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糖葫芦

花香暗自谨记着一定要离太子远一些,太吓人了。她可不想整天被人害来害去的。

“安阳城里也有一位府上的小姐喜欢他,日日缠着他,她还发誓,不追上欧阳落熙,永远不会消停,凡是阻碍她好事儿的,就等着被她追杀吧。”

花香:“……”她顿时睁大眼睛,呆愣半响,忽然一拍车板,恍然大悟道:“感情这太子还有相好?怪不得在安阳城这么霸气呢,原来是有人撑腰啊。”

“嗯!”晔风点点头,轻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道:“所以你以后还是不要对他那么好奇了,他就是一人渣,自恋得很,免得他误会你爱慕他。再说,若是让那位小姐听闻,定会杀进京花府来找你。杀了你是小事儿,破坏了人家感情的话,你就是大过了。”

“说得对,以后绝对不能再谈这个人了。”

晔风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长长的睫毛垂落盖住一双凤眸,嘴角噙着笑意,不再言语。

“风哥哥……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花香深以为然,为了一点儿破事搭上性命确实不值得,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才是正道!

“你觉得你出得去?”晔风替她把帘子掀开,外面人都已经多得走不动了,更不要说这么大一个马车了。

就算扔下马车走着回去花香也觉得累,而且这马车这么值钱,她也舍不得扔掉,她现在就处于一种闲着没事儿干而且有气没地儿撒的状态,只好靠着车厢,“我不管,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把你这车给吃了!”

晔风一愣,本来要去放茶杯的动作顿时停了,他停顿三秒钟,冷静回应,“你吃吧,要是吃不饱我再给你买一辆接着吃。”

“……”花香话刚脱口而出就发现自己口不择言了,她顿时一阵懊恼,什么叫做吃他的车?她又不是什么都吃的怪物。看着容景呆愣愣的样子,她嘴角抽了抽,脸一红,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连忙补救,“我是说我饿了!饿了知道不?”

“知道。”晔风看着她的窘态,有些好笑,道,“那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吃?你要吃什么?”

花香随便往帘外一指,“我就吃那个,风哥哥你给我买回来吧!”只要让她一个人在车里清静一会儿就好了,晔风不在她就可以放松了,吃不吃无所谓,反正她也不饿,至于刚才说的饿完全是借口。

“你……”晔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脸黑了黑,“你确定要吃那个?”

花香感觉他语气不太对劲,连忙回头看自己指的是啥,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她指的竟然是一个路人……

她又不是妖精,喜欢吃人肉长生不老……花香急着圆场,顺手将手指改变方向,指向不远处一个卖糖葫芦的,“我指错了,是那个糖葫芦!”

“呵……”晔风笑了一声,只好下车。

待车里没人了,花香学着晔风刚才闭目养神的恬静模样,也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这样也许可以找到一些乐趣,因为晔风闭目养神的时候就就好似一副乐在其中的神情,可是她偏偏越闭越没意思,越闭越郁闷,因为她根本就静不下来啊!

她闲不住,偷偷掀开帘子看看晔风怎么还不回来。只见晔风正在一个个地仔细挑选糖葫芦,倒是挺用心的,笑着朝那卖糖葫芦地言语了几句,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令那小贩一直很兴奋地给他介绍各种糖葫芦的好处,脸上各种表情,煞是精彩,还手舞足蹈,肢体动作几乎全用上了。

花香忍不住也跳出去,溜到晔风身后,想听听他们在谈什么。

“这位公子,这是山药葫芦,吃了可以延年益寿,老少皆宜,又很甜,最受欢迎了!”

“嗯。”晔风淡淡答道,“山药啊……这山药外皮枯燥,有些起皮,色泽也不是很好,可能采摘的时候有些晚了,这种山药,当药材引子很不错,若是用来做糖葫芦,有些不妥,估计别人吃上两口就吐了。再换吧!”

……花香知道那小贩脸上的表情为啥那么兴奋了,那不是兴奋,而是勉强,是心虚,是无奈,完全是被晔风这个大神给逼出来的呀……

天知道晔风胃口怎么这么刁,刚才那串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哪……她连忙抢过那串山药糖葫芦,“不用换不用换,我就吃这个啦!”

“依你。”晔风轻轻看了她一眼道,付了钱。

花香一下子就咬了两口,而后又尽数吐了出来,“呸呸呸,怎么这么苦呀!”

“我都说了那个不好吃……”晔风坐回车子上,认真道,“你还不听。”语气中有他自己都未察觉出的宠溺。

花香又被坑了……她恶狠狠的拿起糖葫芦咬下去,哼,就不听,我乐意!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