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好热啊!”九尾姑娘不禁说道,“那些黑色的像火苗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啊?”

这里有一条笔直的通道通向对面,两边是一团一团黑色的东西,顶部露出一双一双如眼睛一般的金黄色的亮光,漂浮在空中,在不停地摇曳着,散发着无比的灼热。

“那是北方大帝颛顼的守护精,黑火精!”夫诸竟失声喊道。

“那我们要怎么过去?门在哪里?”云轩看着左右两排摇曳的黑火问。

贺千帆拿手指着对面,嘴里说道:“前面。”

就在不远处的石壁上有一扇门,如果快步前进的话不出一分钟就可以到达。

可是,就在云轩一进门的那一刻,那黑色的火焰怪物迅速合拢,在空中汇合,交织出一条黑色的甬道,似乎欢迎云轩他们的进入,可是,那火焰经过的地方,坚硬的青石分明被焚烧成团团岩浆,左右现在已是两个炽热的熔岩池的深渊。

“看来,他们是要我们从这条甬道走到对面啊。”夫诸说道,“如果给这山海之间的精怪划分一个等级,如果是十个等级的话,那么这黑火精就是那最高的一级,究极精怪。以我们的能力是无法与之对抗的。”

看着这一团团犹如披着黑色布绸的怪物,云轩摇着头心有不甘:“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们牺牲了那么多朋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和这些黑乎乎的家伙聊天吗?”

“也未必,他们这不是已经给我们让出一条通道了吗。”夫诸拄着手杖摩挲了几下,“我们可以试着看一看他们的邀请是否真诚。走吧,已经没有退路了。”

众人各自做了一个深呼吸,迈开了自己的步子走进了这漆黑的甬道。

眼见着还剩十几丈就到门口了,突然,众人眼前一团漆黑,那黑色的火焰怪物竟然将众人团团围在了当中,而且越围越小。

“果然不是什么好宴啊!”夫诸嘲讽一声,紧接着扭转身体,手杖在空中挥舞,口中念念有词,“天地之间炽热,唯我孤寒不语,凭你山海变幻,移不动我当年初心,亿年世界,万年寒冰,赐我偏安一隅之堡垒,御那聒噪无常之风雨……起!”

瞬间,众人周围铺开一圈冰层,那冰层迅速扩展,漂亮的晶体最终形成一座巨大的寒冰罩,厚厚的冰层将那些黑火怪物隔离在外。

“这是我当年修行之地载天山的万年寒冰,应该能抵挡一阵子。”夫诸已然气喘吁吁。

可是,很快,冰层便消失了,那些黑火怪物生生的将冰层扒开来,只要黑火怪物用那看似手的东西触及之处,冰晶立刻“刺啦”一声化作白色的雾气,夫诸所做的寒冰防护罩瞬间瓦解。炽热继续肆意的戏弄众人的毛孔。

“怎么办?好热啊!我们现在被这黑火包围了,如果出不去我们就会被烧成灰烬的。”九尾姑娘害怕的要哭了。

“哥哥……我好冷……”云轩背上的蛮蛮呻吟道。

云轩不禁伸手去摸蛮蛮的额头,岂能用冰凉来形容,已然就是一块寒冰!看来上一座宫殿的寒毒现在发作了。

那黑火围成了一个圆圈,将众人围在当中,大家只能背靠背的贴在一起。包围圈渐渐缩小,可是那黑火圈缩小的速度在慢慢变缓。

“老师,它这是要和我们谈判的节奏吗?还是只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难道这些黑火还有思维?”云轩问旁边的夫诸。

“我想不是这样,可能是这孩子体内的寒气,使得这些黑火精不敢靠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体内的寒水是北方大帝颛顼的神术所致,所以黑火精才会惧怕。”

“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往前走走试试。”说完,云轩迈步向前走了一小步。那火焰竟然蹿升起来,包围圈骤然缩小。

“不行,看来它们会阻止的。”众人已经被热的虚脱在地上。

“哥哥……我好冷……”蛮蛮不停地在自己手上哈气。

“那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等死吗?”云轩抱着蛮蛮,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还有你一个办法,”夫诸说道,“孩子,抽干这些黑火精的神力。”

“杀掉这些精怪?可是这不是……”

“放心,他们不会死,只要火还在烧他们就不会死。我们只是需要一点逃出这里的时间而已,在他们……复活之前……”夫诸趴在地上已经无力再说什么。

云轩抬起头,看着奄奄一息的众人,耳边依然回荡着炎居他们的警告。可是,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利用我?随他去吧。

“好吧!”云轩聚精会神,试图感知周围的一切,从而发动自己那唯一可以给众人希望的“万象归一”。

“千帆哥哥……他到火里去了……”蛮蛮虚弱的在云轩耳边说道。

云轩猛地睁开眼睛,就见贺千帆手中飘着那个一直罩在他右眼的黑色眼罩,缓缓走向门的另一边,慢慢湮没在黑色之中。

“干什么?千帆!回来!”云轩伸手想去抓住什么,尽管什么也不会抓住。

一袭黑衣的贺千帆,就那样渐渐交融在黑色的火焰之中。

“万象皆尽!”

一阵劲风旋转的吹在宫殿里的每一个角落。一阵凄厉的叫声,那黑色的火焰怪物瞬间湮灭。

飞沙走石之中,贺千帆站在路的那边,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他仍旧一袭黑衣,依旧英俊的面庞,与往常不一样的是,贺千帆伸出手来看着云轩,他笑了,是一种欣慰的笑容。那嘴唇微启,分明喊出一句话来:“快走!弟弟!”

尘埃落定,后方的道路突然塌陷,贺千帆犹如一片薄纸一般,轻轻地随着碎石落入了那片黑色的深渊之中。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