婵看着这一切,双手不知搁置何处,十分慌乱的看着眼前失心疯的夫诸,自己不知如何安慰,只能在原地摆手干着急。眼前的夫诸似乎陷入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当中,痛苦的在那里哭喊着,慌乱的婵终于按捺不住,扑上前去,照着夫诸的嘴唇,将自己的两片桃花瓣般的粉唇贴了上去。夫诸的呼喊消失了,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呼吸开始匀畅起来,捂着自己脑袋的双手渐渐落了下来,落在了婵的肩上,落在婵的后背,终于二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一旁的云轩、蛮蛮和九尾姑娘看着这一切都张大了嘴巴,云轩赶紧捂住了蛮蛮的眼睛,九尾姑娘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许久,婵退后几步,拉着夫诸的手,一低头,浅浅的笑了。

夫诸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微微低下了头,嘴中嘟囔着:“对……对不起……”

“嘘……”婵伸出食指比在夫诸嘴边,“你不用说什么对不起。这是我欠你的。”

“我……”夫诸还想再说什么,婵笑着回过头去,掏出几盏斗彩蝴蝶茶碗,端起茶壶满了五碗茶水,霎时间周围一片茶香。

九尾姑娘抽着鼻子在空气里嗅了一下,一闭眼陶醉的说道:“嗯……好香啊……”

“香吧!我这茶发酵的可是恰到好处哦,而且茶里可是加了好几种名花呢。”说完,婵端起一碗茶水一饮而尽。

云轩其实在旁边一直提防着这位婵,但是,见婵喝了一碗茶无事之后,加上确实口中干渴,于是也接过来茶碗,一饮而尽。

“嗯,喝吧,不用介意。茶水可以解乏的。”婵笑眯眯的看着云轩。

九尾姑娘也接过来茶碗,仔细的看了半天那茶碗上的斗彩蝴蝶,又陶醉的闻了半天后终于也喝了下去。云轩想着让蛮蛮也喝一碗,怎奈蛮蛮一直呻吟喊冷,云轩只好放下茶碗紧紧地抱着蛮蛮。

唯独夫诸并没有动那茶杯只是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婵。

“喝吧,一路过来你们不渴吗?”婵一直用一脸的甜美看着夫诸。

夫诸呆呆的接过茶碗,愣愣的看着婵,颤抖的摇头:“你……从不喝茶……你说过你的肠胃适应不了茶水的啊……怎么?”

“我在这里这么多年,总有一些习惯是会改变的……”

“可是你忘了……我也不习惯喝茶啊……”

“这……”

“扑通!”

一旁的云轩和九尾姑娘都倒在了桌子底下,

“他们怎么了?难道……那茶水……你不是婵!你到底是谁?”夫诸站立起来,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

“噗!”

一条粉色的骨刀穿过夫诸肚子在夫诸的背后露出一段血红。夫诸低头看着自己流血的前躯,又看着眼前依然笑的甜美的婵,眼中充满着不敢相信。

“就不能多演一会儿吗?我最爱演苦情戏了!”

那婵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突然之间变得十分巨大,脸面与身体之上皮肉尽失,只剩下一副骷髅,泛着些许微红衬着底下的白色透出别样的粉红,头颅之上镶嵌着一块粉红色的玉石,一闪一闪的亮着粉光。而周围桃树此时正在渐渐褪去,露出了满殿的森森白骨,配合着闪烁的粉光,大殿内肃杀恐怖。

“你是……女魃!”夫诸被这骷髅用骨刀挑在空中,夫诸只能双手紧紧抓着这穿过胸膛的骨刀,试图减轻那一丝丝的痛苦。

“哎呀,暴漏了,你一进门的时候我就应该多探知一下你的记忆的。弄得我现在都不能吸掉你的阳精了,看来只好换一个小哥了。”这个叫女魃的骷髅妖魔一甩骨刀,夫诸就被重重的摔在一堆白骨之中。

紧接着,女魃背后舒展开一圈一圈血淋淋的骨头,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但没有半点美感,从里面伸出三条骨鞭,将倒在地上的三个人卷了起来,绑在了这骷髅魔的肩膀之上。女魃单独把云轩拎在了自己眼前:“这个小哥皮相看着不错嘛,一起陪着我好了。”

云轩终于明白了妖魔的可怕,可是此时云轩却已经动惮不得。

“呸!”虚弱的云轩一口浓痰吐在脸上。

女魃用一根指骨轻轻抹去了脸上的那团脏污,哼哼的冷笑着:“不错,很有精神,在我女魃调教之前的男子都这么惹人讨厌。不过,‘酥骨茶’之后的男子很少会有你这样精神的。真是一副好骨骼,我都想听听它们碎裂之后能奏出怎样的音符呢!”女魃那空洞的眼窝之中闪出了兴奋地光芒,缠绕着云轩的骨鞭越勒越紧,都听到了骨头“嘎嘎”做响的声音。

“啊!!!”云轩被缠的骨肉生疼,发出痛苦的喊叫。女魃却越听越兴奋,伴着云轩的喊叫声,女魃疯狂的大笑起来。

“放……开……哥……哥……”蛮蛮在女魃背后的白骨之中一字一顿的挤出几个字。

女魃冷笑一声,不以为然:“小崽子,着急吗?马上就到你了!”说完背后缠绕着蛮蛮的骨头又紧了一圈。

“啪嗒。”

蛮蛮脖子上的一串珠链被箍碎了掉了下来,是那一串后土赠送的封印珠链!

女魃就觉着背后的骨头在嘎嘎作响。原来,肩膀上被绑缚着的蛮蛮身体不停地颤抖,身体急速的膨胀,最终竟然变成一只大熊的模样,张开血盆大嘴,一声怒号,“咔嚓!”一口咬断了骷髅女魃的肩胛骨,而那卷缚着蛮蛮的那圈骨头早就被撑爆的四分五裂。女魃瞬间一声惨叫,云轩等人就被甩在地上。

“啊……”女魃捂着自己的肩膀,痛苦的叫唤着,看着眼前一头愤怒咆哮着的一只棕熊,女魃那张骷髅脸上满是惊讶,“二段变化?!这个小崽子怎么会?”

还未等女魃反应过来,这只棕熊便一声呼号,一个油锤般大小的巴掌挂着风声拍在了女魃的脑袋上,女魃翻了好几个跟头跌在地上。女魃还未及起身,那棕熊几步蹿到跟前,张开血盆大嘴,呼号着啃咬起女魃的骨头来,女魃想要挣扎,棕熊的大爪子死命的在女魃身上撕扯着。女魃由于惊慌,毫无还手之力。

“蛮……蛮蛮……”地上的云轩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只疯狂怒号,狂野撕扯着女魃的棕熊怪物,这是那个平时可爱乖巧的蛮蛮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