没问题!”

晔风点完菜,回头看花香,“这总可以了吧?”

“嗯!”花香哼了一声,算是作罢,不过到底作不作罢,那得以后才知道。

不要以为她笨她好欺负,她平日里在外面和一堆孩子混惯了,一旦有人让她看不顺眼,她报复人的方法可是有一百种。

秦凝儿凑过来,悄声道:“唉,花香妹妹,你要干什么啊?”

晔风悠悠地吐出几个字,“你最好闭嘴。”

秦凝儿悻悻退回去。

花香此时已经放下没有啃完的苹果,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菜。品了几口皱眉,“没有家里的好吃!”

“嗯!”晔风再次点头。

“不止是味道差远了,菜色也是差远了。”花香一边吃着一边继续批评。

“嗯!”晔风依然附和,声音温润低缓。

“不好吃。”花香继续啃起她的苹果,拿起一盘子辣椒凤凰,从窗户里扔下去。

楼下的那些小姐们竟然还不走,有的甚至已经要上来找欧阳落熙了,要不是有晔风的人拦着,这里早就成菜市场了。

“嗯,我觉得也是!”晔风深以为然。

花香发现自己的胃口这些日子似乎被养叼了,以前吃的饭菜一直很合她口味,一遇见不喜欢的,便是一点也不会吃的。

“你已经饿坏了,这一顿就先将就了吧!”晔风劝道。

“好吧!”花香点头。

“不就是饭菜吗?我府中有一个厨子,饭菜做得很是好吃,尤其是清水鲈鱼!改日我请你去吃!”秦凝儿不满花香就这么被这个黑心的人给糊弄,立即道。

“嗯?真的啊?”花香看向秦凝儿。

“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秦凝儿立即点头,“一般人我还不让他吃呢!”

“去吧去吧,回来我这儿有解药。”晔风添一句。

“晔风我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家没那么多毒药!”秦凝儿一看自己的客人又要被晔风哄骗,驳斥道。

“我知道,你们家没有那么多毒药,有的只是少量的剧毒。”

欧阳落熙看着三人,从晔风身上转到花香身上,又从花香身上转到晔风身上,最后用怪异无比崇敬无比的眼光看着晔风,用只有晔风一人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耳边道:“七皇子,若说本太子以前佩服你三分,如今就佩服你十分。”

晔风筷子一顿,不看欧阳落熙,声音浅淡,“好说!”说罢,又瞥了他一眼,“秦凝儿她家的饭菜不错,至少能把你喂成药罐子,你要不也去尝尝她家饭菜?”

“这个嘛……”欧阳落熙一笑,“算了,本太子很忙!改日还得再去找北清词玩啊!我觉得他家饭菜可能更合胃口一些吧!”

“唔,你说什么?”花香一边吃着一边咕哝道:“北清词是谁?该不会又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吧?”

晔风眸光闪了闪,静静看着欧阳落熙,似乎在等着他回答花香的话。而秦凝儿也是同时变了脸色,阴晴不定。

欧阳落熙愣了愣,开口解释:“北清词啊,他……他……”却愣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花香也立即来了精神,苹果也不啃了,一眨不眨地看着欧阳落熙,也等着他回答。

“好了,他不是披着人皮的狼。”晔风替欧阳落熙道,“他顶多算得上狼。”

这解释可真奇葩!花香来了兴趣,“什么狼啊?”

“就是那种黑心的人。”晔风想了想,补充一句,“他家的药多得吃不完。”

花香感觉这阴森森的语气让她头皮发麻,对上三双视线,她回想那种传说中的世外高人,一般都是隐居山林的,轻咳一声,极其淡定道:“好啊,那我改天和落熙哥哥一起去看看这匹狼好了!”

晔风移开视线,抬头看房顶,脸色有一瞬间一抹异色一闪而过,“我劝你不要去。”

欧阳落熙盯着晔风的脸部表情,须臾,手中的扇子继续煽了起来,若无其事,“唉!今天遇上晔风,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晔风只觉好笑,“遇见我倒八辈子霉,那遇上秦凝儿是倒几辈子霉?”

秦凝儿挤回来抓住欧阳落熙的袖子,“本小姐来就是来找你的,你要是敢躲我试试?”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