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过一场凉丝丝的雨,地面原有的燥热被驱除不少,用鼻子仔细嗅嗅,似乎还能感觉到夏日残余的清凉。

昨夜,自从晔风走后,便下起了小雨,夜深寒气重,可怜花香只能边喝着暖茶一边写那一千个字了。虽谈不上冻得瑟瑟发抖,噤若寒蝉,但是对于她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孩子来讲,还是不习惯的。

怜儿早早地便起来了,她将花香叫醒,催促道:“小姐,快起来啦!您可不能睡懒觉啊!奴婢给您做了最爱吃的饭呢。”

“小姐,您怎么半天不吱声?您听到奴婢的话了吗?”

“小姐?”

花香被聒得没法睡了,揉揉惺忪朦胧的眼睛,一缕暖暖的阳光从窗子撒进来,斜斜地落在她身上,整个人似乎被梦幻的金色包裹起来。

透过雕花木窗向天上看去,只见上午的太阳光芒,扑洒在大地上,金光四射。

“啊?哦……”她迷迷糊糊地应答了一声,伸手推了推怜儿,“别吵我……”便翻了个身,蒙头睡她的回笼觉。

怜儿紧追不舍,继续喋喋不休地絮叨:“小姐,晔公子不管你了,你可不能再迁就自己哪,再说,奴婢觉得,还是忍着吧,吃吃苦也没什么坏处,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更何况现在都快……”

烦……

这语气……怎么越来越像晔风啦?

花香冷不丁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挺精神的,愣了一会儿,调整好姿态,转而向怜儿哀求道,“没有人管我正好啊……再让我睡一会儿嘛……就一会儿啦……”

怜儿像个老人似的唉声叹气,看来没有晔公子,谁都管不了小姐了。

“小姐,奴婢也不想看你受累啊,刚才晔公子来了,见你没醒,就先把你昨夜写的字看了一遍,他说你写得不错,然后让我这几天把你好好管管,字可以不写,但书不能不读,怎么说也不能目不识丁,他还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正是学习的年龄,可不能给耽搁了……”

什么?晔风来过了?

花香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不是说好了她已经自由了吗……

花香想着该怎么应付她,目光不耐烦地朝周围扫了扫,便看见桌子上摆了一件衣裳。

那是一件精致的罗裙,淡紫色的软绸衣料,上面绣着小朵的碎花。花叶不繁杂,但栩栩如真,针脚仔细,绣线泛着丝丝光华,半透明的轻纱,打了几个漂亮的褶皱。

她瞬间被那衣服吸引了,以至于忘了辩驳,指着它问:“那是什么啊?”

“哦,那是晔公子留下的!”怜儿顿了顿,小脸越说越兴奋,“那可是京城一等一的绣娘做的呢!晔公子说他留着没用,就先送给你了!这么贵重的衣服,穿出去,可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羡慕得要死呢!”

“风哥哥给的啊……”花香跳下床,走到那衣裳旁边,随手翻了翻,“那我就更不能要啦!”

“嗯?小姐?你不要?”怜儿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多好的事呀,小姐怎么不要?

“不要就是不要。”花香倔强的扭过头,满脸狐疑地盯着这衣服看了又看。晔风怎么会这么好心,给她送衣服?被他欺负了这么久,她才不要信他。反正她才不会为了一件衣服就被他收买了呢。

眼睛又是一瞥,便看到了一只镯子,被放在衣服旁边,泛着清光,剔透圆润,一见便知价值难以估量。

“这又是什么?”

早知道她就应该早醒些,再把这些东西通通给他塞回去。

她要了他一个玉佩,貌似价值连城。以后可不能这么随便啦,自从在那个腹黑的晔风那里栽了好几个跟头后,花香便已经自动总结出了经验,以防再次被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