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福耷拉着两只耳朵,哈哈的伸着舌头喘着粗气从门外噔噔噔的快步跑了进来,进屋就跟璇玉吵吵着要水喝,璇玉拿起桌上的小瓷碗给它倒了满满一碗的水,再帮它放到了地上,不过眨眼的功夫,胖福就将碗里的水舔了个一干二净,可见,它真是赶路赶累了。

璇玉又给它添了点水,她边添便问道:“胖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呢,我哥呢?”

胖福喝了个水饱,不自觉的打了个饱嗝后才悠悠的说道:“他被女人缠上了,脱不开身了……”

众人听后一愣,被缠上了,被谁缠上了,穆锦绣?

胖福拿眼睛示意着璇玉,倒是给我上点饭菜呀,我都要饿死了,哪有光想着套消息也不给饭吃的道理啊?

璇玉抽了抽嘴角,这只狗现在是越来越会讨价还价了,丫的这是跟谁学的呢?

璇玉喊来店小二给胖福要了两个大肉包子,一大块肉骨头,胖福吃的连骨头渣子都没剩,璇玉瞪着眼睛微张着嘴巴惊讶的看着胖福撑得连打了好几个饱嗝,这家伙现在是越来越能吃了,完了,照这么发展下去,怕是真要供不起它了……

吃完晚饭的胖福整只狗悠闲的成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它的舌头耷拉在外面,如果不是它的胸口一起一伏的,璇玉还真怀疑它是不是把自己给撑死了。

璇玉抬脚踢了踢它,想具体问问它凤青阳的事儿,谁知脚刚踢到它的身上,就赫然听到了有节奏的“呼噜呼噜”的打呼声,它竟然旁若无人的睡上大觉了,璇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胖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生活真是美的很,美的很哪!看来,是时候应该让它出外跑跑业务了,回头让二师姐好好教教它,如何在鱼龙混杂的市井里打探消息,今儿就先让它先睡着吧,明儿再问它。

彼时,那个名为燕空的男子已坐在了桌前,正和长孙月卿玉柳二人聊着凰灵阁的近况以及丞相李澈的最新动向。

璇玉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着,从他们的谈话中她了解到,原来这个名为燕空的男子是凰灵阁的副阁主,是长孙月卿最为得力的部下,从凰灵阁内部训练到条规刑法甚至是外部打探消息,他都亲力亲为,有了他在,长孙月卿当真是省了不少的心。

璇玉挑了挑眉,难怪很少见长孙月卿回阁里处理事物,成天和她腻在一起,敢情是有个这么强大的后盾在后面帮着忙呢,璇玉撇了撇嘴,回头蒙养园也得招个全能型人才,生活和教课一把抓,她也省省事儿。

璇玉这么想着,便也随口问了出来:“那个……冰山美男……长孙月卿一个月给你开多少钱啊……这个,我愿意付双倍的价钱,要不你来我这儿得了……我这儿也不像长孙月卿那儿那般复杂,无非就是看看孩子,没事儿教孩子吟吟诗,唱唱曲儿,再大点儿了就练练骑马射箭……”

璇玉说完后,也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这年头,从别人家撬伙计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她也不过就是当着他自家的主子的面说的直白了一点而已。

但是反观众人的神情,她却觉得郁闷的不得了,简墨轩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玉柳则是似笑非笑,像极了去戏院看戏的看客,而长孙月卿则是一副完全不可思议的受伤表情,再去看燕空,璇玉骤然怒了,他眼皮下拉,嘴角一侧微翘,缓缓的冷哼一声,他这是啥意思,是鄙视我哪,还是瞧不起我哪!你大爷的,姐们我花高价雇你,你竟然还敢鄙视我!

璇玉一张脸涨的通红,当即就要和燕空好好理论一番,突然,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