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千帆随着碎石跌入了深渊。

黑火继续燃烧起来。

“快走!”容不得众人有什么情绪上的反应,因为脚下的路也已经开始塌陷,对面的门不知何时已经开放。夫诸抄起九尾姑娘,云轩背起蛮蛮,二人努力腾挪,朝着门的方向飞奔过去。

后面的黑火汹涌的反扑上来,就在云轩跟着夫诸跨进门里的时候,一股热浪愤怒的拍上了云轩身后的那扇门。

“千帆……他……”云轩仍旧没有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

“‘万象皆尽’……”夫诸思索着,“那是烛阴尊者的神术,那孩子怎么会……”

“我不想听这个!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啊!牺牲了这么多人,为的是什么!那个害人的预言究竟有什么企图!虽然我打内心是愿意去把九尾大叔救出来的!可为什么要我们付出如此的代价来去救他!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来的!”

九尾姑娘捂着脸,在一旁鸣呜起来。夫诸在一旁只能叹气。

“你之前不是这样子哦,怎么今天连个小孩子都搞不定了呢?”不远处传来一声娇酥的声音。

大家才开始抬头看这大殿之内,这里一片粉红,粉红的小花,粉红的雾气,零落分布的桃花树底下正徐徐漂落着粉红的花瓣雨。粉红的花瓣之中站立一位粉衣女子。

云轩定睛观瞧,这女子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啪”!

夫诸手中手杖已然落地,眼中早已泪如泉涌。

“婵?”

“夫诸,你来啦!”那女子莞尔一笑,露出万种风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夫诸颤抖着双手缓步迎了上去。

“我一直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等着你。”那女子微笑着,低声答道。

“你知道这些年来我都是怎么过的吗?”

“我知道,因为我也一直在想你。”

“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也看见了,你胸口的洞……他们把你带走之后告诉我说你被埋在了昆仑山。原来他们是在骗我,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

“夫诸啊,这些事还是不要再提了。我们好不容易见面,难道不应该好好坐下来叙叙旧吗?”这女子微笑着一抬袖子,伸出一只莲藕般雪白晶润的胳膊,半抬玉指,接住了夫诸跌下来冰冷的双手。

“夫诸,你抓得我的手好紧,我很痛。”婵被夫诸捏的手生疼,“你先坐下来吧,我给你泡一碗茶,好吗?”

婵回头想走到旁边的一个石桌上拿一只茶碗。可是,夫诸根本就不撒手,一使劲将婵搂在了怀里,死死地抱住,眼泪已经湿透了婵的粉衣。

“夫诸,我知道你很委屈,可是我现在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先放开我好吗,我都喘不上气来了……”婵安慰道。

夫诸只是摇头:“不……我不会放手的,我怕这是个梦,我一放手你就不在了……你不会忘记我了吧……你怎么都不说我是傻瓜了……”

婵只得努力转了一下脸,轻轻地在夫诸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说道:“好吧,傻瓜,你就这样抱着吧,想抱到什么时候呢就抱到什么时候吧,只要你能把之前的委屈都抱没了,我也就无怨了。”

夫诸终于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双手紧紧地抓在婵的肩膀之上,上下左右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子,摇着头,嘴里嘟囔着重复着一句话:“真的是你吗?如果是你,请不要离开我……真的不要再离开我了……”

婵伸出一根手指,刮了一下夫诸的鼻头:“傻瓜,怎么会……”

“这么多年,你难道一直就在这里吗?”

婵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婵轻轻推开了夫诸,似乎很无奈的样子走到一个石桌前,犹豫了片刻,轻轻说道:“也许……他们只是不想再伤害你吧……”

“可是,这只会让我伤心欲绝啊……你可知道,没有你的日子里他们总想着接近我,可是你知道吗,我不需要他们的同情!我已厌倦了外界给我的虚情假意!”

“你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和我说你有多么可怜吗?”婵回过头来,眉头带有稍许埋怨。

“不……不……我只是……只是害怕……害怕再次失去你……”夫诸慌忙低下头去,拭一拭眼角的泪滴。

婵缓步走上前去,轻抬袖角,霑了霑夫诸脸颊之上残留的泪滴,附在夫诸耳畔柔声细语道:“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说完,婵含羞浅笑,抓起夫诸的手走到了一棵桃树底下,轻轻将夫诸遗留在一座石凳旁,自己飘然来到桃树枝前,摘下一束满是粉花的枝条,掩在鼻下,轻嗅一番后递在夫诸胸前,自己又飘然离开。夫诸捡起那枝条,凑在鼻子上闻了闻,无比灿烂的傻笑着,看着躲在桃树后面的婵,身子不由自主地站立起来,拿着花递向树后面的婵。可是婵莞尔一笑,又将身子轻巧的挪到了另一颗桃树背后,夫诸手里捏着那桃枝,愣怔在原地。

“夫诸,你忘了那天你我在桃林里的快乐了吗?”婵在不远的地方原地打了个回旋,伸手接住空中落下的花瓣问。

“我,我永远都记着……”不知为何,夫诸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气息开始不匀。

“你怎么了?”婵察觉到夫诸似乎有些异样,赶紧走到夫诸跟前询问,“你的脸色不太好看,看来,这一路过来你们受委屈了。快,坐下喝点茶休息一下吧。”说完,婵搀着神情不安的夫诸坐在石凳上,自己也赶紧倒了一杯茶递到夫诸手中。夫诸颤抖的手接过那杯茶,送在嘴边,那茶水流不到嘴里,只是湿了胸前的衣襟。此时的夫诸情绪十分的激动,已然辨别不清周围的事物。

“夫诸?夫诸?夫诸?!”婵在夫诸眼前晃着自己的手,试图叫醒恍惚之中的夫诸。

可是,夫诸手中的茶杯失手落地,声音清脆,碎裂声中,夫诸突然看着眼前的婵,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地捂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大喊一声:“不!”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