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月卿牵着璇玉的手走在曲折幽回的长廊之上,月光柔柔的洒在他们二人相握的手上,这几日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难得有像今日这般静谧祥和的时候,他们二人都很享受,也很珍惜。

“月卿,我们明日便启程回京城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璇玉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她从未想过,这趟徐州之行竟会这般不顺遂,无缘无故惹了个烂桃花不说,还把自己搞得这样狼狈,这是招谁惹谁了!

长孙月卿握紧了璇玉的手,一脸温柔的笑道:“好,你说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

“可是,什么情报都没捞到就回去了,好不甘心哪!”璇玉苦着一张脸,她总是想帮师兄点忙,但是为什么就是什么都帮不上呢?

长孙月卿偏着头,侧着脸瞧了瞧她,眼睛忽然一转,神神秘秘的回道:“情报倒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只不过,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情报怎能轻易就让你给了你师兄呢,我俩可是情敌不是吗?”

璇玉一听有戏,立马晃着长孙月卿的胳膊,撒娇道:“那也就是说你已经搞到情报了呗,快点,快点,说说,说说……”

长孙月卿挑了挑眉,没言语,装的更一本正经了,璇玉偷眼瞧了瞧他,呦,还跟她俩装上了是吧,璇玉用胳膊肘推了推他,佯装生气的言道:“装差不多就行了啊,可别太过分啦!”

“……求人办事还能这么横的,我想十个人里边也就只有你一个……”长孙月卿装着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所谓情报,不过就是自李澈出京城那日起,我便派了人一路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还顺便截到了他与千沧雨书信往来的原稿,但是为免打草惊蛇便又绑了回去,只留了一份临摹过后的,相信这份临摹的以后也会派上用场的,后来又在无意中找到了你的藏身之所,说起来倒是应该感谢李澈了,要不是他,我还不能这么快就找到你……”

“那你倒是应该买点东西好好的去感谢感谢李澈了,要不是他,说不定我现在都是千沧雨的压寨夫人了,听着他手底下那些颇为英俊的小仆人恭敬的喊我一声‘宫主夫人’……我倒是觉得这沧海宫的宫主夫人可要比什么凰灵阁的阁主夫人强多了,毕竟这宫主光明正大不藏头露尾,但是这阁主却是在一起小半年了都不知道他是谁……”璇玉一番话说的有些伤感,怎么着也在一起快半年了,但是你背后的身份我却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这多多少少都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玉玉,你听我说……这凰灵阁我也是前几年才从我祖父手里接过的,之所以不对你说,是不想让你知道的太多,江湖上的事儿知道的越少越好……”长孙月卿捏了捏璇玉的手,一脸紧张的回道。

“哦?既是这样,那这件事我便不再追究了,接下来你可还有什么别的事要对我说……”璇玉抖了抖眉,该说件有趣的大事给我听了吧!

长孙月卿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这是挖坑让我跳哪!他前后思虑了半晌后回道:“你要问的可是玉柳……玉柳其实是我的师妹……”

“师妹?”璇玉惊呼道,这个消息的含金量未免也太大了,难道也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

长孙月卿嘴角抽了抽,无奈的回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和玉柳虽是青梅竹马,但也总好过你与你师兄啊……”

“嘿,我与我师兄怎么了,我俩就是关系较好的普通师兄妹而已,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在那儿瞎来个什么劲儿哪!”璇玉掐着小蛮腰,摆出了一副小泼妇骂街的架势来。

长孙月卿揉了揉额角,颇为头痛的回道:“我也没说别的啊……”

“你该说的都说了,还想说什么……”璇玉面上不依不饶,实则心里在偷笑,这年头,能找到一个肯为你吃醋的男人并不难,但是找到一个既能为你吃醋又肯适当的做出妥协的男人却是难上加难。

爱情就是信任,是依赖,是无条件的忍让和关怀。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